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中亚五国
中亚之行:普京推动一体化
包毅 来源:中国俄欧亚研究网 2017年03月03日

  俄罗斯同西方关系因克里米亚问题而恶化,并遭到制裁,其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也因成员国的经济不景气而举步不前。为拓展战略空间,争取在地缘政治博弈中的主动权,俄罗斯不断从乌克兰危机和叙利亚危机中寻找突破口。在此背景下,维系同中亚国家的战略关系对于俄罗斯摆脱政治孤立、推进欧亚一体化战略布局显得尤为重要。俄罗斯总统普京于2017年2月27日?28日相继出访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在俄罗斯面临经济颓势和政治孤立的“内外交困”之际,普京此次出访别有深意。

  军事基地的去留:检验中亚盟友的“可靠程度” 

  俄罗斯视中亚地区为其南部边界的战略屏障和战略缓冲带。普京将首次出访的目的国定为哈、塔、吉三国,其原因是这些国家既是俄罗斯主导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或欧亚经济联盟的成员国,也是俄罗斯不同层面上的战略伙伴。深化同中亚战略伙伴的安全合作,打造稳定的中亚地区是俄罗斯总统普京此次中亚之行的主要目的之一。

  在访问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期间,普京称塔、吉是维护中亚地区安全合作的关键国家,加强同两国的军事合作,巩固俄罗斯在中亚地区的军事存在对塔、吉两国及俄罗斯南部边界的安全与稳定具有现实意义。在访塔期间,普京指出,保持俄罗斯南部边界的安全是俄塔关系的优先方向,而俄罗斯驻塔吉克斯坦的军事基地则是塔、俄南部边境安全的重要保障。俄罗斯学者认为,普京是借军事基地的去留问题检验中亚盟友的“可靠程度”。在俄罗斯驻军问题上,塔吉克斯坦一直与俄保持着紧密的合作关系,给予俄租期为49年的军事基地使用权。

  与塔吉克斯坦态度不同的是,军事基地问题经常成为吉尔吉斯斯坦的政治家同大国进行政治博弈的筹码。俄罗斯驻吉尔吉斯斯坦的坎特军事基地即将租用到期,续租问题成为普京此次访吉的主要话题,但俄罗斯未取得预期成果。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塔姆巴耶夫此前已表示,坎特军事基地将在到期后关闭,吉有能力自己解决安全问题。事实上,此问题尚存变数。2017年秋季,吉尔吉斯斯坦将举行总统换届选举,俄罗斯在吉尔吉斯斯坦的军事存在问题也将作为遗留问题,待由继任者解决。不可否认的是,未来无论哪位候选人接任总统,都不会无视俄罗斯对于吉国政治稳定的影响力。在政权安全与稳定上倚重俄罗斯的支持已经成为中亚政权的一种传统。

  欧亚经济联盟:哈、吉、塔的不同选择 

  推进欧亚经济联盟的发展和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带动欧亚经济联盟的发展是普京此次中亚之行的另一个目的。欧亚经济联盟因受到成员国经济形势、货币贬值、资金不足等因素的消极影响,一直发展缓慢。在普京看来,哈萨克斯坦是推进欧亚经济联盟的主力。但是近年来,哈国经济因受到世界石油市场价格波动和供求失衡的影响,发展并不乐观。为此,在2016年担任欧亚经济联盟轮值主席国期间,哈萨克斯坦就提出了推进欧亚经济联盟同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构想的对接。2017年,哈萨克斯坦将成为上海合作组织轮值主席国,哈将积极推动和落实欧亚经济联盟与上海合作组织在经济合作领域的相关合作,为本国和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的经济解困。然而,俄罗斯并不甘于上海合作组织成为中亚地区经济一体化的主导者,因此在访哈期间,普京强调,哈萨克斯坦是推进欧亚经济联盟的关键国家;俄哈两国应加强合作,促进各领域合作的实质性增长,深入推动欧亚经济一体化进程。相较于欧亚经济联盟,上海合作组织在资金、资源、市场潜力等方面拥有较大优势。可以说,欧亚经济联盟同上海合作组织对接合作仍将是一个博弈的过程。

  吉尔吉斯斯坦入盟一年多来,由于其商品在法律和技术方面的认证程序尚未完成,并在欧亚经济联盟市场上遭遇行政与贸易壁垒,因此,消除吉对于欧亚经济联盟行政和贸易壁垒的不满情绪、协助吉完成商品认证程序、解决农产品商品检疫问题、使其商品顺利进入欧亚联盟市场,是普京此次访吉的主要任务。

  塔吉克斯坦是否能加入欧亚经济联盟的问题是普京访塔之前的热议话题。欧亚经济联盟在制度上促进了商品、服务、资本和劳动力的自由流通和配置。欧亚经济联盟在劳务输出领域的优惠政策对于塔吉克斯坦具有吸引力。据俄罗斯官方统计,在俄罗斯务工的塔吉克斯坦公民有87万人,塔每年获取的侨汇收入约为20亿美元,占该国国民生产总值的1/3。凭借俄塔两国的战略合作关系,塔吉克斯坦加入欧亚经济联盟只是时间问题。但比照与其经济发展水平和发展模式类似的吉尔吉斯斯坦的入盟教训,塔吉克斯坦在入盟问题上继续选择持谨慎的观望态度。事实上,欧亚经济联盟的成员国也并不乐见塔吉克斯坦入盟。俄哈两国领导人在会谈期间都有意回避联盟的扩员问题。对现阶段的欧亚经济联盟而言,完善联盟内部机制和推进经济一体化合作才是第一要务。

  哈萨克斯坦被俄罗斯视为一贯可靠的盟友 

  从普京此次中亚之行的出访顺序可见,中亚各国在俄罗斯外交战略中的政治排序不尽相同。作为中亚之行的首访国家,哈萨克斯坦被俄罗斯视为其在后苏联地区一贯可靠的盟友。其原因不仅是由于哈在独联体国家中的经济体量仅次于俄罗斯,而且还在于该国在国际政治舞台上的影响力不断提升。

  近年来,哈萨克斯坦是国际事务较为活跃的参与者。哈不但积极参与乌克兰危机的国际调解,还为叙利亚和平会谈搭建平台。2017年,哈萨克斯坦同时拥有了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和上海合作组织轮值主席国的双重身份,其政治影响力已超出了中亚地区。俄罗斯希望借助哈的国际影响力为其在国际事务和全球战略布局中提供助力。

  访哈期间,普京高度赞赏纳扎尔巴耶夫总统在协调叙利亚冲突和开展国际谈判中发挥的积极作用,指出哈萨克斯坦就解决叙利亚局势稳定方面倡议建立的停火监督机制是日内瓦谈判的基础。普京同时直言,希望哈萨克斯坦在担任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期间,在国际事务中支持俄罗斯的立场。2月28日,就在普京访哈次日,联合国安理会就是否对叙利亚进行制裁进行了表决,哈萨克斯坦投了弃权票,在一定意义上对投反对票的俄罗斯表明了政治支持。

  俄罗斯:乐见中亚国家的亲俄立场 

  中亚地区的政治稳定与安全关乎俄罗斯的安全与欧亚一体化战略的推进。目前,影响中亚地区的安全与稳定因素错综复杂,中亚各国的政治稳定面临着不同程度的挑战。在阿富汗局势和极端势力失控的情况下,塔吉克斯坦有可能成为中亚地区和俄罗斯南部边界的新的冲突点。吉尔吉斯斯坦在2017年秋将进行总统换届选举,这是该国改行议会制以来的第二届总统选举。虽然现任总统阿塔姆巴耶夫对总统权力和平交接抱有信心,认为该国不会出现“第三次革命”,但以目前的政治力量格局看,吉尔吉斯斯坦是否能跳出“逢选必乱”的魔咒还是个未知数。哈萨克斯坦通过宪政体制改革,将部分总统权力转交予议会和政府,从而为总统权力的交接奠定了制度基础。比起制度构建给中亚国家带来的政权平稳过渡,俄罗斯更加乐见这些国家未来总统的继任者继续保持积极的亲俄立场。

  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两国因不是俄罗斯的盟友而未列为普京此次出访的目的地国。但近年来,两国均表现出友好亲俄姿态。土库曼斯坦频繁加强同俄罗斯的接触,希望在投资和开拓能源市场方面得到俄罗斯的帮助。乌兹别克斯坦新任总统米尔济约耶夫上任伊始,便一改前总统卡里莫夫时期同俄罗斯若即若离的外交策略,将俄罗斯置于乌外交政策的优先方向。可见,加入俄罗斯主导的区域一体化合作将是俄乌关系未来的发展趋势。

  俄罗斯总统普京中亚之行意在巩固中亚地区的传统影响力和优势,并向其欧亚一体化战略的挑战者展示其利益关切区。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所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