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中亚五国
当前中亚伊斯兰宗教极端形势分析
张宁 来源:中国俄欧亚研究网 2017年01月09日

  内容提要:文章认为伴随美军撤出阿富汗和伊斯兰国的兴起,中亚反恐形势出现新变化,塔克菲尔理论和圣战理论等宗教极端思想的扩散以及暴恐和极端活动仍屡禁不止,虽然其快速发展势头得到遏制,但总体仍呈上升趋势。为此,中亚国家通过完善法律、加强社会治理、提倡健康生活方式、弘扬传统文化、提高媒体业者素质、建立信任热线等措施积极应对。

  关键词:中亚;反恐;反极端;安全形势;宗教极端形势;

  作者简介:张宁,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北京 100007)。

 

 

  中亚国家的反恐、反极端形势从2013年起进入一个新阶段,其标志是:从地区内部看,各国纷纷出台新的国家发展战略,针对新环境、新形势提出新版反恐、反极端纲要;从地区外部看,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和伊斯兰国(以下简称“IS”)在中东崛起,加上之前的“阿拉伯之春革命”后果,一些非中亚传统的伊斯兰教派继续在中亚传播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和极端思想,中亚公民赴中东参战人数增加,参战后返回中亚作案的风险加大。

  一、当前中亚地区的反极端形势特点 

  中亚地区伊斯兰宗教极端活动分为两个层次(现象):一是思想和理论层面,各教派思想主张的传播扩散;二是具体活动层面,各类暴恐和极端组织(宗教社团)的活动(详见表1)。相应地,该地区近年伊斯兰宗教极端形势也可分为教派、宗教组织和宗教管理三个方面。

  第一,在教派发展方面,尽管各国政府大力扶持本土的传统伊斯兰教(哈乃斐教派),却仍无法阻止非传统的(尤其是外来的)教派传播,表现为五个特点:(1)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和极端主义总体仍呈扩大趋势。其中影响最大的依然是瓦哈比(代表势力是伊扎布特、乌伊运等),其他还有萨拉菲、塔瓦宣教团、苏莱曼尼亚、光明道路等。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影响扩大的主要原因是其理论完整且比较容易被学习和接受,加上中东、北非和土耳其等外部资助力度强、传播途径多,原教旨主义信徒中的激进分子往往成为极端分子。在中亚国家被监禁的暴恐和极端分子中瓦哈比分子约占一半。(2)非伊斯兰传统教派的规模和影响在扩大。比如阿赫迈底亚教派(Ahmadiyya)、唯独古兰经教派(Quranism)、易巴迪派(Ibadism)等。这既是社会多元化的表现,也是外部势力积极推广的结果。(3)暴恐和极端势力国际化趋势不变且境内外势力联系更加紧密。几乎所有的暴恐和极端组织都与境外保持联系,使得反恐、反极端难度加大。[1](4)不同宗教之间及同一宗教内部不同教派之间的争斗增多。如打击“塔克菲尔”、迫使其他教派的信徒改宗、阻止其他教派在本地发展等。(5)“塔克菲尔”理论(Такфиризм)和圣战理论呈扩张趋势,影响越来越大。塔克菲尔是阿拉伯语音译,意思是不信教的人。该术语已成为极端势力打击异己的工具。该理论对中亚传统的伊斯兰教思想理论体系和传统文化造成严重侵蚀和损害。

  第二,在极端宗教组织及其活动方面,受北非和中东局势、IS崛起及其效忠制度、阿富汗形势恶化以及中亚国家近年经济形势日趋严峻等因素影响。2013年以来,中亚地区极端势力出现新特点:(1)IS在中亚的影响扩大。一是部分中亚恐怖和极端组织向IS宣誓效忠,如乌伊运等;二是IS在中亚及在俄罗斯中亚劳工群体中的宣传和招募力度大;三是部分在中东参战的中亚极端分子已返回中亚作案。(2)主要由中亚民族构成的暴恐和极端组织在阿富汗与中亚国家边界地区活动加剧,对中亚南部安全造成威胁。媒体报道的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边界紧张事件多数是这些组织或暴恐和极端分子所为。他们或与IS合作、或与阿富汗塔利班合作、或为躲避巴基斯坦反恐行动的打击,在阿富汗北部中亚民族聚居区集结并袭扰中亚国家,目的是表忠心以期获得IS和塔利班援助,推翻中亚现政权、建立哈里发国家。(3)宗教极端组织中妇女比重提高。如据吉尔吉斯斯坦内务部统计,妇女在吉国境内极端组织中的比重从2001年的1.1%提高到2015年的23%,这些人平均年龄在22~25岁;在中东作战的500多名吉国公民中,有122名妇女和83名儿童。越来越多的女性受到极端主义思想侵蚀,主因是教育、社会经济状况、家庭状况等三方面因素,比如不允许妇女进清真寺、其宗教需求多从地下讲经点等非法宗教场所获得。[2](4)在海外(尤其是俄罗斯和土耳其)打工的中亚劳工成为最容易被暴恐和极端组织招募的对象。主要原因是所在国对劳工移民群体监管不力,“国籍国管不着,侨居国不在乎”;另外,这个群体的孤独感相对较强,在思想和精神空虚的情况下,容易被劝导说服。(5)网络危害增加。伴随信息技术的进步和通讯基础设施的改进,恐怖和极端势力通过手机和互联网传播与联系,活动范围越来越大、手段愈加隐蔽,当局难以发现、监控和打击。

  第三,在宗教管理方面,一方面,各国综合治理措施效果显现,全社会已形成反极端氛围;另一方面,尽管早先的快速发展势头得到有效遏制,但宗教极端活动总体仍呈上升趋势。在极端势力扩大影响和执政当局反极端的相互斗争中,近年比较突出的特点有三:(1)法律改进跟不上形势变化,国家宗教管理和社会治安仍缺乏法律依据。法律定义模糊,实践中难以把握。比如“带有宗教极端思想内容的出版物”“带有宗教极端思想的讲经活动”等,执法标准或松或严容易引发信众不满。(2)宗教极端思想扩散屡禁不绝。尽管综合管理措施不断出台,地下讲经、非法宗教出版物、网络传播等增速虽放缓,但仍呈增长态势。如吉尔吉斯斯坦2010年初至2015年11月初,安全部门破获1 436起涉恐案件,收缴大批武器弹药、宗教宣传材料等;[3] 2015年前8个月就发生264起宗教极端案件、立案119起、抓捕231人,发现7 126件宗教极端宣传品。(3)宗教活动场所的数量仍呈增长态势。如哈萨克斯坦境内清真寺数量从2012年10月的2 228座增加到2015年11月的2 488座;吉尔吉斯斯坦伊斯兰教社团数量由2011年底的1 913家增加到2015年初的2 422家;塔吉克斯坦清真寺数量由2012年初的3 808座增加到2016年初的3 930座(期间关闭900多座清真寺)。各国仍有很多清真寺并未申请登记(宗教管理部门估计约相当于已登记数量的1/5);另外,清真寺建设容易加剧民族识别,如哈萨克、吉尔吉斯、乌兹别克、维吾尔、东干等民族的建筑风格不同,人们只去本民族的清真寺。

  表1  独联体国家2012~2014年恐怖犯罪数量统计(件) 

 
阿塞

 

拜疆

亚美

 

尼亚

白俄

 

罗斯

哈萨克

 

斯坦

吉尔吉

 

斯斯坦

摩尔

 

多瓦

俄罗斯
塔吉克

 

斯坦

乌兹别

 

克斯坦

乌克兰
暴恐案件

 

数量

2012年
13
9
1
78
13
8
637
24
57
3
2013年
20
5
0
60
7
11
661
79
38
7
2014年
17
15
6
79
8
7
1 128
214
41
-
批捕的暴恐

 

犯罪嫌疑人

数量

2012年
1
0
0
2
0
2
8
5
1
3
2013年
0
0
0
0
1
0
11
5
1
0
2014年
1
0
6
0
5
0
11
5
1
-
声称从事过

 

暴恐活动的

嫌疑人数量

2012年
5
7
0
115
5
3
373
7
47
15
2013年
10
5
0
71
4
6
370
3
35
7
2014年
14
3
9
37
16
7
513
74
37
-
极端案件

 

数量

2012年
1
0
14
77
110
0
696
120
6
0
2013年
5
1
6
91
124
0
896
71
3
0
2014年
12
0
6
109
142
0
1 034
171
0
-
声称从事过

 

极端活动的

嫌疑人数量

2012年
0
0
6
48
99
0
527
107
7
0
2013年
5
0
6
38
69
0
673
77
1
0
2014年
0
0
3
44
97
0
836
171
0
-

  资料来源:Бюропокоординацииборьбы сорганизованной преступностью и инымиопаснымивидамипреступленийнатерриториигосударств– участниковСНГ,Всероссийскийинститутповышенияквалификациисотрудников МВД России,Аналитический обзор《Орезультатах Борьбы с Экстремизмом на Территории Государств – участников СНГ》,Домодедово,2015,Сведения о преступлениях террористического характера в странах Содружества в период 2012–2014 ггЙ.。

  二、当前中亚地区比较活跃的伊斯兰教派 

  当前,中亚地区的传统宗教主要是指伊斯兰逊尼派哈乃斐教派和东正教,传统伊斯兰教派主要有:(1)哈乃斐教派。该派比较中庸温和,向来与执政当局关系良好,是中亚各国执政当局大力扶持的伊斯兰教派。(2)苏菲派。苏菲派在中亚地区已传承千年,主要依靠苏菲的秘密传教实现传承。中亚国家均认为苏菲成员对社会无危害,未将该派列为危险对象,但苏菲派成员往往不登记、或不以宗教社团形式登记、或在登记注册时不明确声明自己是苏菲派。(3)伊斯玛仪教派。中亚地区的什叶派信徒大多活动在塔吉克斯坦的巴达赫尚地区。比较活跃的伊斯玛仪社团主要是伊朗阿迦汉基金会。该基金在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设有代表处和阿迦汉学校。另外,在中亚地区还活动着一些外来的、非中亚本土传统的伊斯兰教派(包括伊斯兰非传统教派)。

  1.瓦哈比派和萨拉菲派(Салафизм)。这两派的主张几乎一致,鉴别的办法主要从其组织者或传教者的来历、自称、资助者等特征判断,通常认为瓦哈比派遭当局打压后改头换面以萨拉菲的面目出现。中亚传统的伊斯兰教派通常认为:学习古兰经需通过智慧和理性,甚至有导师引导;瓦哈比和萨拉菲认为信徒可通过直觉和感应学习古兰经、直接与安拉交流,因此,这两派通常被归类为原教旨主义。与理论体系与中亚传统价值体系和风俗习惯等格格不入,中亚各国官方和正教体系均对其加以批驳和防范;其信徒也分为温和、激进和极端三类,温和分子通常不从事暴恐行为,而极端的瓦哈比或萨拉菲分子成立的社团通常被当局判定为极端或暴恐组织。

  2.达瓦宣讲团(ТаблигиДжамаатилидаваатчы)。这是1926年诞生于印度(今巴基斯坦)、以传教为主的伊斯兰社团,在全球150多个国家和地区有分支机构,信徒约8千万。中亚地区的达瓦信徒比较关注社会弱势群体,尤其是帮助刑满释放人员、酗酒者等群体。之前,该教派因影响家庭生活(男人出去宣教而不挣钱养家)及穿着域外服饰而广遭批评,近年其已通过改穿本土服装并对成员家庭提供资助得到解决。中亚大部分国家将达瓦宣讲团认定为极端组织,禁止其活动。吉尔吉斯斯坦未将其列为极端组织,认为其对吉国没有威胁,可施以规范管理。

  表2  被中亚国家禁止境内活动的伊斯兰教恐怖或极端组织名单(截至2016年1月1日) 

 
组织名称
哈萨克斯坦
吉尔吉斯斯坦
塔吉克斯坦
1
伊扎布特(伊斯兰解放党)

 

(Хизбут-Тахрир-аль-Ислами)

2005.03.28

 

极端组织

2003.08.20

 

极端组织

2001.04.19 非法组织

 

2008.03.11 极端组织

2
阿克罗米亚组织(Акромия)   2014.03.14

 

极端组织

 
3
赛义德·布里亚特组织(Агитационно-

 

пропагандистские материалы ипропаганд

истская деятельность Тихомирова А.А.–СаидаБурятского)

  2014.03.14

 

极端组织

 
4
伊斯兰国(IS)

 

(ИГИЛ)

2015.10.15

 

极端组织

 

2015.02.13

 

极端组织,恐怖组织

2015.04.14

 

极端组织,恐怖组织

5
努斯拉阵线

 

(Джабхатан-Нусра)

2015.10.15

 

极端组织

2015.02.13

 

极端组织,恐怖组织

2015.04.14

 

极端组织,恐怖组织

6
信仰、知识、生活

 

РОО (Сенiм.Бiлiм.мiр)

2012.06.07

 

极端组织

   
7
布哈里伊玛目营

 

(Катибаталь-Имамаль-Бухари)

  2015.05.13

 

极端组织,恐怖组织

 
8
天堂赞颂者

 

(ЖаннатОшиклари或Поклонникирая)

  2015.05.13

 

极端组织,恐怖组织

 
9
自由塔吉克斯坦(ТочикистониОзод或

 

свободныйТаджикистан)

    2006.03.30

 

极端组织

10
伊斯兰的呼唤

 

(СозмониТаблигот或ПризывкИсламу)

    2006.03.30

 

极端组织

11
“24小组”社会运动

 

(ОбщественноедвижениеГруппа-24)

    2014.10.09

 

极端组织

12
穆斯林兄弟会

 

(Братья-мусульмане)

2005.03.15

 

恐怖组织

未以宗教社团形式

 

在司法部注册登记

2006.03.30

 

非法宗教活动

13
达瓦宣教团(Движение Таблих 或

 

ДжамоатиТаблигTabligh Jamaat)

2013.03.26

 

极端组织

未以宗教社团形式

 

在司法部注册登记

2006.03.30

 

非法组织

14
萨拉菲教派

 

(Салафия)

  未以宗教社团形式

 

在司法部注册登记

2006.03.30

 

非法宗教活动

15
基地组织

 

(Аль-Каида)

2004.10.15

 

极端组织

2006.09.15

 

恐怖组织

2006.03.30

 

非法组织

16
塔利班运动

 

(ДвижениеТалибан)

2005.03.15

 

极端组织

2006.09.15

 

恐怖组织

2006.03.30

 

非法组织

17
突厥斯坦伊斯兰党(乌伊运)

 

(Исламская партия Туркестана 或

ИсламскоедвижениеУзбекистана)

2004.10.15 判处乌伊运为恐怖组织

 

2008.03.05 判处突厥伊斯兰党为恐怖组织

2003.08.20

 

恐怖组织

2001年判处乌伊运为恐怖组织

 

2006.03.30 判定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为非法组织

18
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Исламское

 

движениеВосточногоТуркестана)

2004.10.15

 

恐怖组织

2003.08.20

 

恐怖组织

2006.l03.30

 

非法组织

19
东突厥斯坦解放组织(Организация

 

освобожденияВосточногоТуркестана)

2006.11.17

 

恐怖组织

2003.08.20

 

恐怖组织

 
20
库尔德人民阵线(Курдский народный

 

конгресс或Конгра-Гель)

2004.10.15

 

恐怖组织

2008.06.11

 

恐怖组织

 
21
吉哈德协会(2002年从乌伊运独立出来

 

的组织) (Группа джихада或Союз

Исламскогоджихада)

  2008.06.11

 

恐怖组织

 
22
哈里发战士(Джундь-альХалифат或

 

Джунд-альХалифат)

2011.11.25

 

恐怖组织

2012.10.24

 

恐怖组织

 
23
安拉使者团

 

(Ансаруллох或АнсарулАллах)

  2012.10.24

 

恐怖组织

2012.05.03

 

恐怖—极端组织

24
指责不信教者和迁徙组织

 

(Ат-ТакфирВаль-Хиджра

或Ат-Такфирва-л-Хиджра)

2014.08.18

 

恐怖组织

2012.10.24

 

恐怖组织

 
25
马赫迪军(ЖайшульМахди)   2012.10.24

 

恐怖组织

 
26
虔诚军(Ташкилоти Лашкар

 

ТайбаLashkar-e-Toiba)

2005.03.15

 

恐怖组织

  2006.03.30

 

非法组织

27
巴基斯坦伊斯兰协会

 

(ИсламскоеобществоПакистана)

  2006.03.30

 

非法组织

 
28
安萨尔联盟(Асбаталь-Ансар) 2005.03.15

 

恐怖组织

   
29
灰狼组织(Бозгурд) 2005.03.15

 

恐怖组织

   
30
中亚圣战组织

 

(ЖамаатмоджахедовЦентральнойАзии)

2005.03.15

 

恐怖组织

   
31
社会改革联合会

 

(Обществосоциальныхреформ)

2005.03.15

 

恐怖组织

   
32
奥姆真理(АУМСинрекё) 2006.11.17

 

恐怖组织

   

  资料来源:吉尔吉斯斯坦:Судами разных инстанций Кыргызской Республики запрещены на территории республики деятельность экстремистских итеррористических организаций,http://www.religion.gov.kg/ru/not_registration_union.html.塔吉克斯坦:Список организаций,движений,политических партий,и сайтов экстремистско-террористического характера,чья деятельность запрещена на территории Республики Таджикистан,18.07.2015,http://www.mvd.tj/index.php/ru/glavnaya/8009-spisok.哈萨克斯坦:Комитет по делам религий Министерства культуры и спорта Республики Казахстан,Список зарубежных организаций запрещенных по решению суда на территории Республики Казахстан,http://www.din.gov.kz/rus/press-sluzhba/spisok_zaprexhennyx_organizaci/。

  3.土耳其苏莱曼尼亚教派(Sulaimaniya)和“光明运动” (The Nurcu Movement)。二者均由土耳其伊斯兰复兴运动领袖创立,基本教义属于苏菲派,主张泛突厥和泛伊斯兰思想,旨在建立统一的“图兰国”。起初,它们在中亚地区的传播主要通过在土耳其留学或工作的中亚移民、与中亚公民通婚的土耳其人,尤其是合资企业、建筑公司员工和学校老师等。[4] “光明运动”又称“努尔库运动”,在中亚主要从事教育和慈善活动,建立“丝绸之路”国际学校、伊斯兰大学等。2011年后,苏莱曼尼亚教派在中亚影响渐大,在土耳其政府的大力支持下,通过建设清真寺和伊斯兰学校等方式,利用苏菲体系传播古兰经和阿拉伯语。这两派在中亚地区通常登记注册为教育或慈善组织而不是宗教社团。尽管其活动带有土耳其色彩,但大部分中亚国家认为其不具有暴恐、极端和政治组织性质,只有乌兹别克斯坦禁止其活动。

  4.阿赫迈底亚教派(Ahmadiyah)。该教派产生于19世纪末的英国殖民地印度,因该派否认古兰经的唯一真理地位、不承认穆罕默德是最后一位先知、弱化阿拉伯语在信仰生活中的地位,什叶派和逊尼派均不承认其为穆斯林。该派近年在中亚,尤其是吉尔吉斯斯坦明显增长,2014年7月10日被吉国法院以“危害公共安全和宗教和谐”为由判定禁止其在吉境内活动(类似于邪教,但不属于暴恐和极端组织)。

  当前,在中亚地区官方正式登记注册的伊斯兰教社团主要有穆斯林管理局,这是各国官方支持、以逊尼派哈乃斐为正教、以社团名义管理穆斯林和伊斯兰教事务的民间机构;通常,各国境内正式注册的伊斯兰宗教社团均是穆斯林管理局的会员。与此同时,中亚各国根据本国国情将从事危害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宗教组织列入《禁止在境内活动的恐怖和极端组织名单》(详见表2)。

  三、圣战组织在中亚地区的活动特点 

  近些年,圣战思想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呈上升趋势。官方和民间机构经深度调研,主要结论有:[5]

  第一,中亚圣战分子的特征。(1)多数人是22~28岁的青年,大多喜欢体育锻炼,身体很好。(2)多数女性是十六七岁的姑娘,其中约一半是跟随丈夫或男朋友,有的则是做性交易等。(3)多数人仅会做礼拜(乃麻孜),缺乏系统宗教知识和理论、对圣战的含义不清楚。(4)圣战分子家庭状况复杂,各类阶层人士都有,不是通常认为的以底层居多。

  被招募赴中东的人群的共同特征就是“世界观和社会关系迷失”:一是具有挫折感和孤独感的人,平时表现为不太合群,喜欢独处;二是具有反世俗思想观念,对世俗社会和社会现象较多不满和抱怨;三是自卑感较强且希望突破的人;四是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的人。

  第二,参与圣战的原因。多数圣战分子解释自己赴中东和巴基斯坦作战的动机中,与宗教有关的是:为进入天堂而履行神圣义务、打击伊斯兰的敌人和叛教者、建立“伊斯兰国”;与社会因素有关的是:希望为社会正义与公正而奋斗、保护弱者;与自身问题有关的是:社交圈子窄、追求英雄主义、希望清苦修行、在祖国或俄罗斯等地存在经济或民族问题等。[6]

  IS吸引和招募中亚公民的特征有:一是穆斯林情义,反对世俗社会打压穆斯林;二是IS总能描绘英雄主义,让圣战士获得成就感和满足感;三是IS经常讨论现实问题,尤其是生活中常见的问题,并提供伊斯兰教解决方案,相比世俗的政客们更有吸引力。相比之下,中亚国家官方的宗教宣传品脱离信众需求、教材艰涩枯燥,与网络上的活泼、解决实际问题差距较大。另外,现代社会中长者、家庭等传统社会的权威影响力逐渐走弱,青年人接触和接受其他“权威”的机会增多,比如来自互联网、宗教宣传品等。

  第三,招募的途径。大部分人被招募主要途径是互联网和专门的社交网络。多数圣战分子最初接触极端瓦哈比或萨拉菲思想是在国外的清真寺和伊玛目讲经。招募中亚公民最容易的地方是俄罗斯和海外宗教学校。

  极端势力喜欢在俄罗斯招募中亚移民的主要原因:一是接受招募;二是有途径出国赴作战地区。中亚地区,尤其是广大农村地区,居住较集中,基本属于熟人社会,如果有人一段时间消失也很容易被发现。而在俄罗斯,中亚移民总体上属于边缘化群体,容易被圣战等“英雄”理念感召,也不存在类似中亚的监控环境。

  第四,圣战思想扩大是社会问题而不是宗教问题。影响中亚圣战分子赴中东参战的最主要因素不是经济状况和教育程度,也不是虔诚的宗教信仰,而是他们的宗教无知。换句话说,中亚地区的宗教极端实质不是宗教问题,而是社会问题,是执政当局的社会管理出现漏洞和不足以及快速社会变迁产生的新社群关系不能满足部分人群的需求,因此被极端势力利用。

  英国战争与和平报道研究所(IWPR)中亚分所所长苏尔丹纳扎罗夫在2015年11月19日举行的“吉尔吉斯斯坦的伊斯兰极端势力:挑战与应对”研讨会上表示,导致吉国境内伊斯兰极端化的主要原因有贫困、腐败、社会不公、司法不公、伊斯兰教义普及率低等,并且宗教极端化与社会保障之间存在非常明显的正相关关系。除在中东的极端分子外,在土耳其和俄罗斯打工的吉国公民借助互联网、宗教出版物、亲朋好友的说教等途径,同样很容易接受极端思想。[7]

  四、中亚国家的主要应对措施 

  当前,中亚国家宗教极端形势总体在执政当局掌控之中,虽然新问题不断,但近5年来地区的反恐反极端形势总体好转,自2013年至今,中亚国家反极端措施中比较成功的经验有:第一,各国始终坚持宗教管理基本原则:(1)维护世俗体制;(2)在保障宗教平等和自由的同时,宗教不得干涉世俗社会;(3)确立以国家宗教管理机关为核心的宗教管理体系;(4)在保障公民信仰自由和宗教社团依法活动自由的同时,宗教社团除自我管理外(如穆斯林管理局、东正教和天主教的主教机构等),必须接受执政当局的监管。

  第二,在指导思想方面:一是加强法制建设,尤其是扩大《禁止活动的恐怖和极端组织名单》,为打击暴恐和极端组织提供法律保障。二是加强宣传。坚持正确的宣传方法和宣传内容,提高媒体鉴别能力,避免过度炒作宗教议题,防止极端宗教思想借机泛滥。三是提升教育。在世俗教育方面,在学校中增加宗教历史和基础知识教育;在宗教教育方面,改进宗教教材,除增加现代科技和哲学等世俗内容之外,重点清理和整理宗教理论和体系内容,删除不正确的内容。

  第三,在具体做法方面:(1)加强严打。比如严格出入境管理等。(2)加强国内宗教管理。比如严格监控传教、查处带有非法宗教内容的出版物和网站、管理天课和朝觐等。(3)加强宣传和教育工作,提高公民,尤其是青年的鉴别和防范意识。(4)提高妇女社会地位和家庭地位,增加其独立性,减轻其对丈夫的依赖,扩大其社会交往面。(5)提高宗教人士和宗教专家学者的宗教水平,使宗教人士能够正确讲经,与带有极端思想的人士辩论时能够取胜;使宗教专家能够更准确地掌握法律尺度,做好鉴定评审工作。(6)努力做好被极端思想侵害的公民的思想转化工作,尽可能阻止其再次陷入或从事暴恐或极端活动。(7)加强安保工作,尤其是重要战略目标、交通和能源管线等基础设施、公用设施、人群较集中区域(如市场、写字楼、厂区等)的安保。

  当前,中亚国家推出的新举措大体分为指导思想和具体措施两大部分。在指导思想方面:

  1.界定与区分基本概念,尤其是宗教原教旨主义、激进主义、极端主义、破坏性宗教行为的界定。实践证明,尽管原教旨主义本身不是极端,但几乎所有的原教旨主义都是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温床和根源。极端主义的本质就是通过实际行动改变现有制度体制的主张和行为,无论是通过暴力或非暴力(比如传教)方式,均对现有世俗体制造成现实威胁与破坏。因此,针对原教旨主义和激进主义的主要措施是宣传教育,针对极端主义则是刑事打击。另外,根据实践需要,中亚国家在宗教管理和打击极端主义过程中,增加“破坏性行为”概念界定(Disruptiveediting,деструктивнойдеятельности)。该术语的广义是指所有破坏个人、社会和国家安

  全稳定的行为;狭义是指除极端行为之外的、借助宗教动员和煽动破坏公民的基本权利和自由以及社会传统、习俗、标准和完整性,危害个人、社会和国家安全稳定的行为。“破坏性宗教组织”就是从事破坏性行为的宗教组织。

  2.增加宗教知识和历史教育,挖掘本土传统伊斯兰教的价值和精华,大力扶持和宣传“传统的”“温和的”伊斯兰教,即逊尼派哈乃斐教派,提高本土文化传统的自信心和威望,提高公民,尤其是青年的鉴别和免疫能力。与此同时,官方媒体和社会各界努力反驳“外来”伊斯兰教的错误观念和看法:一是认为外来伊斯兰教最正宗纯粹,本土宗教落后;二是本土伊斯兰教没有发展和权威,在伊斯兰世界的地位和影响小;三是不了解中亚本土传统伊斯兰教的特点和价值,认为本土伊斯兰教不是多样化的伊斯兰世界中具有自身特点的独立组成部分。

  3.提倡健康生活方式。在全社会营造宽容和善、团结互助、和谐共赢的精神和道德氛围:一是重视家庭。继承中亚地区敬老传统,提高家长权威,利用血缘情感更多承担教育和培养子女、监督和管理子女的责任。二是良好生活习惯。发扬中亚民族坚毅果敢、乐善好施等优良作风,自觉抵制好逸恶劳、贪图享乐等歪风,远离黄赌毒和不良网站,多参与社会公益等。三是提倡爱国主义。以国家繁荣发展成就激发公民的爱国热情和自豪感,培养公民建设和平、和谐、稳定、宽容和繁荣国家的理想,塑造“从事暴恐和极端活动就是危害国家”的意识和氛围。[8]

  4.增加社会服务和公共服务,注意解决社会问题。宗教不仅具有心理安慰和精神寄托功能,更有社会功能。比如组织动员(宗教社团的号召力)、凝聚人心(有助于稳定社会秩序)、加强社会关系联系(实现社会监督和管理)、提供社会服务(参与生老病死、求医问药、学习工作等)、慈善(社会互助)、经济生产(宗教用品和出版物、宗教活动及其场所)等。如果世俗社会不能提供相应的社会职能,则此空缺往往会由宗教和宗教社团填补,从而出现宗教与世俗争夺民众、宗教威胁世俗体制等现象。因此,在加强宗教教育和宗教管理的同时,执政当局宜改善社会管理,增加社会服务,压缩宗教对世俗社会的作用和影响力,让宗教主要承担心理和精神功能而不是国家管理和社会管理功能。

  在具体做法方面,近年来的新办法主要有:

  (1)组织强力部门宣讲团。由专业的强力部门而不是通常的宣传或教育部门专家到各地、各单位宣传恐怖和极端组织的危害、反恐成就、极端分子的特征和活动方法特征等,提高居民鉴别能力和防范意识。[9] (2)加强媒体工作者的鉴别能力和宣传能力。在宣传和教育对象方面,除妇女和青年外,增加对新闻工作者的培训,使其立场准确、是非分明,在宣传报道时不被暴恐和极端势力利用,使用概念和术语准确,避免部分媒体为追求影响力而炒作有关宗教、反恐和反极端话题。另外,加强媒体对暴恐和极端思想根源的分析和检讨,而不是对问题后果进行大篇幅报道。(3)加强亲属工作。利用亲情感化已接受极端思想者的亲属。比如让家长劝孩子回国、脱离极端组织等。另外,加强家长对孩子的教育和看管工作,比如关注孩子是否上不良网站、是否跟非法阿訇接触等。[10] (4)建立“信任热线”。哈萨克斯坦设立“E-Islam”网站和“114热线”、吉尔吉斯斯坦在比什凯克和奧什分别设立“信任专线”,接受公民情报支持,向公民提供法律、政策、宗教和心理咨询服务、帮助家属寻找参战亲人等。[11] (5)加强和改善地区反恐国际合作。如哈萨克斯坦建议建立中亚统一宗教活动监管体系,各国互通信息,交流经验;建立中亚反极端专家协会,研讨反恐和反极端应对措施;建立统一的网站监管信息体系,共同应对、查封涉恐和涉极端的网站、出版物、材料等。[12] 近几年,俄罗斯主导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在中亚反恐反极端斗争中的作用和影响提高,尤其是在中亚南部边界安全、阻止来自阿富汗的暴恐和极端势力渗透等方面,集安组织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中亚五国政治与社会稳定的总体评估及发展趋势研究” (15AZD029)的 阶段性研究成果。]

  注释: 

  [1]ГазетаКазахстанскаяПравда Марат Манаспаев,татья Председателя Комитетапо Делам Религий Г. Шойкина:Поиск Ответов на Вызовы Современности, 28октября2015, http://www.din.gov.kz/rus/press -sluzhba/publikacii/?cid=0&rid=2106.

  [2]《受极端思想影响的吉尔吉斯女性人数正在持续增加》,2016年3月11日,http://www.inform.kz/chn/article/2879918。

  [3]Министр Внутреннихдел КР Мелис Турганбаев,Борьба с Международным Терроризмом как Скрайне Опасным Явлением Продолжается Долгиегоды,16 ноябрь 2015,https://kabarlar.org/lang-ru/news/69039-mturganbaev-borba-s-mezhdunarodnym-terrorizmom-kak-s-krayne-opasnym-yavleniem-prodolzhaetsya-dolgie-gody.html.

  [4]ЕлдашКурбандурдыев,"Нурсисты" ПокорилиТуркменистан,аВластивсеещеБездействуют,27.03.2013,http://www.fssb.su/smi-monitor-terror/325-nursisty-pokorili-turkmenistan-a-vlasti-vse-esche-bezdeystvuyut.html.

  [5]ДжонХизершоу (John Heathershaw),Дэвид Монтгомери (David W.Montgomery),ПочемуЖители Центральной Азии Вступают в ИГИЛ?27.07.2015,http://www.fergananews.com/articles/8630;Докторант Академии Управления МВД России Бакыт Дубанаеви Профессор Софийского Университета ТатьянаДронзина,Вербовка Граждан в Сирию Осущест Вляетсявербовочной Сетью,Действующейв Кыргызстане и за Пределами,-итоги Исследования,27.08.15,http://news.ivest.kz/92264587-verbovka-grazhdan-v-siriyu-osuschestvlyaetsya-verbovochnoy-setyu-deystvuyuschey-v-kyrgyzstane-i-za-predelami-itogi-issledovaniya;Екатерина Иващенко,Кыргызстан:КтоУезжаетВоеватьвСирию,20.11.2015,http://www.fergananews.com/articles/8774.

  [6]Докторант Академии Управления МВД России Бакыт Дубанаев и Профессор Софийского Университета Татьяна Дронзина.

  [7]Екатерина Иващенко,Кыргызстан:Кто Уезжает Воевать в Сирию.

  [8] Комитет по Делам Религий Министерства Культуры и Спорта Республики Казахстан,Выступление Председателя Комитета по Делам Религий Галыма Шойкинана Заседании Собрания Представителей Религиозных Объединений Казахстана (г.Астана,28 август 2015 г.),http://www.din.gov.kz/rus/press-sluzhba/doklady_i_vystupleniya/?cid=0&rid=2082;Выступление Президента Республики Узбекистан Ислам Каримов на Собрании в Ташкенте 24 Января 2001 г,посвященное вопросам воспитания молодежи,Пусть " Камолот" Станет Настоящей Опоройи ПоддержкойМолодежи,http://antiterror-uz.narod.ru/countries/documents/doc_4.htm.

  [9]АТЦ ГКНБ:Проведены ПрактическиеЗанятияпоПротиводействиюТерроризмаиЭкстремизма,13 ноябрь2015,https://kabarlar.org/lang-ru/news/68890-atc-gknb-provedeny-prakticheskie-zanyatiya-poprotivodeystviyu-terrorizma-i-ekstremizma.html.

  [10]Газета Express - k. Интервью Руководителя Управления по Информационной Работе и Связям с ОбщественностьюКДРИманбаеваМ.,ОпасныеENTERесы,15января2016,http://www.din.gov.kz/rus/press-sluzhba/publikacii/?cid=0&rid=2196.

  [11]Кыргызстан,ГорячиеЛиниипоПрофилактикеТерроризма Начнут Работу в Ближайшее Время,15 октября2015г.,http://inozpress.kg/news/view/id/47133;В Бишкеке и Оше Начнут Работу Горячие Линии по Профилактике Терроризма,16октября2015г.,http://www.islamsng.com/kgz/news/9833.

  [12]Выступление председателя Комитета по делам религий Министерства культуры и спорта Республики Казахстан Г.Н.Шойкина на международном симпозиуме,Экстремизм и Такфиризм Ка Кугроза Современному Обществу,Религиозный Экстремизм и Терроризм:Современные Вызовы и Казахстанский опыт Противодействия, Кыргызстан,г.Бишкек,16 апреля 2015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