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中亚五国
“伊斯兰国”在中亚的势力延伸:现实梳理与可能性评估
苏畅 来源:中国俄欧亚研究网 2017年04月22日

  【内容提要】“伊斯兰国”组织在中亚主要从事极端思想的传播和恐怖主义战斗人员的招募活动;目前看,中亚并不具备“伊斯兰国”组织极端思想广为传播的社会基础。其思想主张很难被中亚传统穆斯林社会接受,但是却得到年轻一代激进穆斯林的欢迎。“伊斯兰国”组织对中亚的安全威胁主要在于:恐怖主义战斗人员从“伊斯兰国”组织回流到中亚;“伊斯兰国”组织超强的思想同化和重组各色恐怖组织的能力给中亚稳定构成潜在挑战。其未来对中亚的安全威胁取决于以下因素的变化:在中东的军事冲突中是否遭受重创;能否得到阿富汗塔利班的支持;全球伊斯兰极端主义的蔓延。

  【关 键 词】中亚安全“伊斯兰国”组织 恐怖主义 极端主义

  【作者简介】苏畅,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副研究员,中俄战略协作高端合作智库办公室副主任。

  

  “伊斯兰国”组织建立以来,对中亚的影响及其势力在中亚的延伸主要有以下几个阶段:2014—2015年是中亚恐怖主义战斗人员[1]加入“伊斯兰国”组织的高峰阶段,并在那里组合出一些武装组织,作为“伊斯兰国”组织的武装力量参加军事行动和恐怖活动;2016年“伊斯兰国”组织在南亚的势力有所增长,与阿富汗的各类恐怖势力混杂交织,并占据了阿富汗的零星地盘,与塔利班发生冲突。自 2015年开始虽然有一些中亚恐怖主义战斗人员回流到中亚,但整体上这些中亚恐怖主义战斗人员的流窜与“伊斯兰国”恐怖势力外溢方向一致,即以欧洲为主要的袭击目标。部分中亚恐怖主义战斗人员主要回流到俄罗斯和南亚,在中亚也发现了少数回流的恐怖主义战斗人员。

  “伊斯兰国”组织超强的思想同化和重组各色恐怖组织的能力令全球担忧,这一组织要建立的“呼罗珊哈里发”也包括中亚地区。由于其传播力强,在中亚国家有不少支持者,对中亚地区的极端主义起到重新搅拌、组合的作用,令中亚社会思潮更加混乱,为地区稳定增加隐性威胁;不少中亚恐怖主义战斗人员到“伊斯兰国”进行“圣战”,在中东地区分化重组,具有更强的暴力武力特征。

  一、“伊斯兰国”组织在中亚的活动特征 

  “伊斯兰国”(阿拉伯语:,英语: Islamic State,缩写: IS)组织,阿拉伯国家和部分西方国家称为“达伊沙”( DAESH)。该组织的前身是在“基地”组织支持下由约旦人扎卡维建立的“统一和圣战组织”,2004年改名为“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2006年扎卡维被炸死后,新领导人奥马尔 ·巴格达迪在当年宣布建立“伊拉克伊斯兰国”,奥马尔·巴格达迪于 2010年在美军空袭中死亡,贝克尔·巴格达迪出任新的领导人。2011年“伊斯兰国”组织开始活跃起来,并于 2014年 6月 29日宣布建立哈里发国家。“伊斯兰国”组织的崛起标志着极端主义、恐怖主义进入新一轮快速发展阶段,这一组织与以往的恐怖组织不同,它具有强大的杀伤力和号召力。具体特点是:第一,这一组织建立起类似“国家”的架构,具有初步的国家管理机构,拥有“内阁”,下设 9个委员会,负责宗教、军事、经济、安全等事务。第二,该组织重视“社会治理”,包括开设医院、修筑道路、发展农业、发行货币、规范交通秩序、开办宗教学校、供水供电供气、推广小型商业计划等[2]。第三,“伊斯兰国”组织力图为激进的年轻人树立“革命圣地”的理念,令许多涉世未深、价值观混乱的年轻一代穆斯林认为“伊斯兰国”创造了一个可以践行理想的“圣地”,吸引世界各地的激进分子,并将他们改造为“圣战者”,心甘情愿地为“伊斯兰国”残杀生命。“伊斯兰国”组织强大的吸纳能力和“圣战”思想的传播能力以及极度狂热和残暴杀戮方式都令国际社会非常担忧。

  “伊斯兰国”组织势力对中亚进行影响的路径有:中亚恐怖主义战斗人员在“伊斯兰国”组织的“圣战”以及“回流”;互联网的思想传播、招募;以阿富汗为据点进入中亚和邻近其他地区。“伊斯兰国”组织在中亚的活动主要有以下两个特征:

  第一,在中亚传播极端思想。“伊斯兰国”组织极端思想在中亚是有吸引力的。他们号召建立公平社会,创建哈里发国家,贫困居民特别是吉尔吉斯斯坦南部居民成为“伊斯兰国”宣传者的主要目标[3]。一些中亚国家的激进分子在社交媒体上请求“伊斯兰国”领导人巴格达迪到塔吉克斯坦进行“圣战”,呼吁人们到叙利亚参加“圣战”[4]。2016年11月,塔吉克斯坦总统战略研究中心主任霍利克纳扎罗夫( Худойберди Холикназаров)在访问中国期间对作者称,虽然中亚国家世俗化程度较高,年长一代的穆斯林思想温和,但受到外部极端思潮的影响,青年一代思想激进化的问题十分严重,不少青年人支持暴力方式进行“圣战”。

  第二,招募从事恐怖主义的战斗人员,中亚出现了不少“‘伊斯兰国’组织追随者”。“伊斯兰国”组织在中亚招募的目标群体主要是:1.在俄罗斯以及其他国家打工的中亚和高加索地区的务工者。这一群体通常处于社会底层,受挫感强,抵制金钱诱惑的能力相对较低,宗教意识相对浓厚,容易被说服。2.强力部门工作人员。甚至出现了倒向“伊斯兰国”组织的强力部门官员,如塔吉克斯坦内务部特警部队指挥官哈里莫夫( Гулмурод Халимов)在 2015年宣布效忠“伊斯兰国”[5]。3.青少年和女性,这组人群思想相对单纯,容易受到鼓动[6]。哈萨克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阿贝卡耶夫称,在“伊斯兰国”参战的哈国公民有 300人,其中一半是女性[7]。

  吉尔吉斯斯坦的执法机关称,吉尔吉斯斯坦南部成为“伊斯兰国”组织重点招募恐怖主义战斗人员前往叙利亚的地区[8]。2015年 10月,塔吉克斯坦总统战略研究中心主任霍利克纳扎罗夫在杜尚别举行的“地缘变化下的中亚国家国家利益与安全政策”研讨会上表示,这种“储备”战斗人员的做法不仅对阿富汗,同时也对本地区包括塔吉克斯坦产生负面影响[9]。2014年10月塔吉克斯坦内务部称,13名“安拉战士”恐怖分子计划在前往叙利亚参加“圣战”前炸毁“杜尚别—胡占德—恰纳克”公路上的“沙赫里斯坦”隧道和“伊斯季克洛”隧道。2014年11—12月在乌兹别克斯坦抓获多名参与“伊斯兰国”组织的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分子(下简称“乌伊运”)。这些恐怖分子曾于 2013年在巴基斯坦进行军事活动,之后在 2014年进入乌兹别克斯坦,试图吸引年轻人加入“伊斯兰国”组织[10]。

  二、“伊斯兰国”组织极端思想在中亚实现本土化的可能性 

  中亚并不具备“伊斯兰国”组织极端思想广为传播的社会基础。由于教派教义的差异,“伊斯兰国”组织的思想主张很难被中亚传统穆斯林社会接受,但同时又得到年轻一代中亚激进穆斯林的欢迎。这就是“伊斯兰国”在中亚思想传播的现实:扭曲、矛盾、困难重重。巴格达迪吸收了哈瓦利吉派、伊本·泰米叶、库特卜等激进思想,遵循萨拉菲原旨教义,捏合出一种混合的极端思想,主要特点是:对经文进行“非此即彼”的生硬诠释,轻易践行“塔克菲尔”[11],对所有“卡菲尔”[12]可以施暴杀害;曲解“吉哈德”[13]内涵,泛化“圣战”主义,提倡“主动圣战”,把暴恐活动“合法化”,甚至滥杀妇女儿童都被其解释成合理的;真主主权论,视真主主权至高无上,与国家主权相对立,成为建立政教合一国家的重要政治理论工具。这些外来的极端思想能否在中亚实现本土化?换句话说,中亚传统伊斯兰社会能否接受这些外来的极端思想?作者认为可能性很小,理由是:

  第一,中亚传统穆斯林社会以信奉哈乃斐教法学派为主,对于外来的伊斯兰思潮很难接受。瓦哈比主义在中亚始终未能被中亚主流伊斯兰社会吸纳就是一个具有说服力的例证。中亚传统穆斯林属于逊尼派,同时受伊朗什叶派和苏非主义的影响,它们与来自中东的瓦哈比派有着重要的区分,对瓦哈比主义有抵触情绪。20世纪 80—90年代在费尔干纳谷地曾发生过中亚本土哈乃斐派与外来瓦哈比派之间的教义论战,以瓦哈比派失败告终。瓦哈比派视中亚穆斯林圣陵崇拜为异端行为,这些主张与中亚传统穆斯林社会是不相符的,瓦哈比极端思想在中亚主流穆斯林中缺乏传统根基。这也是极端势力在中亚国家能得到遏制的重要原因。

  第二,中亚国家的世俗化程度较高,伊斯兰思想在当代中亚社会中还没能成为主流意识形态。一是中亚国家的主流政治与社会精英对于国家发展道路存有基本共识,反对建立伊斯兰政教合一政权。各国对于伊斯兰政治化、极端化问题十分重视,也

  从塔吉克斯坦内战中吸取教训,坚决走世俗化的发展道路。二是从历史上看,中亚存在“伊斯兰文化断层”现象[14],经历了沙皇俄国与苏联的统治,尤其是苏联时期 70年的无神论推广,中亚穆斯林社会对伊斯兰教有着更为客观的认识。三是从中亚国家的民族特性来看,中亚各民族是经历数个世纪融合了多种文化、多种宗教而形成的民族,其民族特性中除了伊斯兰精神,还有许多坚持坚守的信念。四是中亚作为伊斯兰文明的中心之一,遵行自身的伊斯兰传统,中亚主流伊斯兰教界对于外来的、极端的伊斯兰思潮持反对态度。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中亚极端主义中的“新”思潮——“圣战”思想正在为越来越多的年轻一代激进穆斯林所接受,成为中亚最具威胁的极端思想。历史上,伊斯兰教主张与异教徒进行圣战,曾得到教法学家的肯定和认可。但近代以来“圣战”思想成为对抗西方入侵的思想工具。在伊斯兰极端主义的著名禁书《路标》中,其作者、埃及“穆兄会”公认的宗教思想家赛义德·库特布把“圣战”解释为“为主道而奋斗”,把“主道”等同于一切“伊斯兰运动”,并把这些运动与推翻所有的“非伊斯兰政权”联系起来,这是对传统观念的曲解和泛化。泛化“圣战”是企图令反政府的暴力恐怖活动合法化,似乎只要为了“主道”,一切手段都是正当合法的。激进穆斯林认为,只有经过“圣战”,在死后才能进入天堂。“圣战”观念强化了跨国界的泛 伊斯兰主义,“圣战”实践验证、认定了极端主义的可行性,到别国去搞“圣战”似乎成为天经地义的事情,导致极度的思想混乱,是非不分。

  今天的“圣战”思想越来越成为极端组织传播的核心内容,由于其深入浅出,中亚农村地区受教育少的普通穆斯林也易于学习。“伊斯兰文化断层”的一个负面作用便是普通穆斯林往往分不清什么是正统的伊斯兰教思想,什么是极端思想。他们以质朴的感情在清真寺接受关于真主与先知的训导,以宽容的心胸对待来自异国他乡的传教士和“异端思想”,他们认为只要是真主和先知的话都是正确的,对外国传教者中的极端主义者曲解伊斯兰教的本质精神并没有太多察觉。

  “圣战”思想的另一个特点是富有“理想主义”,盗用革命激情。“圣战”思想在中亚的认可度正在增加,尤其吸引青年群体。中亚传统的伊斯兰教派对于圣战的认知仍属传统伊斯兰意识形态范畴之内。但是许多中亚年轻的穆斯林认为这是实现理想、践行革命的一种方式。俄罗斯科学院中东问题专家苏霍夫认为,“中亚各国当局拥有强大的控局能力,但是阻止年轻人去接受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组织的浪漫思想仍然非常困难”[15]。从当今强权霸权造成的恶果以及“穆斯林无望感”的角度看,“圣战”思想成为激进穆斯林的理想并非不可理喻。在苏联入侵阿富汗战争期间,阿富汗曾是全球的“圣战”中心,吸引了成千上万的穆斯林青年到阿富汗进行“圣战”。“伊斯兰国”组织的思想蔓延方式与当时阿富汗的极端主义传播有相似之处,虽然中东与中亚并不相邻,但从历史上看,中亚伊斯兰思潮向来都与中东亦步亦趋。在当代,由于互联网的广泛应用,极端主义的传播更加快速便捷,需要高度重视“伊斯兰国”组织极端思想在中亚的蔓延问题。

  三、“伊斯兰国”组织对中亚安全的影响 

  当前,“伊斯兰国”组织对中亚安全的现实影响还比较有限:一是“伊斯兰国”组织军事势力延伸到中亚的可能性不大;二是中亚国家穆斯林传统社会对“伊斯兰国”组织极端思想持否定态度;三是中亚各国高度重视“伊斯兰国”组织的蔓延,采取了各种防范措施。但是,“伊斯兰国”组织对中亚安全还是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第一,中亚安全形势深受阿富汗局势变化的影响,来自“伊斯兰国”组织的威胁也主要通过阿富汗传导到中亚地区。

  一是阿富汗北部的武装分子联通“伊斯兰国”组织的武装力量及财力,势力不断增长,在中亚边境制造恐慌,影响中亚国家稳定。当前是中亚国家政治风险上升期,在权力交接导致政局不稳、社会矛盾比较突出的时期,如果境外恐怖—武装势力实施一定规模的袭击,会对中亚国家政治与社会的稳定构成较严峻挑战。“乌伊运”等中亚恐怖组织在阿富汗参战过程中已经形成了实施恐怖活动的能力,如果形成“伊斯兰国”组织、“乌伊运”及伊斯兰解放党和其他中亚极端组织的联通网络,即根据这些恐怖组织的活动范围,形成一条中东—南亚—中亚的极端主义传播带,将给中亚的安全带来新挑战。俄罗斯政治分析家卡赞采夫认为,他们有可能成为引起地区动荡的催化剂[16]。

  在阿富汗北部的武装分子时常滋扰中亚的边境地区,2015年 1月,不明武装人员袭击吉尔吉斯斯坦巴特肯州的一处哨所,哨所一名中尉牺牲,数名士兵受伤[17]。2015年1月底,塔吉克斯坦内务部长拉赫姆佐达确认,“伊斯兰国”组织武装分子在由阿富汗南部向北部靠近中亚边境的地域迁移。据俄罗斯阿富汗问题特别代表卡布罗夫称,在塔吉克斯坦和阿富汗边境有 4000—5000名武装分子,土库曼斯坦和阿富汗边境集中了约 2500人,至少发现了三个恐怖分子训练营,专门培训中亚国家籍“圣战者”,每两个月可以培训 150名恐怖分子[18]。

  在阿富汗北部,“伊斯兰国”组织吸引了“乌伊运”等中亚恐怖组织的挂靠,部分在阿富汗的中亚武装分子打出“伊斯兰国”组织的旗号,在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边境活动。阿富汗媒体称,“乌伊运”在互联网上发布的视频显示,在阿富汗北部的一部分该组织成员宣布不再听从塔利班的指挥,转而投靠“伊斯兰国”组织麾下[19]。作为寄居在异国的恐怖组织,“乌伊运”一向以“挂靠”的形式依附于当地的武装势力,如塔利班执政时期和反恐战争期间与“基地”组织和塔利班建立起“从属”关系。“伊斯兰国”组织势力坐大并延伸到南亚后,“乌伊运”主要领导人为得到“伊斯兰国”组织的资金与人员支持,选择“投奔”这一实力看起来更为强大的恐怖组织。但这一举动激怒了与“伊斯兰国”在阿富汗北部争夺地盘的塔利班和地方武装势力,2016年 10—11月,“乌伊运”与塔利班和当地部族势力发生激战,“乌伊运”领导人加齐和约200名“乌伊运”武装分子被打死,其余的“乌伊运”成员有的归顺塔利班,有的转投位于阿富汗东北部塔吉克人领导的“真主旅”。

  二是“伊斯兰国”组织参与阿富汗毒品走私也加剧了地区形势的复杂,中亚地区的毒品危害将更加突出。俄罗斯联邦药物管制局局长伊万诺夫表示,“伊斯兰国”组织从事阿富汗毒品贩运每年可获利达 10亿美元 [20]。俄罗斯学者克尼亚泽夫认为,“伊斯兰国”组织对土库曼斯坦的油气很感兴趣,在加强对巴基斯坦、印度等南亚国家的渗透,将对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 TAPI)跨国天然气管道及土库曼斯坦输往中国的管线形成威胁[21]。

  第二,中亚恐怖主义战斗人员从“伊斯兰国”组织回流影响中亚安全形势。一是这些武装人员将可能成为未来中亚恐怖势力的核心成员,他们拥有在中东的作战经验,从事暴恐袭击的手法也更“国际化”。二是中亚恐怖主义战斗人员组成的团伙有可能从中东某些势力那里拉来大量的资金支持,主要是从中东的乌兹别克散居人、“伊斯兰国”组织以及中东地区的某些势力那里得到巨额资助。三是他们将推动中东新极端思想在中亚的进一步传播,如萨拉菲极端思想。中亚激进的穆斯林认为这些回流武装分子具有“圣战”光环,因此这些“回流”的恐怖主义战斗人员在中亚将拥有更大的号召力,将吸引更多的恐怖分子、宗教极端分子、激进分子参与在中亚的恐怖活动。阿富汗与南亚其他国家的安全部门认为,“伊斯兰国”组织的理念更容易吸引那些失业的年轻人。四是由于中亚国家复杂的政治形势、中央与地方的紧张关系,这些武装分子将有可能被中亚政治反对派、地方势力利用,制造较大规模的暴乱。尤其对于吉尔吉斯斯坦来说,自

  2010年以后南部族际关系依然紧张,失业人口较多,毒品泛滥,社会治安形势严峻,吉尔吉斯斯坦南部费尔干纳谷地有可能成为“中亚—伊斯兰国恐怖主义”的新策源地。

  他们回流的路线基本是从中东到南亚,再进入中亚。令中亚国家警惕的是随着回流路线形成国际恐怖主义联通之势。事实上,从 2014年开始已经有一些中亚恐怖分子自中东回流中亚,谋划制造暴恐袭击。包括在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均有回流恐怖分子被抓获。根据吉尔吉斯斯坦内务部发布的消息,2015年有 40名吉公民从叙利亚返回,共查明 1302起恐怖案件,包括与“伊斯兰国”组织有关的恐怖组织在吉尔吉斯斯坦招募、雇佣吉公民并将其派往战区以及散发极端主义材料[22]。据吉尔吉斯斯坦强力部门称,2015年 7月摧毁的“伊斯兰国”组织恐怖团伙准备袭击俄罗斯坎特军事基地,在比什凯克的中央广场开斋节时制造恐怖袭击,这些恐怖分子持有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护照[23]。2015年 7月 16日在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摧毁一伙恐怖分子,当场击毙 4名恐怖分子,之后在追捕中打死 2人,此外还逮捕了 7人。吉尔吉斯斯坦安全部门称,这些人持有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护照,是“伊斯兰国”组织的成员,计划在比什凯克和坎特基地实施恐怖袭击[24]。2015年 11月,吉尔吉斯斯坦著名神学家、伊斯兰专家卡德尔·马利科夫遇袭,马利科夫认为袭击是因为其对伊斯兰激进思潮的激烈言论引起的,他多次发表反对伊斯兰教中的非传统思潮的言论,包括在“伊斯兰国”组织黑旗下将人处死的反伊斯兰性。警方确认袭 击者是与“伊斯兰国”组织有关的激进分子[25]。2016年 5月,塔吉克斯坦内务部称,其在杜尚别制止了由“伊斯兰国”组织支持者发动的代号为“红色婚礼”的恐怖袭击企图[26]。

  此外还需要重视的是,在“伊斯兰国”组织参加“圣战”的中亚恐怖战斗人员团伙有分散到全球其他地区的迹象。这说明中亚极端主义与国际恐怖主义对接趋势明显。2015年 2月,美国的安全部门称,一些在“伊斯兰国”组织的中亚恐怖主义战斗人员试图对美国发动恐怖袭击,包括刺杀美国总统奥巴马[27]。2016年 6月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阿塔图尔克国际机场发动自杀式袭击的3名凶手分别来自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俄罗斯[28]。在2017年元旦土耳其发生的暴恐袭击中也有中亚恐怖主义战斗人员参与。

  第三,在中东地区,“伊斯兰国”组织内由中亚恐怖主义战斗人员组成的各类组织已经粗具规模。综合相关数据与情况分析可以发现,2014年是中亚恐怖主义战斗人员远赴中东加入“伊斯兰国”组织的高峰期。例如吉尔吉斯斯坦是年有 200多人加入“伊斯兰国”组织 [29]。2015年 1月国际危机组织(ICG)在《叙利亚的召唤:中亚极端主义》报告中称,“伊斯兰国”组织已经招募中亚恐怖主义战斗人员 2000—4000人,并仍在积极扩大招募。

  在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中亚恐怖主义战斗人员主要以民族划分组合成恐怖组织,如乌兹别克族武装、吉尔吉斯族武装、塔吉克族武装等等,乌兹别克族武装较有实力。根据乌兹别克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信息,曾经有约 5000名“乌伊运”成员跟随“伊斯兰国”组织作战 [30]。原来在叙利亚参战的乌兹别克武装组织“卡基巴特—布哈里伊玛目”( Катибат аль-Имам Бухари)中的一部分武装分子于 2014年下半年从该组织脱离出来加入了“伊斯兰国”组织。在“伊斯兰国”组织的乌兹别克族武装还有“萨波利斯社团”( Сабри’с Джамаат)、“乌玛鲁·什沙尼”(Умару Шишани)以及由车臣人创建、现在由乌兹别克族人领导、其成员也主要是中亚国家籍公民构成的萨伊弗拉赫团伙( Сайфуллах)[31]。哈萨克族“圣战”分子在“伊斯兰国”组织较为活跃。根据哈萨克斯坦战略所所长卡林的报告,参加“圣战”的哈萨克斯坦人主要来自经济中等地区,如阿克纠宾斯克、东哈萨克斯坦、卡拉干达

  和杰兹卡兹甘。这些中亚“圣战者”主要加入三个恐怖组织:“努斯拉阵线”[32]、“伊斯兰国”组织和“杰伊什—阿里—穆哈杰林瓦里—安萨尔”(Джейш-аль-Мухаджирин валь-Ансар)。在中东已经有两个哈萨克人的武装组织“哈萨克社团”(Казахский джамаат)和“古突厥斯坦”( Старый Туркестан)。哈萨克“圣战者”年龄在 19—43岁之间。如前所述,举家迁徙、劳动移民和女性武装分子增多也是中亚国家参加“伊斯兰国”组织活动的突出特点。乌兹别克族恐怖主义战斗人员多是全家迁徙到叙利亚。哈萨克斯坦边境合作协会主席什布托夫称,在叙利亚作战的哈萨克斯坦公民很多是举家搬迁。塔吉克斯坦内务部长拉赫姆佐达表示,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有 384名塔国公民参战,其中40人拖家带口。吉尔吉斯斯坦安全部门对吉国公民包括女性到叙利亚加入“伊斯兰国”表示忧虑。

  从当前的形势看,“伊斯兰国”组织对中亚的安全影响还比较有限,未来对中亚安全威胁的变化取决于以下因素:

  第一,“伊斯兰国”组织在中东的军事冲突中是否会遭受重创。如果“伊斯兰国”组织受到严重打击,继而被“打散”,像“基地”组织那样在全球蔓延,那么其影响将是长期的,当然也包括对中亚地区的影响。这种影响有两个方面:一是“伊斯兰国”组织极端思想在中亚地区演变。对于“伊斯兰国”组织来说,中亚地区人口众多,经济落后,国防力量不强,利于其传播极端思想与招募战斗人员。未来如果“伊斯兰国”组织遭到重创分化成若干分支组织,中亚有可能成为其重点发展的地区。二是“回流”问题的加剧。“伊斯兰国”组织在中东的势力变化,将对中亚恐怖主义战斗人员产生直接影响:若“伊斯兰国”组织实力增强,中亚恐怖主义战斗人员赴中东进行“圣战”的情况会增多;若“伊斯兰国”组织遭到严重的军事打击,则从“伊斯兰国”组织返回中亚从事恐怖活动的恐怖主义战斗人员会形成“回流潮”,对中亚安全造成更大的威胁,尤其是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的暴恐袭击会增多。

  第二,阿富汗形势的变化,其中最关键的问题是“伊斯兰国”组织是否能得到塔利班的支持。与中东—土耳其—高加索—中亚的路线相比,“伊斯兰国”组织从阿富汗进入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更为便捷。阿富汗可以向“伊斯兰国”组织提供不少有利条件:活动基地、人员补给、毒品走私带来的巨额利润以及进入中亚、东南亚,甚至广袤的俄罗斯的通道。对于“伊斯兰国”组织在南亚的势力延伸,阿富汗形势的走向至关重要。阿富汗形势无外乎三种可能性:喀布尔政权打败塔利班或与之建立联合政府、塔利班重新掌权、各种武装力量继续混战。对“伊斯兰国”组织在阿富汗落脚最为有利的状况是阿富汗继续保持混战,这也是阿富汗在未来几年最有可能呈现的一种图景。无论是混战,还是塔利班掌权,“伊斯兰国”组织都必须得到塔利班的支持而非与之冲突,才能利用好阿富汗这一“基地”。若未来阿富汗出现联合政府,塔利班享有部分政权,那么为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树立良好形象,塔利班将会限制“伊斯兰国”组织在阿富汗的势力。如果在当前的混战状态下“伊斯兰国”组织继续与塔利班发生武装冲突,其在南亚和中亚的前景也是十分黯淡的。从上述分析看,塔利班与“伊斯兰国”组织建立良好关系,支持其在阿富汗活动的可能性不大,“伊斯兰国”组织在阿富汗的势力延伸将十分有限。

  第三,在全球伊斯兰极端主义的蔓延下,“伊斯兰国”组织极端思想对中亚的渗透,相对于武装冲突和暴恐袭击对地区安全造成的后果更为严重。极端主义、激进主义的演化给全球带来一系列冲击,其中也包括中亚地区。当前,在极端主义与激进主

  义、极端主义与原教旨主义之间的界线越来越模糊,原因之一是新一波伊斯兰复兴受到国际力量博弈的影响,掺杂了更多更复杂的国际政治因素。伊斯兰复兴中的各种思潮在不同势力推波助澜之下激化演变,一些思潮被利用成为达到某种政治目的的思想工具。这不仅令伊斯兰世界的穆斯林群体更加焦虑,非伊斯兰世界的非穆斯林也由于对伊斯兰思潮的不解、对极端主义的不识而紧张。它造成的一个严重后果,就是穆斯林激进群体的极端化,一些激进者可以不依靠或不从属于任何恐怖组织,自发实施恐怖袭击。这种形式并非新生事物,但却随着此类恐怖袭击数量的上升而成为一种“新”的现象。

  “伊斯兰国”组织在思想传播方面以树立全球穆斯林世界的“理想” ——建立“信仰者的世界”为目标,尤其在今天全球范围的经济频繁遭遇危机、国际秩序缺乏道义、传统社会面临解体、穆斯林群体思潮混乱而对宗教观分辨不清的背景下,“伊斯兰国”组织的思想同化作用非常强大。而且,其吸引力往往并非单纯是宗教性质的,还混杂了一些其他因素。

  保加利亚索菲亚国立大学的德伦津娜(Татяна Дронзина)教授于 2015年 1月在吉尔吉斯斯坦针对赴叙利亚加入“伊斯兰国”的吉籍恐怖主义战斗人员进行了一次调查访谈[33]。德伦津娜教授收集了30名吉国恐怖主义战斗人员的信息,分析后发现这些加入“伊斯兰国”组织的吉尔吉斯斯坦公民有以下特点:1.这些人加入“伊斯兰国”的原因并非完全由于贫困,他们大多原本处于中等生活水平,两人甚至有非常优越的生活条件。2.他们并非都是狂热的原教旨主义者,只有 1/3的人表现出对宗教的绝对信仰,其余为温和的穆斯林。德伦津娜教授认为,除了宗教原因之外,还有一些政治因素促使他们加入“伊斯兰国”组织,如反对叙利亚阿萨德政权,有人则希望追求理想和刺激。3.受教育程度不同,4人接受过高等教育,18人接受过中等教育。4.人员普遍年轻化,为 22—28岁的青年,最小的只有 16岁。5.大多数人是在国外(中亚国家之外)而非国内被极端化的,在国外打工或者国外宗教学校上学时接受的极端思想。受到条件限制,虽然调查样本采集数量不足,但调查中发现的中亚恐怖主义战斗人员的基本层次与结构还是可以说明一些问题的。

  “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对于中亚乃至全球的挑战,部分体现在暴恐活动方式的变化中,同时,这些组织的极端思想在日益对立的意识形态冲突中可能会被更多的激进人群接受。恐怖主义在国际环境变化中发生着更加复杂的演化,人类安全面临着共同的挑战。

  注释: 

  [1]根据安理会 2178(2014)号决议,外国恐怖主义战斗人员即前往其居住国或国籍国之外的另一国家,以实施、筹划、筹备或参与恐怖行为,或提供或接受恐怖主义训练,包括因此参与武装冲突的个人。在本文中,“中亚恐怖主义战斗人员”亦指具有中亚国家国籍和脱离了中亚国家国籍的、在中亚和中亚地区之外活动的激进分子、极端分子和恐怖分子,他们前往中东和南亚参加“伊斯兰国”、塔利班等组织。参见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Resolution 2178 (2014): Adopted by the Security Council at its 7272nd meeting,on 24 September 2014,S/RES/2178 (2014),http://www.un.org/en/sc/documents/resolutions/2014/shtml

  [2]包澄章、孙德刚:《“伊斯兰国”组织与中东恐怖主义治理新理念》,载《理论视野》2016年第 2期。

  [3] Киргизия становится зоной действий “Исламского государства”,02.12.2015. http://www.ng.ru/c/2015-12-02/7_ kirgizia.html

  [4]Боевики .Исламского государства. угрожают Таджикистану .джихадом.,17.01.2015. http://rus.ozodi.org/content/article/26775997.html

  [5]Таджикистан: Опубликовано видео-признание командира ОМОН Гулмурода Халимова,воюющего в рядах .Исламского государства.,28.05.2015.http://www.fergananews.com/news/23445

  [6] 张宁、马文琤:《“伊斯兰国” 在中国西部周边的发展态势》,载《俄罗斯学刊》2016年第 1期。

  [7] Таджикистан: МВД простит граждан,добровольно вернувшихся с войн на Ближнем Востоке,14.05.2015. http://www.fergananews.com/news/23364

  [8] Киргизия усиливает меры безопасности,18.11.2015.http://www.ng.ru/c/2015-11-18/7_kirgizia.html

  [9] Собирается "купить" доверие безработных таджиков? 06.10.2015. http://rus.ozodi.org/content/article/27290879.html

  [10] Служба безопасности: ИГ планировала весной теракты в Узбекистане,03.02.2015. http://ria.ru/world/20150203/1045616965.html

  [11] 塔克菲尔( takfir),指的是一个穆斯林断定某穆斯林是“卡菲尔”或“不信教者”的行为,理由是其行为偏离了“伊斯兰正道”。传统上,被伊斯兰教法裁定为“卡菲尔”的人,当被处死,有时可能遭截肢或驱逐出境命运。鉴此,正统伊斯兰教法对裁定某穆斯林为“卡菲尔”时,通常需要极具说服力的证据。参见方金英:《穆斯林激进主义:历史与现实》,时事出版社2015年版,第 94页。

  [12] 卡菲尔( Kafir),伊斯兰教用语。阿拉伯语音译,意为“不信教者”、“不信道者”。伊斯兰教早期指不信正教的人或多神教徒。后来用以泛指一切“不信真主、经典、使者”的人。参见中国伊斯兰百科全书编辑委员会编:《中国伊斯兰百科全书》,四川辞书出版社2007年版,第277页。

  [13] 吉哈德( al-Jihad),伊斯兰教规定的穆斯林应尽的宗教义务之一。阿拉伯语音译,意为“尽力”、“奋斗”,引申为“为安拉之道而奋斗”。参见中国伊斯兰百科全书编辑委员会编:《中国伊斯兰百科全书》,第248页。

  [14] “中亚伊斯兰文化断层”现象,指中亚伊斯兰教的发展存在“文化断层”,即由于历史、地域以及民族等原因,近现代中亚伊斯兰教的发展没有与外部伊斯兰世界的社会思潮与社会运动同步,对近现代伊斯兰文化发展中的一些重大问题缺乏深入思考,导致伊斯兰文化在中亚发展缓慢、接受外部伊斯兰世界影响滞后的现象。此外还包括中亚地区内部伊斯兰文化在漫长的历史时期缓慢发展,令中亚穆斯林更易被极端思想迷惑。参见苏畅:《历史与现实:解构中亚极端主义》,人民在线出版社 2017年版,第56—57页。

  [15] Эксперт: Центральная Азия уязвима перед ИГ, 05.04.2016. http://ru.sputnik.kg/opinion/20160405/1024008927.html#ixzz45yrmyBWR

  [16] Китай обеспечивает безопасность в регионе за счет России,03.03.2015.http://lenta.ru/articles/2015/03/03/centralasia/

  [17] А.Атамбаев поручил Погранслужбе предпринять меры по обеспечению надежной охраны границы,17.01.2015. http://kabar.kg/incident/full/88994

  [18] Таджикистан усиливает охрану границы с Афганистаном изза скопления боевиков,16.01.2015. http://www.fergananews.com/news/22976

  [19] На грани взрыва: Узбекистан ожидает нашествия террористов,01.04.2015. http://www.regnum.ru/news/polit/1910913. html

  [20]《Исламское государство》 зарабатывает до $1 млрд в год от перевозок афганского героина,06.03.2015.http://www.profile.ru/mir/item/93527-lamskoe-gosudarstvo-zarabatyvayut-do-1-mlrd-v-godot-perevozok-afganskogo-geroina

  [21] Востоковед Александр Князев про мифический проект и немифические угрозы,12.05.2016. http://ru.sputniknews-uz.com/analytics/20160512/2772443.html

  [22] Из Кыргызстана в зоны боевых действий выехали 508 граждан,15.01.2016. http://www.24kg.org/obschestvo/26095_iz_kyirgyizstana_v_zonyi_boevyih_deystviy_vyiehali_508_grajdan_/

  [23] Проблемы Киргизии – в состоянии ее спецслужб, правоохранительных органов и государства в целом,22.07.2015.http://www.ng.ru/c“/2015-07-22/3_kartblansh.html

  [24] Кыргызстан: Власти утверждают,что обезврежена именно ячейка ИГИЛ,22 июля,2015. http://russian.eurasianet.org/node/62311

  [25] Киргизия становится зоной действий “Исламского государства”,02.12.2015. http://www.ng.ru/c/2015-12-02/7_kirgizia.html

  [26] МВД Таджикистана: В Душанбе предотвращен теракт, запланированный на 9 мая сторонниками ИГ,10.05.2016. http://www.fergananews.com/news/24746

  [27] В США по подозрению в поддержке ИГИЛ задержаны трое уроженцев Узбекистана и Казахстана, 26.02.2015.http://www.fergananews.com/news/23113

  [28] Yeni .afak: Теракт в Стамбуле совершили граждане России, Узбекистана и Кыргызстана. Террористов было восемь,30.06.2016. http://www.fergananews.com/news/24988

  [29] Черные знамена ИГИЛ появились у границ Туркменистана, 19.02.2015. http://www.ng.ru/c/2015-02-19/1_igil.html

  [30] “Исламское государство” становится головной болью Ташкента,26.03.2015.http://www.ng.ru/c/ 2015-03-26/6_.html

  [31] Как этнический узбек из Кыргызстана попал в .Аль-Каиду. в Сирии,27.08.2015. http://rus.azattyq.org/ content/uzbek-siriyausman-rekrut/27211384.html

  [32]“努斯拉阵线”是“基地”组织在叙利亚的分支,其 1/3成员为外国人,其中包括俄罗斯车臣人。该组织既反对阿萨德政权又与“伊斯兰国”作战。2015年,1 500多名车臣人、乌兹别克人和塔吉克人组成的武装小组宣布效忠“努斯拉阵线”。 См.: Группа чеченцев присоединилась к сирийскому “Фронту Нусра”,23.09.2015.http://www.bbc.com/russian/rolling_ news/2015/09/150923_rn_chechens_syria_ nusra?post_id=911803268892047_911803262225381#_=_

  [33] Неожиданные факты в исследовании о кыргызстанцах в ИГ,02.03.2015.http://rus.azattyk.org/content/sledovanie-kyrgyzstantsyig/268594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