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中东欧
罗马尼亚政治社会困境凸显
曲岩 来源:中国俄欧亚研究网 2017年02月28日

  2017年的2月5日,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的最低气温接近零下10℃,然而天寒地冻也无法阻挡民众走上街头,抗议政府于1月31日颁布的有关刑法及刑事诉讼法的紧急政令,并要求政府下台。示威民众高举各种横幅标语,挥舞着中心镂空的三色国旗——人们在1989年推翻齐奥塞斯库政权时曾经高举的旗帜。据罗马尼亚媒体估算,当晚全国共有50万~60万人走上街头,这是自剧变以来罗马尼亚规模最大的民众抗议示威活动。

  修刑政令引爆民众示威 

  这次席卷全国的抗议活动源起于罗马尼亚政府的一纸政令。1月中旬,罗马尼亚有媒体报道称,政府将出台有关刑法的紧急政令,其中包括减轻腐败行为的量刑以及重新设立死刑的内容。这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1月18日,总统克劳斯·约翰尼斯利用宪法第87条赋予的权力,出席并主持了政府会议,建议有关刑法的修改应首先提交专家讨论后再行通过。在这次会议上,总理索林·格林代亚努保证,政府当日不会批准这两项有关修改刑法的政令。

  消息一出,当晚在布加勒斯特就有数千人上街游行,抗议政府企图修改刑法的行为。1月22日晚,示威人群明显增多,约有3万人走上布加勒斯特街头。总统约翰尼斯也出现在布加勒斯特大学广场的示威活动中。布加勒斯特大学广场是首都的文化和地理中心,是1989年剧变时最为重要的集会游行场所。除了罗总统以外,反对党国家自由党主席拉卢卡·图尔坎、拯救罗马尼亚联盟党主席尼古索尔·丹以及前总理达奇安·乔洛什也纷纷加入示威游行的行列。1月31日,在没有按照规定公布相关会议安排的情况下,政府秘密通过了关于修改刑法的第13号紧急政令(OUG 13),并称政令将在公布之日起10天后生效。OUG13的出台彻底点燃了民众的愤怒情绪。当晚,在包括罗首都在内的罗马尼亚各地多个大城市都出现了抗议示威活动。

  据罗媒体D i g i 2 4 报道, 2 月1 日当天,全国共有约30万人上街示威,其中首都约有15万人。在声势浩大的示威运动压力下,2月5日,政府颁布第14号政令,宣布废除OUG 13。然而,新出台的政令并未平息抗议示威民众的怒火,反而引发了民众对政府更大的不信任。5日当晚,据称有30万人走上布加勒斯特街头,民众的诉求从抗议修改刑法转变为要求政府下台,甚至有人呼吁要再次进行议会选举。2月9日,为平息示威活动,司法部长辞职。议会就政府不信任案进行投票,最终因出席人数不足导致投票流产。2月12日,已是连续抗议活动的第13天,首都再次掀起示威活动高潮,约5万~7万人聚集在总理府前,组成了巨大的三色旗帜,继续要求政府下台。

  随着整个事件的不断发酵,罗马尼亚各方都发出了反对的声音。约翰尼斯总统不断在社交媒体上发声,谴责政府行为。2月1日约翰尼斯在脸书上表示,政府这一行为是不可接受的,是对司法制度的攻击。来自司法界的抨击声音更是不断。而执政党内部也因为此次紧急政令事件出现严重分裂,包括商务部长弗洛林·吉亚努、国务秘书奇普里安·尼古拉等人在内的多名社会民主党成员辞职表示抗议,社民党副主席、雅西市长也强烈谴责政府这一举动。

  为什么OUG 13引发如此浩大的全国性示威活动呢?原来,这份紧急政令旨在对刑法及刑事诉讼法进行多处修订,其中最重要的内容是将腐败案件“去刑事化”。政令修改的主要内容有:公职人员滥用职权罪涉案金额不足20万列伊(当时约合4.75万美元)将不被追究刑事责任;如超过20万列伊,量刑将从2年至7年减少至6个月到3年;删除有关玩忽职守罪的条款;等等。罗马尼亚媒体评论认为,此政令是为执政的社民党部分党员,尤其是以主席德拉格内亚为首的涉贪腐案件人员寻求免责。2016年议会选举中社民党赢得胜利,然而该党主席德拉格内亚因有案在身无法出任政府总理。根据罗马尼亚宪法第115条规定,政府在无法等待议会通过立法和极为紧急的情况下,有权颁布紧急政令。然而实际情况是,因议会立法程序繁复,罗马尼亚政府经常通过紧急政令出台政策,修改法律。此前,欧盟已多次表示质疑,认为罗马尼亚政府这一行为干涉议会的立法权。

  剧变以来罗马尼亚政治社会的不变与变 

  这次引爆了1989年以来最大规模示威活动的政令事件充分展示了罗马尼亚剧变以来政治社会中的不变与变。

  首先,抗议运动的关键词是腐败,这是剧变后一直困扰着罗马尼亚的核心问题之一。罗马尼亚政治人物与普通公职人员涉及贪腐的案件屡见不鲜。罗马尼亚在入盟谈判过程中欧盟就关注其腐败问题,并建立专门的监督机制,敦促入盟后的罗马尼亚继续推进司法改革和反腐败进程。腐败问题也是罗马尼亚加入申根区的障碍,以荷兰为首的欧盟老成员国担心腐败会严重影响罗马尼亚的边境控制。腐败成为罗马尼亚政治与社会生活中最能触动民众敏感神经的关键议题。

  第二,民众对政党及政治机构的信任度很低。腐败让罗马尼亚民众对本国的政客与政治机构充满了不信任,这也间接导致了近年来政治参与度的低下,因为大多数选民认为,不论选择哪个政党,结果都是一样。虽然近年来罗马尼亚经济持续发展,经济增长速度在欧盟名列前茅,然而,这并没有为执政党及政府带来相应的执政合法性。只要一有机会,民众便会借机表达对政府的不信任和对腐败的不满。2015年11月,布加勒斯特某俱乐部大火,死伤数百人,2万人在首都游行,最终导致篷塔政府下台。

  第三,罗马尼亚政党之间的斗争激烈。罗马尼亚一直实行的是类似法国的强总统议会制,总统权力很大。宪法规定,总统有权提名总理候选人,经议会投票通过即可任命。如果议会三次驳回总统提名,总统有权解散议会。总统还有权决定和干预司法机构关键职位的任命,比如最高法院主席与副主席,最高法院检察院下属反贪局局长等。2004年罗马尼亚改革了选举制度,将总统选举与议会大选分开,更加凸显了党派斗争的激烈。当总统与总理分属不同政治派别时,政局通常会出现动荡。2014年现任总统约翰尼斯上台,其与出身于执政党的社民党总理篷塔政治派别不同,政见存在差异,因而矛盾不断。2016年议会大选中社民党赢得胜利,与自由民主联盟组成执政联盟。然而自组阁伊始执政联盟与反对派及总统之间就矛盾重重。

  不过,2017年2月的抗议示威活动也显现出一些新的动向,最为显著的是年轻人政治参与度的提高。一份就2月5日布加勒斯特示威者的调查问卷结果显示,三分之二的受访者为年龄在40岁以下的中青年。从示威者手持的标语也可以看出抗议活动中青年人的声音占据了主导,例如:“我的父母没能为我实现的我要为了我的孩子而实现”。近年来,罗马尼亚18-35岁的青年人在选举中参与度不高,这表明了他们对政治机构的不信任。而此次中青年人走上街头,体现了政治参与的热情,这是罗马尼亚政治生态中不可忽视的现象。中青年的广泛参与和作为政治动员新渠道的社交媒体密不可分,在2014年的总统大选和2015年的反政府示威中,社交媒体就曾发挥突出作用,有效地动员了大量青年人参与政治活动。新的政治行动参与者、新的参与方式将会给罗马尼亚旧有的政治格局带来新的冲击。

  截止到2月16日,依然有民众在寒冷的冬夜继续示威。目前,政府危机并未解除,执政党自身仍面临信任危机,而最大的反对党国家自由党尚不成熟,不足以在短期内撼动执政联盟在议会中的优势地位。2017年,罗马尼亚政坛还会发生什么,仍需拭目以待。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助理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