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 >> 首页 >> 外高加索
南奥塞梯局势与俄格关系
路跷军 来源:《当代世界》2004年第8期 2011年11月12日

  最近,格鲁吉亚与地方政权南奥塞梯之间的冲突一度升温。7月6日,格军警拦截并扣留了向俄驻南奥地区维和部队运输武器物资的俄军车辆;数小时后,俄和南奥维和部队还以颜色,在当地扣留了格军维和部队指挥官凯巴兹上校及与其同行的格军维和士兵;7月7日,南奥武装人员解除了该地区一格族人居住村内50名格维和士兵武装;7月8日,格政府军与南奥武装在利阿赫夫斯基峡谷发生冲突,造成2名格士兵受伤,1人被俘。事件发生后,格俄双方互相指责,俄外长拉夫罗夫公开表示,导致目前格南奥地区局势紧张的责任在格方。俄的卷人使这场危机更加复杂化。格总统萨卡什维利在不同场合谴责“莫斯科某些圈子”试图挑起流血战争,称格军队已做好准备抵抗那些来帮助南奥塞梯的外国人。他宣称,格的敌人不是奥塞梯人,也不是阿布哈兹人,而是那些不让格加人北约和阻止从格境内撤出外国军队的外部势力,他呼吁国民做好应对“大规模入侵”的准备,矛头直指俄罗斯。鉴于俄格双方均不愿意诉读诸武力,于7月巧日在有南奥塞梯方面参加的谈判中达成协议,使矛盾又一次得到缓和。

“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关系

  南奥塞梯是格鲁吉亚共和国境内的一个自治州,面积3900平方公里,人口约19万,绝大多数居民为奥塞梯族。它与俄罗斯境内北奥塞梯自治共和国毗令肠而居。

  苏维埃政府成立初期,在划分行政区时以高加索山脉为界将南、北奥塞梯分开,北奥塞梯划在俄联邦境内,南奥塞梯则归属格鲁吉亚苏维埃共和国。但南奥“身在曹营心在汉”,一直试图在格境内取得联邦主体地位,或争取与北奥合并加人俄联邦。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后,南奥塞梯州宣布成立“南奥塞梯苏维埃民主共和国”,要求脱离格鲁吉亚加人俄罗斯联邦,遭到格政府拒绝。1992年1月,南奥通过全民公决再次要求成立独立共和国、与北奥合并和加人俄罗斯,此举导致格政府出兵干预,至此,奥塞梯人同格鲁吉亚之间的民族矛盾演化为武装冲突。1992年6月,俄罗斯、格鲁吉亚、北、南奥塞梯等各方达成停火协议,由俄、格和南奥三方组成的维和部队进驻冲突地区。1996年签署《冲突双方安全与信任措施备忘录》,南奥当局宣布结束与格中央政府的敌对状态,但一直没有放弃独立的努力。

  今年1月,萨卡什维利就任格总统后,格境内一向分离倾向严重的阿扎尔、阿布哈兹自治共和国和南奥塞梯自治州纷纷起事,拒不承认新政权,准备自立门户。萨多次显示了将采取强硬手段维护国家统一的决心。5月初,在动用军事、政治手段及国际力量治服闹独立的阿扎尔共和国之后,萨氏迅速将解决南奥问题提上日程。5月底,格鲁吉亚当局以打击走私为由在南奥塞梯首府茨欣瓦利附近设置4个警察检查站,后格内务部队又以保护检查站为由进人冲突地区。此举引起南奥塞梯方面的强烈抗议,宣布要“坚决打击一切人侵者”,双方进人武力对峙。6月初,由俄、格、南、北奥塞梯四方组成的解决冲突混合监督委员会达成格军队撤离冲突地区等协议。12日,南奥塞梯领导人科科伊基在莫斯科提出把南奥塞梯归入俄罗斯版图的要求。7月初,发生了上述将俄罗斯牵人冲突的事件,局势一度剑拔弩张。

纵横交错的大国因素

  外高加索地区横亘于黑海和里海之间,北接俄罗斯及欧洲大陆,南邻土耳其及小亚细亚地区,扼21世纪“世界能源库”——里海石油的出口,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冷战结束后,这里即成为美挤压俄罗斯、打通欧亚的战略走廊,又是俄地缘战略的南翼屏障,是俄美利益冲突的交汇点,也是两国争夺的热点地区之一,而格鲁吉亚又是热点中的焦点。格奥争执的背后正是大国彼此利益争夺的较量。

  格鲁吉亚独立后,其平衡外交的天平不时偏向美国,引起俄强烈不满。今年1月由美国支持的萨卡什维利通过“天鹅绒革命”推翻谢瓦尔德纳泽政权上台执政后,格美关系迅速升温。萨卡什维利多次表示要在政治、经济、安全能源等诸多方面加强格美关系。称美是格安全的“真正保障”。美则大力扶持萨氏政权,加大经援力度,为格培训快速反应部队,索罗斯基金会则为格政府官员每月发放工资。在解决阿扎尔共和国问题上,美公开指责阿巴希泽。格与俄、南奥方发生冲突后,欧安会立即发表谴责俄、南奥声明,北约则在今年6月底的伊斯坦布尔峰会上借南奥事端再次敦促俄从格撤军。

  昔日的小兄弟、今日的小邻居格鲁吉亚远俄亲美成为俄心中之痛。格俄关系由于车臣、撤军、债务、签证等问题一直疙疙瘩瘩,面和心不和。萨氏上台后,虽表示要与俄建立“睦邻友好关系”,并将俄作为其上任后的首访国家,但双边关系并未有多大实质性改善,相反新政府在要求俄撤出驻格军事基地问题上调门不断调高,双方争执不断。阿扎尔危机虽在俄的帮助下和平解决,但萨氏似乎并不买俄罗斯的账。仰仗美国的支持,这次在南奥问题上格鲁吉亚再次公开与俄叫板,显示自己作为独立主权国家的存在。

南奥问题短期内难解决

  虽然此次南奥塞梯局势转缓,但是危机随时可能爆发,格俄矛盾依旧,甚至会加深。

  一、格奥双方立场相去太远,矛盾不可调和,南奥塞梯问题的特殊性使其不会成为下一个阿扎尔。一是南奥紧邻俄罗斯,与俄境内的北奥同宗同源,70%以上居民持俄罗斯护照,流通货币为卢布;二是南奥多次明确宣布要加人俄联邦,内部不存在民众与领导层尖锐的对立;三是南奥拥有一支强大的地方武装力量,在某种程度上可与格政府军抗衡;四是由俄、格、南奥三方组成的维和部队已存在多年;五是萨在南奥缺乏民众支持基础难以用中央权威迫使南奥就范。

  二、俄罗斯始终掌握着处理格奥冲突问题的主导权。俄既主张维护格领土完整,又赞成给南奥塞梯及阿布哈兹与独立无异的“自治”地位。格鲁吉亚已经有过几次对俄立场的挑战,靠自身力量“武力解决”南奥及阿布哈兹问题,但均以失败告终。俄罗斯为保持在这一地区的主导权决不会同意格方关于撤出维和部队的提议。

  三、俄美从自身总体长远战略考虑,都希望维持该地区目前的稳定,不希望看到发生动乱。俄美为了各自利益在该地区争夺与反争夺、渗透与反渗透、遏制与反遏制的矛盾固然很尖锐,但双方在反恐、防核扩散、能源等领域还须寻求共同利益,开展新的合作,双方为维护合作大局,实行了争斗有度的妥协。如美压俄从格撤军遇阻,只得适可而止,酝酿在阿塞拜疆建立军事基地也因俄反对而避免贸然行之。

  四、萨卡什维利在一味地讨好美国的同时,也尽力避免与俄交恶。萨清楚地知道莫斯科手中握有几张控制格鲁吉亚的“王牌”:一是格国内存在亲俄势力(如阿布哈兹、阿扎尔、南奥塞梯等);二是俄在格有驻军;三是格严重依赖俄的电力等能源供应;四是俄已对格实行具有惩罚性质的签证制度。因此,萨也多次公开承认“格经济和政治利益与俄密不可分”,表示要与俄建立“相互尊重的睦邻关系”。

  随着美对格影响的不断加大,俄格关系发展仍存变数,近期内两国关系不会有太大改善,相反,萨氏还会进一步向美国贴近。面对这种形势,俄目前考虑的重点是如何确保和维护在外高加索的安全、能源等利益,防止格鲁吉亚完全倒向美国,对格仍实施打压与拉拢并重的政策。可以预计,未来俄格关系如何发展不仅取决于双方,也取决于美国的态度。格鲁吉亚仍需在大国夹缝之间保持战略和利益的平衡。

(本文责任编辑:季仰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