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乌白摩三国
乌克兰东部热战的冷思考
赵会荣 来源:中国俄欧亚研究网 2017年03月05日

  作为俄罗斯与西方角力的对象,乌克兰有能力选择站队,却没有能力影响双方角力的过程和结果。它无力取得战争的胜利,也无力停止战争,它唯一有能力做到的,就是作为直接作战方适时影响战争的烈度。

  2017年1月29日,乌克兰东部地区冲突升级,一周内造成至少39人死亡。冲突的核心区——顿涅茨克的阿夫杰耶夫卡进入紧急状态。乌克兰政府军和东部民间武装都指责对方先发起进攻。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和俄罗斯总统普京相互指责对方应该为冲突负责。2月18日,普京签署命令,宣布即日起临时性承认乌克兰东部顿涅斯克和卢甘斯克两州部分地区乌克兰公民和“无国籍”人士的一系列身份证件,准许他们免签进出俄罗斯。乌克兰东部地区冲突自2014年4月爆发已持续近三年,这期间为什么和平一直没有实现?冲突升级对乌克兰意味着什么?是否会对乌克兰及欧亚地区形势产生重大影响呢?

  “新明斯克协议”:没有把手的行李箱 

  乌克兰东部地区冲突爆发以来,有关各方为停止冲突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签署过两份协议,一份是2014年9月5日乌克兰、欧安组织、俄罗斯(乌克兰问题三方联络小组)和乌克兰东部地区两个共和国的代表共同签署的《三方联络小组执行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和平计划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倡议采取联合行动协商结果议定书》,简称“明斯克协议”或“明斯克1号协议”。协议签署后,2014年9月19日,上述代表在明斯克签署了执行议定书的备忘录。另一份是2015年2月11日至12日德国、法国、乌克兰、俄罗斯(诺曼底四方)和乌克兰东部地区两个共和国的代表共同签署的《执行明斯克协议的综合措施》,简称“新明斯克协议”或“明斯克2号协议”。由于“明斯克2号协议”得到联合国安理会第2202号决议支持,因此比1号协议更具有优先权,成为有关各方辩论的首选依据。

  这两份明斯克协议有一些相似之处:第一、都未提及克里米亚;第二,都未明确冲突的性质;第三,内容都很短,1号协议共12条,2号协议共13条,二者都列举了停火、非法武装和军事设备撤出乌克兰、释放战俘、大赦等措施;第四,措辞都较模糊,为相关方预留了解释的空间。与1号协议相比,“明斯克2号协议”的内容更具体。例如,1号协议第3条规定乌克兰通过特殊地位法,第4条规定在俄乌边界建立安全区以及欧安组织对俄乌边界进行监督,却未明确两项条款的执行期限和相互关系。根据2号协议第9条和第11条,乌克兰政府恢复对国家边界全面控制的前提是,经与东部地区代表协商实施宪法改革并使关于分权的新宪法于2015年底前生效以及完成地方选举。

  “明斯克2号协议”签订后,协议仅部分条款得到一定程度的落实,主要是撤出重型武器和交换战俘。乌克兰东部地区冲突不时发生。乌总统波罗申科称,2016年共有211名乌克兰军人在东部的顿巴斯牺牲。交战双方之间没有形成安全缓冲带,欧安组织代表很难进入冲突区履行监督职能。一般情况下,在战场上未决出胜负的情况下,对抗双方缺乏足够的政治意志做出实质性让步。两份明斯克协议本质上是相关各方达成的停火方案,而不是解决冲突的钥匙,更不是解决乌克兰危机的钥匙。

  乌克兰民众质疑政府签署两份明斯克协议,认为允许东部地区两个共和国代表参与谈判并签字相当于承认其合法性,关于乌克兰宪法改革的条款无异于政府自套枷锁。原因是,由于国内民粹主义上升,民意不允许政府妥协,加上政治力量内讧,各政治派别立场严重分歧,乌克兰议会二读至今也无法通过宪法修正案。一些人担心,纠缠于宪法改革问题将进一步撕裂乌克兰社会,给予东部地区特殊地位将有利于俄罗斯牵制乌克兰,而在交战区和东部民间武装控制区不可能举行正常的地方选举。对于乌克兰来说,“明斯克2号协议”如同“没有把手的行李箱”,拖行费力,扔掉又可惜。而且,在西方坚持“明斯克2号协议”的前提下,乌克兰扔掉这个“行李箱”不仅意味着失去已达成的停火方案,还会伤害到与西方建立起来的信任关系。实际上,即便波罗申科总统提出的宪法修正案获乌议会通过,由于修正案与乌克兰东部民间武装追求的独立目标相差甚远,也很难得到东部民间武装认可。此外,俄罗斯也不会轻易在乌俄边界控制权问题上做出让步。

  东部地区冲突:乌克兰政府停不了、打不赢的战争 

  理论上讲,乌克兰政府军不应该打不过东部民间武装。然而,影响东部地区冲突结果的主要力量和主要因素并非冲突双方,美国、欧洲国家、北约、俄罗斯以不同方式、不同程度参与了这场战争。更何况,乌克兰面对的不是一场传统战争,而是一场混合战争,它对此缺乏足够的心理准备和应对经验。这场乌克兰人针对乌克兰人的残酷热战的国际背景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与西方之间在全球范围内的角力。而西方是透过乌克兰看俄罗斯还是相反,对乌克兰来说意义截然不同。乍看上去,乌克兰在谈判中应该占有优势,因为欧盟也好、德法也好,基本上都站在乌克兰一边,乌克兰在谈判中可以对俄罗斯形成“多打一”的格局。然而,从两份协议的内容来看,乌克兰得分不多,失分却不少。乌克兰主要的得分之处在于,促使西方对俄罗斯扩大并延长制裁。除此之外,乌克兰从西方得到的支持很有限。欧盟只是在马来西亚航空公司一架客机从荷兰阿姆斯特丹飞往吉隆坡途中在乌克兰坠毁后才决定加大对俄罗斯的制裁力度,而且在制裁力度上欧盟主要成员国之间分歧很大,最终并未采取英国提出的最严厉方案。欧盟在官方文件中称乌克兰东部民间武装是“分裂分子”,认为他们“得到俄罗斯的支持”,与波罗申科总统提出的“恐怖组织”“反恐战争”“俄罗斯军队入侵乌克兰东部地区”等说法差异很大。作为俄罗斯与西方角力的对象,乌克兰有能力选择站队,却没有能力影响双方角力的过程和结果。乌克兰既无法参加北约,也无法使北约直接参战。它无力取得战争的胜利,也无力停止战争,它唯一有能力做到的,就是作为直接作战方适时影响战争的烈度。

  冲突升级对乌克兰政府意味着什么 

  独立广场革命后,乌克兰通过举行议会选举和总统选举形成了新的政治班底,但新政权并不稳固。2016年4月,波罗申科的政治盟友格罗伊斯曼取代亚采纽克成为新任总理,并组建了新政府。政府重组后,政治力量结构仍不稳固,党派斗争依然很激烈,政见分歧严重。组成新执政联盟的波罗申科联盟和人民阵线在新政府内各占8名和6名部长职位,在议会内各占150席和82席,两派之间长期争斗,支持率已下降到不足10%和2%。作为反对派的自助党、祖国党和激进党的支持率则大幅上升。它们坚决反对给予东部地区“特殊地位”的宪法修正案。因此,即便波罗申科联盟与人民阵线达成一致,也只能得到近半数选票,距离修宪所须的2/3多数还有距离。而且,乌克兰政治决策既受到寡头的操控,也被民粹主义裹挟。乌克兰约一半的民众要求政府在克里米亚、东部冲突问题上不能做出任何妥协和让步。面对民众的低支持率、其他政治力量的围攻和寡头的牵制,乌克兰当局首先需要维护政权的稳定性。东部地区冲突升级至少意味着乌克兰政府没有懈怠,更没有向东部民间武装投降,而是在积极谋求解放“被占领土”。这有利于推动国内不同政治势力暂时搁置分歧、团结一致。

  冲突升级也给乌克兰政府提供了改变外部处境在全世界寻求广泛支持的机会。独立广场革命后建立的乌克兰新政府在“西靠”的道路上屡受挫折。新政府向民众承诺加入欧盟和北约的前景,并通过出台相应的法律文件予以体现,但欧盟和北约都未给予乌满意的答复。随着叙利亚危机的展开,乌克兰问题逐渐被西方边缘化。2016年4月举行的荷兰咨询性公投结果表明,多数投票者反对批准欧盟与乌克兰签署的联系国协定。2016年12月,欧盟最终没有履行向乌克兰民众开放欧盟各国免签旅行的承诺。2016年,乌克兰与波兰关系因双方对“乌克兰起义军”截然不同的定性等历史问题而蒙上阴影。加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和法国总统选举中右翼候选人勒庞都倾向于与俄罗斯开展对话,导致乌克兰国内精英和民众对西方产生失望和焦虑的情绪。乌克兰非常担心美国取消对俄制裁,在对俄交易中损害乌利益。2016年12月31日,波罗申科总统邀请美国议员约翰·麦凯恩访问乌东部冲突区。麦凯恩表示,“基辅的斗争就是美国的斗争”,“2017年美国将与乌克兰一起击败侵略者,把他们赶回自己的地方”。乌克兰东部地区冲突升级有可能迫使美国和欧盟重新重视乌克兰问题,给予乌克兰政府更大力度的支持,继续维持对俄罗斯的制裁。不过,也不排除起到相反的效果。在特朗普有意与俄罗斯改善关系的背景下,冲突升级或许让他对乌克兰问题感到厌烦,从而决心彻底卸掉“包袱”,利用乌克兰问题从俄罗斯获得相应的利益。

  在寻求广泛支持方面,乌政府也在做着各种努力。2016年3月14日生效的《乌克兰安全与国防发展构想》指出,乌克兰中期内最迫切的威胁将是来自俄罗斯的侵略行为。2016年9月21日,波罗申科总统在联合国大会发言,呼吁国际社会保卫乌克兰的安全,以免受俄罗斯的侵略。此次乌克兰东部冲突升级能够提升国际社会和国际组织对乌克兰危机的关注度,有利于乌克兰政府争取更大范围的国际支持。

  乌克兰危机之后的欧亚地区国家:选择将更加艰难 

  无论是乌克兰东部地区冲突,还是克里米亚问题,都是乌克兰危机的组成部分,二者都面临着被搁置和被各方“工具化”的风险。俄罗斯从不会轻易吐出嘴里的肉,西方国家也不会为他国火中取栗。乌克兰很难恢复独立之初的领土状况。俄罗斯很难实现乌克兰“联邦化”的目标。西方在如何对待俄罗斯的问题上没有做好准备,也无法达成一致,在乌克兰危机中“和稀泥”。美国怂恿乌克兰政府与俄罗斯对抗,怂恿欧盟冲在前面,自身却不愿意与俄罗斯发生正面冲突。欧盟自身陷入一体化危机,在乌克兰问题上立场分化、心力不足。美国得益于利用乌克兰问题在欧盟与俄罗斯之间打入楔子,利用乌克兰问题消耗俄罗斯。俄罗斯满足于“得到”克里米亚和国内再次出现的高度团结局面,通过反复强调乌克兰是“失败国家”警告那些试图与俄罗斯拉开距离的“兄弟国家”。当俄罗斯与西方在乌克兰问题上形成胶着局面后,它们开始到叙利亚等地另辟战场。对于俄罗斯与西方来说,乌克兰是重要的棋子,轻易不会放弃,但如果有更多的回报,放弃也不是不可能。

  乌克兰危机的爆发是俄罗斯与西方在欧亚地区为争夺控制权的又一次交手。在欧亚地区的地缘政治版图尘埃落定以前,双方的交手不会停止。这是苏联解体后新独立的欧亚地区国家面对的残酷现实。在欧亚地区国家看来,俄罗斯在心理上无法接受它们的独立,很难与其建立真正的平等关系。俄罗斯希望它们怀感恩之心、施回报之行,给予它们的选项只有两个——或者选择作“小弟”、跟从“大哥”,否则就是与“大哥”对抗。这种选择在经济一体化方向上体现为加入欧亚经济联盟还是欧盟,在安全保障机制上体现为加入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还是北约。而西方为它们描绘的一体化愿景非常遥远,同时充满诱惑和风险。随着“颜色革命”、俄格冲突、乌克兰危机等事件陆续在欧亚地区发生,这些新独立国家感到俄罗斯与西方之间的缓冲区越来越小、平衡越来越难以把握。为了避免成为俄罗斯与西方之间较量的牺牲品,它们在做出地缘政治选择时将慎之又慎。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乌克兰室主任、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