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 >> 首页 >> 苏联史
苏芬战争前夕苏联对芬情报工作及其战争准备
王静雯 来源:中国俄欧亚研究网 2017年06月20日

  苏芬战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前的一场局部战争,同时也是苏联构建东方战线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苏芬战争的研究,基本上是从二战结束后开始的。此前,史学界关注的焦点多是苏联的卫国战争和东方战线,并且在这方面也有较多的研究成果,而对于苏芬战争的研究不够细致透彻。随着有关档案文献的公开,我们可以更深入地分析和研究这场战争,并从中总结出具有借鉴意义的历史认识。 

    

  战争前夕芬兰国内的备战氛围 

    

  由于芬兰历史上多次遭到苏联的侵略,因此芬兰人在思想上始终对苏联保持警惕性。芬兰自独立以来,其军事领导人就普遍认为,苏联是最有可能侵略芬兰的国家。因此芬兰很早就在精神和物质两个方面做准备,抵御来自东方的威胁。 

  芬兰国境线的一半与苏联接壤,因此维护边界安全尤为重要。芬兰总司令部关于苏芬两国战争爆发时芬兰军事行动战区资源和俄国武器装备的报告中指出,“一旦和苏联开战,我国所有的边界几乎都面临着被侵犯的危险。和瑞典、挪威接壤的除外,具体是从托尔尼奥(芬兰城市)到北冰洋。列宁格勒一直以来就是俄罗斯军事中心之一,它距离我国边界大约30公里。从方向上来看,陆路边界西面结束于芬兰湾,东面是拉多加湖,拉多加湖与芬兰湾之间有一狭地是卡累利阿地峡。在卡累利阿地峡区域,我国与俄罗斯交界地区道路网比较发达,从俄罗斯到达我国境内的道路畅通无阻。因此,这一地区有着重要的经济及军事战略意义。另一条陆地上的国界线是从拉多加湖延伸到北冰洋,这一国界线对比卡累利阿地区,相对来说距离俄罗斯的军事中心比较远,道路网也不是很发达,因此对于俄罗斯来说,它的军事战略意义不大,因而,这一地区不能与卡累利阿地区相提并论。然而,我们不得不注意到俄罗斯有可能通过对南部地区深入作战来直接地影响卡累利阿地区的军事行动。除此之外,通过这一地区他们可以直接进入芬兰中部,因此这一地区的防护也不能忽略。除了陆上边界,俄罗斯人的进攻可能会被我们漫长的海岸线所牵制。南部海岸线可能不仅仅是舰队轰炸的目标,而且也有小规模战斗或者大规模战略意义空降的可能。因此除了主要的军事力量,组建突击部队也将要成为防范俄罗斯的日常掩护工事。”[1] 

  芬兰备战方面最大的成就是修建了曼纳海姆防线。为了应对来自苏联的威胁,二十世纪二十至三十年代,在德国纵深防御军事理论指导和英国、法国、德国的军事专家的帮助下,芬兰在卡累利阿地峡上修建了针对苏联的防御工事。芬兰政府组织10万人力建造混凝土机枪掩体、战壕,以及用石头、水泥建造反坦克障碍。1932年夏秋之交,由学生和其它热心市民组成的志愿劳动者参加了防御工事的修建工作。它东起拉多加湖,西至芬兰湾,长135千米,纵深95千米。曼纳海姆防线由保障地带、主防御地带和后备防御地带三部分组成。保障地带是向纵深延伸20-60千米的野战型防御工事,这一地带内有800多个土木质火力点,遍布地雷和机枪掩体,主要用来滞阻苏军的前进和在地峡上的展开。主防御地带在障碍地带的后边,主要由一系列不连续的防御工事组成,如火力点、机关枪掩体、反坦克障碍,延伸70千米。后防御工事的地域纵深有80-90千米后,后防御地带由40个碉堡组成。在这些工事中,有350个为钢筋混凝土结构,2400个为土木结构,它们都经过周密地伪装。平均每道防线的铁丝网障碍都有30道。每一个居民点都是一个工事枢纽部,设有无线电和电话通讯,还有医院、厨房、弹药库和燃料库。抵抗枢纽大都有5个支撑点,每个支撑点通常有4个机枪和火炮火力点。1938年—1939年修筑的具有1-2个火炮射击孔的火力点更加完善。这些火力点的地下设有作战室、库房、厨房、厕所、走廊、公用房间、军官宿舍、机器房、炮塔入口和备用出入口。这种火力点的覆盖层用钢筋混凝土制成,厚度达2米,可以承受203毫米炮弹的轰击。[2] 

  由于芬兰认识到卡累利阿地峡在国防安全上的重要性,因此建好之后也在不断加强和完善卡累利阿地峡上的防御工事。1939年夏,芬兰政府组织志愿者加固了曼纳海姆防线。后来的战争实践证明,曼纳海姆防线在抵抗苏联进攻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芬兰政府认识到战争的紧迫性,加大了对国防资金的投入。30年代初期的金融危机使芬兰国内财政紧张,政府没有能力对国防建设投入过多的资金,时任芬兰防务委员会主席的曼纳海姆要求加强防御的建议遭到反对。资金短缺是加强国防建设的最大障碍。国防预算在1932年减少10%1933年又减少10%[3]。因此,强化装备、训练武装部队等,都是在巧妙运用资金的情况下进行着,用更换军事物资的款项来整编部队。 

  同时,芬兰政府加大了对武器装备的订货。30年代末,随着国际紧张形势的加剧,政府开始重视军方的要求,国会通过了增加国防拨款的议案。通过利用这些资金从国外购买急需的武器装备,在国内发展军事工业。芬兰政府派遣有潜力的年轻人去德国、法国学习军事技术。苏联内务部人民委员贝利亚于19396月给斯大林的报告中指出,“芬兰政府给在捷克斯洛伐克的工厂分配战争订货,生产四门装甲炮塔和八门254毫米口径的大炮(每两门炮对应一个装甲炮塔),这是为奥兰群岛专门生产的武器装备。德国政府代表转达给该工厂这一订货,告之要在芬兰人规定时间内完成订货。”[4] 

  19398月,芬兰进行军事演习,芬兰和平时期的2万军队全部参加。芬兰军队为防御战进行了武装和训练,特别是进行滑雪训练和柴垛战术的训练,这些战术训练在后来的战斗中发挥重要作用。 

    

  苏联情报人员对芬兰国内备战情况了解与报告 

    

  在芬兰进行备战的同时,苏联也一直在关注芬兰国内的状况,并对芬兰国内社会动态、征兵和动员、物资管制、占领战略要地以及国内外团体的帮助等做了具体的分析。总体来说,芬兰国内人民希望政府能够争取和平,避免战争。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国家安全机构于19391030日关于芬兰形势的报告中写道:在过去的两天里,芬兰国内的社会情绪逐渐趋于平静。民众对外交部长艾尔科(Эркко)在国家剧院轻松的发言感到满意。人们对于世界局势的信任在增强,等待政府竭尽全力争取世界的裁决。所有人都在等待收到有关谈判进程的相关消息,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政府没有陷入被批判或否定的状况。人们请求保卫国家的愿望在增长。[5] 

  芬兰国内加强了征兵和动员。在库奥皮奥地区,家庭适龄入伍者强烈要求参加预备役兵来贡献力量。与此同时,政府也接受无财产者以及曾经被认为是狂热共产党员的人加入。在库卢,预备役兵的亲属们非常愿意给社会提供帮助。举个例子,有四五个孩子的家庭获得的津贴是可观的,超出了预备役兵的日常工资。在库奥皮奥,共产党员积极参加构建公民防线。除了某些反军国主义者外,周围工人遵循一种见解,那就是无论如何也不同意割让领土。如果同意领土交换,苏联可能在不久之后对之前转让的领土继续提出要求。由于各地踊跃地互相帮助和支持,库奥皮奥地区秋季工程即将接近尾声。许多团体因此迅速壮大。 

  同时,芬兰政府为了筹备战争,对各种物资进行了一定程度的管制。例如,实施限制咖啡消费的命令。这项命令被认为比类似的限糖令更加严格。虽然清楚地认识到失业和贫困期越来越近,但民众仍寄希望于政府采取未雨绸缪的举措。此外,政府还指望增加税收,同时允诺并支付民众满意的报酬,只要能成功地维护和平。 

  芬兰政府加紧了占领战略要地及要地的相关工程建设。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国家安全局在193973日的报告中指出,芬兰政府计划加固奥兰群岛,苏联报纸开始了反对加固奥兰群岛的运动,芬兰政府通过虚张声势来试图恐吓苏联政府。[6]与此同时,芬兰的报纸上再次出现了这样的报道:一旦开战,芬兰将完全被苏联控制:通过涅瓦河进入拉多加湖。芬兰有自己的路通到拉多加湖,出于此目的将修建跨越卡累利阿地峡的运河联通芬兰湾和拉多加湖,这是必不可少的。但是运河的深度和宽度应该保证最大的军用船只能够通过。 

  根据预算,修建这样的运河大概需要8.5亿芬兰马克。芬兰没有钱,因此这项工程将由德国、瑞典和波罗的海国家共同修建。这项计划不是新的,芬兰政府大概计划了10-15年,但仅有计划没有钱,后来也不被知晓。当然,这也与德国和苏联的相互关系有关。尽管从表面上来看他们是有敌意的,但是实际上并不是这样,根据德国同意给苏联7亿德国马克的贷款可以得出结论。基于上述,芬兰政府决定改变对苏联关系的对外政策,尤其是奥兰群岛问题。“芬兰商务参赞维勒斯特里(Бергстрь)说,我们打算加固群岛,允许苏联政府对该岛有长期的监督权,允许向我们派遣炮兵进行监督。”[7]根据维勒斯特里所说,芬兰政府这样说明显是外交辞令,想要两全其美。  

  芬兰政府加强了对边境的守卫和物资的运输。国家内务部代理委员马斯连尼科夫于1939926日给斯大林、莫洛托夫、伏罗希洛夫关于加强驻守芬兰边界警卫队,加大边界武器装备的供给以及备战设施建设的报告。根据卡累利阿边界的情况,从今年919日开始,芬兰增强了对本国卡累利阿地区边界的保卫以及边界武器弹药的供给。关闭车灯的大车夜里来回运送物资;芬兰边界的看守加强了对我国领域内的政治监视;紧邻国界线的道路,步行和车辆巡逻队连续不停地来回巡逻。在皮特兰塔(俄罗斯城市)和萨尔米地区,在东北部的拉多加湖沿岸,(对抗拉多加湖东北部区域的彼得罗扎沃茨克第三边防支队)彼得罗扎沃茨克,在塞尔米战线接连不断的有蒙上防水布的载货汽车驶过。[8] 

  芬兰政府加强了对国内政治文化的控制与管理。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国家安全机构于19391030日关于在库奥皮奥地区进行宣传鼓动以及传播违禁文学作品的报告指出,调查显示,从当地不可靠居民那里散播消息的,基于上述行为将被判最高6年的有期徒刑。[9]整顿修茨科尔(芬兰国内资产阶级和富农的军事化组织团体)。在维堡同样出现过类似的言论,其中包括职业的团体为了保持完整性而脱离社会民主党派。 

  尽管奥兰群岛的爱国主义情绪逐渐高涨,但仍有部分分离主义情绪的存在,可能,因为对苏联存在这样的认知:除了禁止在奥兰群岛进行防御活动,还提出了其他的要求。一些奥兰人从瑞典得到了小册子,从表面看,这些册子是来自于奥兰委员会,内容是进行分离主义情绪的宣传。调查仍在进行当中。 

  两名摄影师在叶浦(Йепуа)被当地修茨科尔部门拘留,原因是拍摄了和战争有关的东西。      

  同时,国内外某些团体也参与了对芬兰的帮助。赫尔辛基的德国团体“德国殖民者”向芬兰红十字会捐助了1万马克。起初是预计转交5-6万马克给赫尔辛基附近地区的4-5个修茨科尔青年团体,但是由于某些方面的压力,上述捐款给了红十字会。不能自由地处理这些钱使某些德国人感到很失望。可能,问题在于日耳曼大使馆出于对苏联的友谊这方面原因考虑,禁止表现出对修茨科尔团体的支持。 

  除此之外,苏联的这些报告中还指出,芬兰政府还关注了苏联国内的一些情况:一个从莫斯科和列宁格勒回来的人说,那里正出现粮食危机。商店门口聚集了很多人,排队买面包的队伍尤其长。举个例子,距阿斯托里亚饭店不远排起了180步的长队。1025日,一个男人在大街上售卖2筐鲱鱼,每个顾客大概买了2-3条,甚至为了买这个,都排起了长队。第二天,在列宁格勒,警察戴着防毒面具出现在大街上。1028日,在涅瓦河畔聚集着训练的预备役兵,而这天这里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活动。他们大部分身着便衣,但也有人穿着作战服。叙述者对可能疏散的原因比较感兴趣,因为那里的好多地方都粮食短缺。他解释道这是临时现象,疏散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叙述者坚持一种观点,那就是苏联不会出于摆脱所有范围内的混乱而主动侵犯。[10] 苏联驻斯德哥尔摩大使馆从瑞典发回了关于芬兰对外政策的定位,报告中提到了关于芬兰报纸上所说的相比国内形势以及四十年前的1899年事件,在文明世界中更能得到帮助和支援。 

    

  战前苏联国内的战争准备 

    

  在苏芬战争爆发前,客观地讲,苏联是既有准备,又无准备。之所以说是有准备是指工业物质上的准备。从三十年代起,苏联就加大发展工业,尤其是重工业。没有准备是指思想上的准备。在战争爆发前夕没有做战争的动员工作。因为上至苏联的最高领导层斯大林同志,下至军队的基层指挥官,都未曾把芬兰这个邻边小国放在心上。这也最终导致在苏芬战争初期,苏军在战场上连连失利。但由于长期以来的准备,因此,在国防以及工业方面还是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苏联红军长期以来都是实行正规军和民警部队混编体制,除了一部分训练有素,各方面较好的主力部队之外,其余都是短期服役的地方部队,并由他们担任各地区的保卫工作。19371月之前,步兵中共有58个正规师,4个混编师和35个地方师。两年之后,所有部队都整装成了正规军。可以说,苏联红军在数量、结构和编制上都做了重大调整,以适应整个作战的需要。19399月开始实行普遍义务兵役制,规定应征者年龄为1821岁的青年,服役期延长至35年。因此兵源得到了保证,数量大大增加。[11]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苏联红军的文化素质可以说是相当高的。直到1937年初,陆军军官总计20.6万人,约有90%以上的指挥人员、技术人员均已接受过正规的高等教育。43%~50%的政治工作者和后勤干部接受过军事及相关专业教育。但是随着1934年开始的大清洗运动愈演愈烈,军中也受到了严重的波及。19373月至19389月,陆军解职36761名军官,海军解职3000名军官。[12]大批量素质高的军官被解职再加上军队总数量的增多,导致军队的整体文化素质大大降低,严重影响了军队的作战力。                                                                                                                                                                                                                                                                                                                                                                                                                                                                                                                                                                                                                                                                                                                                                                                                                                                                                                                                                                                                                                                                                                                             

  针对芬兰的这种情况,苏联各部门、各地区加紧了部署。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国家安全总局特别部门关于白俄特别军区、列宁格勒和加里宁军区的备战情况。截止到914日白俄特别作战区登记在册的秘密配属组成,马车供应以及汽车运输组成如下:[13] 

    

  

登记在册的秘密配属构成(Явка приписного состава 

马车类构成(Консного состава 

汽车运输 

1.4步兵军团(4-й стр.корпус 

99 

89 

76 

2.5步兵军团 

95 

数据还未统计 

52 

3.11步兵军团 

95 

  

53 

4.24步兵军团 

90 

  

32 

5.16步兵军团 

95 

  

49 

6.23步兵军团 

95 

85 

72 

7.波洛茨克设防区域 

96 

  

  

8.明斯克设防区域 

93 

90 

47 

9.莫吉里设防区域 

92 

  

  

10.3骑兵团 

96 

90 

70 

11.6骑兵团 

96 

89 

48 

12.2坦克旅 

90 

  

  

13.27坦克旅 

92 

  

  

14.6坦克旅 

94 

  

  

15.25坦克旅 

82 

  

55 

16.29坦克旅 

95 

  

  

17.22坦克旅 

98 

  

55 

18.对空防御部队(Части ПВО 

91 

  

62 

19.航空兵部队 

89 

  

56 

      

  40航空兵旅扩充的补充兵源编码50275012飞机没有归入其中,直到现在还没有指定他们要归入哪里。 

  5012飞行旅的组成没有完成登记。 

  列宁格勒战区登记在册的秘密配属组成(явка приписного состава),马车供应以及汽车运输组成如下: 

  

登记在册的配属构成 

马车类构成 

汽车运输 

在建的一团的指挥人员 

71% 

  

  

高级指挥员和基层普通人员 

67% 

45% 

35% 

在建的56师的指挥员 

72% 

  

  

高级指挥员和基层普通人员 

87% 

73% 

28% 

在建的75师的指挥员 

82% 

  

  

高级指挥员和基层普通人员 

90% 

70% 

39% 

在建的70师的指挥员 

70% 

  

  

高级指挥员和基层普通人员 

78% 

84% 

45% 

在建的90师的指挥员 

69% 

  

  

高级指挥员和基层普通人员 

89% 

76% 

55% 

在建的33师的指挥员 

78% 

  

  

高级指挥员和基层普通人员 

82% 

47% 

30% 

在建的43师的指挥员 

61% 

  

  

高级指挥员和基层普通人员 

65% 

59% 

32% 

在建的14师的指挥员 

76% 

  

  

高级指挥员和基层普通人员 

74% 

37% 

25% 

    

  加里宁战区:截止到91423时加里宁战区登记在册的配属组成达到87.2%,马匹占87.4%,汽车运输59.2%,畜力运输占89.3% 

  从以上的这些列表中,可以看出,苏联主要战区步兵团、坦克旅以及航空兵的备战和准备工作已经开始,部队加紧了前期动员并增加了新兵团的建设。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注意到苏军的备战尚不充分,部分地区或兵团的运输和人员还没有到位;运输部队的工具比较落后,绝大部分的部队和装备靠畜力运输,这不能不影响到部队集结的进度和效果。 

  【作者单位】  首都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1] В. С. Христофоров и др., Зимняя война 1939-1940 гг. в рассекреченных документах Центрального архива ФСБ России и архивов Финляндии :исследования, документы, комментарии,Москва,2009.с.136. 

  [2] [] K.A.梅列茨科夫:《梅列茨科夫元帅战争回忆录》,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出版社,1995年,第173页。 

  [3] 陈军平:《苏芬战争研究》,硕士学位论文,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2008年,第23页。 

  [4] В. С. Христофоров и др., Зимняя война 1939-1940 гг. в рассекреченных документах Центрального архива ФСБ России и архивов Финляндии :исследования, документы, комментарии,Москва,2009.с.147. 

  [5] В. С. Христофоров и др., Зимняя война 1939-1940 гг. в рассекреченных документах Центрального архива ФСБ России и архивов Финляндии :исследования, документы, комментарии,Москва,2009.с.174. 

  [6] В. С. Христофоров и др., Зимняя война 1939-1940 гг. в рассекреченных документах Центрального архива ФСБ России и архивов Финляндии :исследования, документы, комментарии,Москва,2009.с.148. 

  [7] В. С. Христофоров и др., Зимняя война 1939-1940 гг. в рассекреченных документах Центрального архива ФСБ России и архивов Финляндии :исследования, документы, комментарии,Москва,2009.с.149. 

  [8] В. С. Христофоров и др., Зимняя война 1939-1940 гг. в рассекреченных документах Центрального архива ФСБ России и архивов Финляндии :исследования, документы, комментарии,Москва,2009.с.159. 

  [9] Зимняя война: работа над ошибками (апрель - май 1940 г.) :  комиссий Главного военного совета Красной Армии по обобщению опыта финской кампании /К. М. Андерсон и др.;СПб. :Летний сад, 2004,с175. 

  [10] Зимняя война: работа над ошибками (апрель - май 1940 г.) : комиссий Главного военного совета Красной Армии по обобщению опыта финской кампании /К. М. Андерсон и др. ;СПб. :Летний сад, 2004,с176. 

  [11] 陈之骅等:《苏联兴亡史纲》,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年,第268-269页。 

  [12] 陈之骅等:《苏联兴亡史纲》,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年,第269-270页。 

  [13] Зимняя война"глазами НКВД, 1939-1940 годы : сборник документов"Москва,2008,с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