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 >> 首页 >> 相关知识
第一次车臣战争
来源:百度百科 2010年06月02日

来源:百度百科

  第一次车臣战争(1994年——1996年)
  车臣共和国是俄罗斯89个联邦主体之一,位于北高加索地区,面积约2万平方公里,车臣富产石油,又是通往中亚各地油气管道和铁路运输的枢纽,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人口120多万,居民多信奉伊斯兰教,与信奉东正教的俄罗斯不论在种族及文化都大有不同,也正因此,此后车臣闹独立的人士层出不穷。1991年10月杜达耶夫当选车臣总统,并于11月宣布车臣脱离俄罗斯联邦,成立独立的车臣共和国,由此引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车臣危机。由于杜达耶夫在车臣奉行与俄联邦中央相对抗的政策,并招兵买马,成立自己的武装。
  1994年12月,俄罗斯政府为了阻止车臣匪帮的分裂活动出兵车臣,第一次车臣战争爆发。自1994年12月战争爆发到1996年12月俄军撤出车臣,俄军阵亡2837人、伤13270人、失踪337人、被俘432人;损失飞机5架,作战直升机8架,坦克、装甲输送车、步兵战斗车和装甲侦察车500余辆;车臣武装分子死亡15000人,受伤、被俘40000人。而西方估计俄军的死亡人数超过万人。而对于俄罗斯最惨痛的失败是大规模军事行动未能达到目的,为以后连年的恐怖活动埋下祸根。
  攻打格罗兹尼时,俄军与杜达耶夫分子展开巷战,战线拉得过长,有时俄军和车臣武装之间的距离仅有几十米,此时俄军航空兵提供火力支援时,对飞行员和航行引导员的瞄准轰炸精度要求特别高。实战结果令人遗憾,据参加过格罗兹尼攻夺战的俄军空降兵和步兵讲,由于瞄准误差较大,引导不准,多次发生误炸事件,已被俄军完全攻占的楼房经常遭到已方航空兵航弹和无控火箭弹的袭击,损失较大。尽管如此,俄军航空兵还是在攻占格罗兹尼的战役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1995年1月初,苏-24轰炸机发射KAB-1500L激光制导航弹,一举摧毁了阿尔贡河上通往格罗兹尼东郊的两座公路大桥,车匪一直通过这些桥梁向战事地区运送预备队。摄像控制数据表明这种激光制导航弹精确度较高,轰炸效果非常好。高精武器的使用保障俄军航空兵在较差气象条件下,对车匪火力点、装甲设备等小型目标乃至格罗兹尼市内设施不断实施精确打击。为保障战区夜间侦察,图-22M3还向格罗兹尼上空定时投掷照明弹,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压制了杜达耶夫匪帮小股颠覆队夜间在俄军后方的破坏活动。
  此间,俄空军航空兵最成功的精确打击战例是对格罗兹尼市防御中心、杜达耶夫总统府的轰炸。在格罗兹尼攻夺战打响之初,俄军本想保持城内基础设施的完整,特别是总统府,但在付出血的代价后终于明白,要想不费吹灰之力攻占车臣首府是绝对不可能的,俄军被迫与车匪展开残酷的巷战,攻占每一幢楼房,每一个街区,逐步推进,此时,摧毁非法武装总指挥部的必要性不言而喻。因此,在俄联邦部队攻入格罗兹尼市中心之前,航空兵开始对车臣总统府实施毁灭性的精确打击。
  总统府是原苏共格罗兹尼州委办公大楼,由于地处高加索地震多发带,楼房建造得非常坚固,抗震性能较强,里面潜藏了500名武装分子。俄军炮兵对其实施的火力轰炸未能取得预期效果,决定动用空军战机,使用能摧毁钢筋水泥掩体的BETAB-500航弹和S-24重型无控火箭弹。1月17-18日,只要天气状况有所好转,适宜战斗飞行,俄军强击机就开始对总统府实施轰炸,结果准确命中了楼房下面杜达耶夫的地下指挥掩体,杜达耶夫本人当时在市外,逃过一劫,后来在山区使用卫星电话通信时,信号被俄军截获,等候在空中的1架苏-25强击机发射1枚精确制导炸弹,杜达耶夫被当场炸死。
  俄军没有公布轰炸车臣总统府时的车匪具体伤亡数字,不过,伤亡不会太小,仅地下掩体内就至少有130名车匪被炸死。更重要的是,空袭总统府对车匪负隅顽抗的心理造成了沉重打击,俄军截获的无线电通信内容表明,在总统府内据守顽抗的武装分子开始慌乱,很快不战而退,仅留几个狙击手把守,企图施放冷枪,与俄军同归于尽。
  1月19日,格罗兹尼攻夺战迎来了重大转折点,俄军第20伏尔加格勒近卫师侦察营攻占了总统府,消灭了潜伏的狙击手。杜达耶夫分子撤离市中心,在所谓的“防御后方”,即格罗兹尼南部和东南部、卡塔亚马和黑河巩固防御地区,继续顽抗,但士气已明显低落。在格罗兹尼米努特卡广场地区集结的车臣非法武遭到俄军一系列火炮和空袭,杜达耶夫分子主力开始撤离车臣首府,逃往南部山区。为充分利用这一有利战机,俄空军前线航空兵和陆军航空兵控制了车匪企图从格罗兹尼突围、逃离的公路,共摧毁车匪2辆装甲运输车、50多辆运送武装分子的卡车和汽车。
  在地面部队攻占北格罗兹尼机场之后,俄陆军直升机部队立即开始在此机场部署。1月18日,俄军第一军事运输飞机在此机场着陆,从2月初开始,机场进入完全工作状态。
  当然,俄军航空兵的战斗行动并不局限于格罗兹尼。1月25日,18架苏-25强击机摧毁了杜达耶夫分子在巴穆特西北俄战略火箭军原洲际弹道导弹阵地4个发射井内的地下弹药和军事物资仓库。阿尔什德村北另外一个大型弹药库也被俄军苏-25战机摧毁,车臣武装分子有生力量和装甲设备在沙利镇的集结地也遭到空袭。
  不过,对陆航兵直升机飞行员来说,1月25日也是最为黑暗的一天,当天2架米-24直升机在战斗中被击落,2名飞行员遇难。
  俄空军战机成功地在最大程度上降低了损失,12架强击机被地面防空火力击中,都只是受到不同程度的战斗损伤,最后全部安全返回机场,其中1架飞机稳定仪被击中,另外1架战机的一台发动机被击中,其余飞机都是被子弹或炮弹击中。2月3日,首次遭受人员伤亡,1架苏-24轰炸机在浓雾中低空飞行,不慎撞在切尔夫列纳亚车站东南的山上,机毁人亡,事故原因可能是机载导航系统故障。2月4日,在对车臣-阿乌拉居民点以南2公里处的车匪支撑点进行打击时,1架苏-25强击机被车匪“石勒喀”防空系统火力击落,飞行员巴伊罗夫少校成功弹射,其后命运不详,极有可能在着陆后就被武装分子当场打死。
  2月6日,俄联邦部队强渡孙扎河,几乎没遇到抵抗,很快肃清了“防御后方”的武装分子。在攻打车匪在格罗兹尼市最后抵抗中心的战斗中,俄军积极使用航空兵部队,对黑河和卡塔亚马巩固防御地区实施猛烈的轰炸,特别是在黑河地区,车匪有较强的防空掩护。为避免损失,陆航兵直升机首次使用此前作战条令中未曾规定的战术:在飞机处于上仰状态时发射S-24型无控火箭弹,导弹射程增加到6-7公里,在杜达耶夫分子防空兵器杀伤区域外实施攻击。当然,使用这种战术会降低命中精度,但在对地面目标实施打击时,弹药命中精度还是非常令人满意。之后,陆航兵开始广泛使用这种战术。
  空军前线航空兵和陆军航空兵通常联合行动,执行战斗任务。2月10日,11架米-24直升机和6架苏-25强击机对车匪在黑河巩固防御地区的工事实施系列打击,陆军直升机不仅攻击事先选定的目标,应地面部队呼叫轰炸临时目标,还自由猎杀敌方各种目标。类似突袭风险较大,因为猎杀行动通常要在敌占领土上空进行,如在古杰尔梅斯地区的行动中,米-24中队3次单独搜索和消灭目标,前两次非常成功,摧毁了1辆装甲运输车、1套自行防空火炮系统、1个弹药库,但在第三次行动时,已有防备的武装分子进行反击,3架直升机被车匪ZU-23高炮和轻武器密集火力击中,严重受损,其中1架在俄军阵地上紧急迫降,后因损伤过大无法维修而提前退役,幸运的是,没有遭受人员伤亡。
  3月初,俄军完全解放了格罗兹尼市及其郊区,把武装分子赶到了南部山区,迎来了暂时的平静局势,可以对前期战斗情况进行简单的总结。从1994年12月1日到1995年3月17日,俄空军航空兵在车臣共摧毁敌方265架教练战斗机、3架直升机、20辆坦克、25辆装甲运输车、6套自行防空系统、10门火炮、130多辆军用汽车,炸毁7座桥梁、数个弹药库、几个燃滑油料和弹药库以及其他军事目标。此间,俄空军共有2架战机坠毁,14架战机被地面防空火力击中受到战斗损伤,所有受损战机经过维修后全部重返战斗行列。俄陆军航空兵在1995年6月中旬前的主动战事阶段内,也消灭了敌方大量目标,同时也遭受了较大损失,仅在前3个月内就彻底损失了5架直升机(2架米-8、3架米-24),9名飞行员牺牲。
  1995年3月6日至3月20日期间,车臣局势相对平静。已攻占格罗兹尼的俄军部队推进到阿尔贡市附近要冲,但是,俄军没有乘胜追击,及时攻下阿尔贡,反而试图与杜达耶夫分子进行谈判。俄当局很快明白过来,武装分子根本没有和谈诚意,只是利用谈判时间获得宝贵的喘息之机,重新部署,巩固防御阵地。俄联邦部队北高加索集群司令部预见到双方随时可能重新开战,随即加强了车臣及其附近边界地区的力量,部署在莫兹多克、别斯兰、北格罗兹尼机场的陆航兵直升机数量从55架增加到了105架,其中米-24武装直升机占了52架。
  为阻止车匪补充预备队人员,增强实力,俄空军前线航空兵和陆军航空兵对杜达耶夫分子在沙利、阿塔吉、梅斯克尔-尤尔特、沙阿米-尤尔特地区的集结地多次实施导弹和炸弹袭击。3月21日夜,俄军发动攻势,当晚,北方集群摩步兵和海军陆战队团团包围了阿尔贡市。3月22日,车臣武装分子在坦克掩护下企图从沙利和古杰尔梅斯方向解除俄军对阿尔贡市的包围,俄空军强击机和陆航兵武装直升机随即起飞参战,发射“强击”制导导弹摧毁车匪9辆坦克和装甲车,发射S-8无控火箭弹大量杀伤车匪步兵。杜达耶夫分子遭受较大伤亡,无力与俄军正面对抗,纷纷逃离。3月23日,俄军解放阿尔贡市。3月30日,俄军解放车臣第二大城市古杰尔梅斯。
  与攻打格罗兹尼不同,在解放阿尔贡和古杰尔梅斯时,俄军航空兵的行动没有对城市造成较大破坏,仅对市郊车匪火力支撑点和装甲设备阵地实施精确打击,杜达耶夫分子也很明智地放弃顽抗,放弃可能会造成较大伤亡的巷战战术,几乎没有抵抗就撤到山区,化整为零,从事偷袭活动。
  3月31日,俄联邦部队经过激烈战斗,攻占沙利市,车匪在此部署的1个坦克团主力被基本消灭,为避免平民伤亡,俄军攻城时未使用航空兵。
  进入4月,车臣上空的气象状况改善了许多,冬天的浓雾开始散去,大部分时间都是明天,太阳高照,俄军强击机和武装直升机可以大显身手了。4月8-9日,陆航兵武装直升机对杜达耶夫匪帮阿布哈兹营在萨马什基村东南森林地带的巩固防御阵地实施密集打击。4月中旬,俄军对750-1000名武装分子据守的巴穆特村发动猛烈攻势,车匪装备精良,有装甲运输车、野炮、迫击炮,战斗比较残酷。4月15日,俄军对该村的第一次冲锋未能成功,参与强攻的部队遭到占据制高点的武装分子疯狂反击,被迫撤退。4月17日,陆航兵和前线航空兵开始对车匪在巴穆特村内及其附近的火力点和支撑点实施轰炸,车匪遭到较大损失,放弃顽抗,逃往山中。18日,俄联邦部队占领巴穆特村,当地长老与俄军指挥官进行谈判,保障再不允许非法武装分子进入山村,俄军随即撤离该村。
  从沙利和巴穆特战役中,可以发现俄军航空兵新的战斗使用特点:尽量减少航空兵的战斗参与,力图避免无辜平民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地面部队通常在航空兵未对攻击目标实施预先打击的情况下发动进攻,仅在遭到顽抗后才会呼叫强击机和武装直升机提供火力支援。不过,这种新的作战实践虽然明显减少了平民的伤亡,却增加了俄军损失,是以俄军士兵鲜血为代价的。1995年5月底,当主要战事转移到人烟相对稀少的山区后,俄军才放弃这种战术,重新加大航空兵的战斗使用力度。
  经过4月份的战斗,俄军确立了对大高加索山脉下车臣所有平原地区的控制。4月26日,叶利钦总统签署命令,宣布为庆祝卫国战争胜利50周年,暂停在车臣境内使用武力,停火期限为4月28日至5月12日。
  与此前谈判停火时一样,杜达耶夫分子充分利用这一难得的喘息之机补充力量,巩固阵地,同时绝不放弃袭击俄军检察站和车队的机会。俄军也没有放松警惕,航空兵继续在车臣上空巡逻和侦察飞行。4月30日,俄军航空兵在车臣东南吉利亚内村上空巡逻飞行时,遭到武装分子袭击,1架米-24直升机被高射机枪火力击中,飞行员使出浑身解数驾驶严重受损的直升机飞离车匪控制的地区,在达吉斯坦境内迫降,飞行员没有受伤,直升机彻底报废。此间第二起类似事件就没这么幸运了,5月5日,2架苏-25强击机在别诺伊村上空巡逻飞行,萨拉别耶夫少校驾驶苏-25长机低空飞行越过一座山丘时,车匪在侧翼山坡处使用DSHK机枪突然袭击,子弹穿透了非装甲防护的座舱盖玻璃,飞行员被当场打死,飞机迅速垂直坠落,瞬间撞上地面。
  在俄军停火期间,杜达耶夫分子秘密向格罗兹尼地区调集大批部队,5月14日,开始用迫击炮和无后座力炮对俄军占领的车臣首府进行狂轰滥炸,企图夺回格罗兹尼。俄军随即发起反击,15日,联邦部队在航空兵火力支援下击溃了来犯的武装分子。
  5月15日,俄军向车臣山区纵深推进,发动大规模攻势,试图彻底击溃武装分子。俄军与车匪在沙托伊、维坚斯克、沙利、奥列霍沃、谢尔任-尤尔特、诺扎伊-尤尔特地区展开激战。车臣武装分子借助山势,顽固抵抗,千方百计阻止俄军攻势。为支援地面部队在沙托伊地区的攻势,俄军航空兵首次使用直升机向敌后空降特种部队分队。
  5月下旬,俄军航空兵在车臣展开了更大规模的战斗行动,苏-25强击机、米-24直升机、内卫部队米-8MT直升机对武装分子部署阵地和支撑点实施猛烈空袭,摧毁车匪的装甲 设备、弹药仓库、指挥所。苏-24M轰炸机大量使用KAB-500L、KAB-500KR激光和电视制导炸弹等高精武器,对车匪实施精确打击。5月21日,1架苏-24M轰炸机在达古-博尔佐伊村西南发射1枚KAB-500KR制导航弹,一举摧毁一伙武装分子占据的楼房。5月24日,1架苏-24M轰炸机在4000-5000米空中,在800-900公里/小时的飞行速度下,发射2枚KAB-500L制导航弹,直接命中目标,把佐内村南部一个山洞内的车匪秘密弹药库彻底摧毁。
  此间,陆航兵直升机飞行员每天完成5-6架次战斗飞行任务,这种作战强度是俄军飞行员在二战以后任何一次军事冲突中从未经历过的。除对地面进攻部队提供火力支援外,陆航兵直升机还积极参加旨在摧毁渗透到俄军后方的杜达耶夫分子恐怖颠覆活动队的战斗任务,5月24日,就在这样一次行动中,1架米-24直升机在车臣-阿乌拉镇附近被击落,1名飞行员当场死亡。
  武装分子撤退到车臣南部山区以后,把指挥所建在了韦杰诺村,俄军航空兵对韦杰诺村车匪指挥部的精确打击堪称经典。5月28日,俄空军1架苏-24轰炸机发射1枚KAB-500制导航弹,准确命中车匪总部大楼左翼。5月31日12点整,2架苏-24轰炸机再次实施空中打击,第一枚航弹彻底摧毁了总部大楼70米外的俱乐部大楼,杜达耶夫分子在那里安装了一台大功率无线电台,第二枚航弹把总部大楼夷为平地。另外两次精确打击分别摧毁了车匪在该村的特别处和警备处大楼。5月31日,俄军苏-25强击机还对车匪在阿尔贡和维坚斯克峡谷内的阵地实施密集轰炸。
  6月1-2日,俄陆军部队从两个方向包围韦杰诺村,空降兵部队使用米-8直升机,在村后突降,切断车匪退路。6月3日,俄军攻占车匪最后一个战略据点。韦杰诺战役结束后,车匪丧失了司令部和最后1辆重型装甲设备,统一指挥体系被打破,非法武装被分割在沙托伊、诺扎伊-尤尔特两个地区。
  6月4日,在攻打诺扎伊-尤尔特时,俄军又有1架米-24直升机被击落,飞行员卡尔波夫大尉、霍赫拉切夫中尉牺牲。6月9日,武装分子又击落一架米-8运输直升机,马利科夫少校、谢格洛夫大尉遇难。
  1995年夏初,第一次车臣战争主要战事接近尾声。失去统一指挥的杜达耶夫军队被瓦解,逐渐变成各个独自为战的匪帮,相互之间无法协调行动,一些武装分子开始自愿上缴武器投降,车匪仅控制着车臣12个山区中心中的最后一个:沙托伊。
  6月11日,俄联邦部队开始攻打沙托伊,为配合地面部队攻势,米-8运输直升机在米-24武装直升机掩护下,向敌后空投战术空降兵。6月12日,1架为空降兵运送武器和弹药的米-8直升机遭到车匪精心伪装的ZU-23高炮的攻击,直升机空中着火,飞行员奇迹般地驾驶直升机安全迫降,并在直升机爆炸前跑出危险区域,这架米-8直升机也成为陆航兵在第一次车臣战争期间损失的最后一架直升机。
  6月13日晚,俄军摩步兵和从天而降的空降兵团团包围了沙托伊,发起冲锋,陷入恐慌的车匪意识到顽抗已毫无意义,乘夜黑沿山路撤离。6月14日,俄军攻占沙托伊,俄罗斯国旗高高升起。至此,第一次车臣战争主动战事基本结束,之后,俄军未再发动大规模战事,不过,追剿分散在山区的杜达耶夫军队残余、解除车匪武装的战斗又持续了1年的时间,1996年6月28日,叶利钦总统飞抵车臣,宣布战争结束,胜利属于俄罗斯。
  第一次车臣战争结束后,车臣武装分子改变行动策略,采取游击战术,策划恐怖袭击,伺机东山再起,与俄军展开了猫和老鼠的死亡游戏,北高加索地区自此进入了第二次车臣战争前的非战非和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