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 >> 首页 >> 相关知识
科索沃事件
来源:百度百科 2010年06月02日

来源:百度百科

  定义

  科索沃事件指1989年2月的非常状态事件和1990年7月的“宪法宣言”。

  事件背景

  科索沃自治省属于塞尔维亚共和国,阿尔巴尼亚族为主。战后以来,阿族人已在1968年和1981年两次举行示威,要求科索沃成立共和国并与阿尔巴尼亚合并。民族矛盾是该地区最大的政治问题。

  事件经过

  80年代后期,塞尔维亚共和国政府奉行较为强硬的路线,再次引发了科索沃阿族人的罢工、罢课及示威浪潮。为此南斯拉夫政府于1987年10月派由各共和国民警组成的特种部队进驻科索沃。1988年11月又下令禁止群众集会和抗议示威。1989年2月,由于塞尔维亚共和国准备在23日通过宪法修正案,加上南共联盟中央解除了科索沃省共盟前省委主席弗拉西的南共联盟中央委员职务,阿族人掀起了再一次罢工浪潮。从2月20日起,“特雷普查”铅锌矿的1300名阿族矿工在井下静坐,提出反对修正1971年塞尔维亚共和国宪法(此宪法加强了科索沃自治省在塞尔维亚共和国与联邦的权力和地位);要求恢复弗拉西职务等政治要求。此次罢工浪潮遍及该省十多个城市,使其经济陷于瘫痪,民族关系紧张。南斯拉夫政府于27日决定采取“特别措施”,大批军队和坦克开进该省首府,同时对罢工要求作出让步,省委主席莫里纳等人辞职。罢工浪潮告一段落,但包括实行宵禁在内的“非常状态”并未取消。1990年1月23日起首府普里什蒂纳约4方学生和工人抗议示威,要求取消非常状态和释放前省委主席弗拉西。示威遍及城市及乡村。示威者与警察发生冲突,造成伤亡。南联邦政府、塞尔维亚共盟主席团及科索沃省政府紧急会议,决定南人民军进驻科索沃。此次罢工浪潮从1月24日至2月3日,有24个区发生示威,8万人参加。此后,随着南斯拉夫政局发展,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先后撤回其特种部队,国内民主运动发展,国际呼吁人权保护的压力增大,1990年4月18日南斯拉夫联邦主席团宣布取消非常状态。1990年7月2日,科索沃自治省议会114名阿族议员发表《宪法宣言》,宣布科索沃为“南斯拉夫联邦内平等的独立单位”,再次引发科索沃事件。塞尔维亚共和国议会在5日通过了解散科索沃自治省议会和政府法令,并派大批官员前去接管自治省政权。这一决定遭到阿族人多方抵抗。联邦议会14名阿族议员动议联邦议会联邦院讨论塞尔维亚共和国决定产生的后果。9月7日,已被塞解散的科索沃自治省议会111名议员(大多数为阿族人)通过了“科索沃共和国宪法”,以及结社法、选举法等文件,并决定延长已被解散的自治省议会和政府成员任期。这一行动进一步激化了科索沃民族矛盾。塞尔维亚共和国等谴责其为非法,为分裂主义行动。但斯洛文尼亚等则指责塞尔维亚对科索沃实行“恐怖统治”,宣布承认科索沃宪法。这一事件使本来在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与塞尔维亚、黑山等之间的民族纠纷和矛盾更加复杂化。

  科索沃事件的教训

  由美国一手操纵的科索沃独立事件震动了世界,也震动了中国。南斯拉夫的解体以科索沃始,看来也要以科索沃终了。

 塞尔维亚的领导当然坚决反对,可是却说绝对不使用武力来保卫领土的完整,而且还要努力争取加入欧盟,其实正是欧盟伙同美国制造了南斯拉夫的解体,并支持科索沃独立,以使解体干净、彻底;如果塞尔维亚不交出科索沃,欧盟是绝对不会接受它的。如此不战不和的矛盾的政策,使同情塞尔维亚的国家也无能为力。

  塞尔维亚不战不和政策使我再次想起了第二次鸦片战争时期的两广总督叶名琛,当时英法联军以“亚罗船事件”为藉口发动了对广州的进攻,在形势万分危急的时刻,叶名琛采取了令人哭笑不得的十二字方针“不战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透露出这位天下第一糊涂无能的封疆大吏的无策和无奈。事实上,叶名琛确实是彻底的实行了他的诺言,他没有统率军队一战以保卫自己的国家,也没有与敌人签订屈辱的城下之盟,然而,他却解除了广州的城防,卸下了炮台的大炮,眼睁睁地看着英军兵不血刃占领了广州;他没有因不尽守土之责自裁以谢国人和朝庭,也没有变节投敌丧尽天良,更没有为保命落荒而逃,而是正襟危坐在总督衙门束手就缚,被英法联军捕获;押到印度,受尽屈辱,魂断异乡。战争的最后发展则是以科尔沁亲王僧格林沁所率八旗禁军逡行畏战,进退失据,终于在北京朝阳门东的八里桥一触即溃(并非如香港导演编造的那样英勇奋战),致使英法联军攻占北京,火烧圆明园,让中国的国耻永远定格在“大水法”的废墟上。读遍自一八四零年以来的一百多年的中国的血泪史,有的只是悲愤,惟叶名琛的这十二个字,却使我感到异样,既滑稽而又悲凉,心中就似有一把无名的业火,却遭冷雨,不得尽燃,欲哭无泪,睚眦欲裂,苍天在上,这是一种怎样的嘲讽啊!使人没有想到的是,今天竟然看到了这十二个字的南斯拉夫版。
  塞尔维亚总统塔迪奇的不战不和政策毕竟不是个法啊!用一句时髦的话说,完全没有“可操作性”,结果只能是任由事态自由发展,默认强者强加的既成事实。于是,据中新网3月8日电:“综合消息,塞尔维亚总理科什图尼察8日宣布辞职,并且要求解散议会,在五月举行议会选举。科什图尼察称,塞尔维亚政府内部已经无法在科索沃这一关乎国家未来的重大问题上采取一致的政策。” 科什图尼察不想做叶名琛,面对民族的灾难他选择了急流勇退,把“不战不和不守不死不降”十个字还给了总统,留给了后任,他自己则反叶名琛的“不走”方针。落荒而“走”了。
  为其如此,始而高调反对的俄罗斯也只好降调,改作它图。据新华网莫斯科3月8日电(记者刘洋):“俄罗斯总统普京8日在会见来访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后说,俄罗斯有可能同意科索沃独立,但前提是有关做法必须符合国际法。”其实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俄罗斯再强硬,塞尔维亚自己不能站起来,也是白搭,其实这也是中国只能表示“高度关注”的原因。
  对于科索沃事件,在我们国内出现了泾渭分明的两大观点,一说是,科索沃事件直接鼓舞了台独,严重损害了中国的统一大业;另一说,台湾与科索沃,两者完全没有可比性,所以科索沃事件对于中国没有影响。在这两大观点的争论中,谈得最多的就是国际法的破坏问题,以及国际法与“法理台独”的关系。对于所谓国际法,我们应该保持清醒的头脑;综观整个近现代史,国际法之类的东西从来就没有真正“神圣”过,它只是列强们用来约束弱小国家的,或者是在特定的时期列强们为了维持它们之间的强盗平衡的一块抹桌布。在列强处理与弱小国家的关系时,根本就找不到他们曾经认真遵守国际法的过的例子。最新的证据就是美国并未得到联合国的授权,就悍然发动了入侵伊拉克的战争,就在前天美国自己也承认,伊拉克既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与恐怖组织毫无关系,从而彻底否定了美国发动战争的理由,但是,美国既未向伊拉克人民道歉,也没有给全世界一个起码的交待,同时也并不打算因为理由不成立而撤出伊拉克。
  一九一九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中国多少也算一个战胜国,可是列强却剥夺了中国对山东的主权,甚至还将胶州湾割让给日本,让中国人领教了所谓“公理战胜”虚伪,国际法的苍白;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中国这次可是货真价实的战胜国了,而且还是东方战场的主力,可是我们这个战胜国却在庆祝胜利的凯歌声中被割去了外蒙古,这真是对国际法最大的嘲弄。与此相反,抗美援朝战争,中国打退的却是“联合国军”,列强们这次颠倒是非大谈起什么“国际法”来了,然而最终却不得不与中国言和。在一九七二年中国恢复联合国的合法席位的时候,美国既不愿意承认当年绑架联合国颠倒黑白侵略朝鲜威胁中国安全的歪理,又要联合中国抗衡前苏联的争霸,所以连提都没提中国与“联合国军”的“停战协定”,假装没有看到这件事在逻辑上的混乱,美国带头,西方紧跟,一起眯上了眼睛,假装这件事似乎根本不存在一样。这其中的奥妙就在于,新中国已经站起来了,我们的祖国已经有了初步完整的工业体系,有了“核牙齿”,有了一支令列强望而生畏的人民军队;有了绝不再受欺凌的实力和决心,所以,列强不得不在平等的基础上与中国打交道了,强词夺理对中国已经没有丝毫作用了。
  因此当此多事之秋,如果我们趴下了,再次沉睡,那么,没有科索沃事件,台独及其后台的罪恶图谋也会得逞。要知道,为了吃掉小羊,狼什么样的藉口都会发明出来的;叶名琛十二字的悲剧就会重演。
  当我们仍然如《歌唱祖国》唱的那样“象初升的太阳,挺立在东方”,那么科索沃事件的影响再大,其奈我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