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党建所务 > 党建 > 学习专题
马克思恩格斯对摩尔根学说的科学扬弃———兼驳马克思恩格斯思想对立论
2019年10月23日 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2019年第8期 作者:袁雷
分享到

马克思恩格斯对摩尔根学说的科学扬弃*

———兼驳马克思恩格斯思想对立论

内容提要马克思恩格斯高度重视和深入研究了摩尔根的学说在对待摩尔根学说方面, 西方学者制造了马克思恩格斯思想对立论, 割裂了马克思主义整体性摩尔根的学说和方法使马克思恩格斯论证了私有制的暂时性完善了唯物史观的艺术整体”、厘清了氏族在史前社会中的作用马克思恩格斯科学扬弃了摩尔根学说的结构观点和方法, 使之符合唯物主义的要求虽然马克思恩格斯在利用摩尔根学说方面存在一些差异, 但他们都高度评价了摩尔根及其学说的革命性这些差异非但没有构成对立, 反而是一种互补所谓的马克思恩格斯对立论并不成立

关键词马克思恩格斯 摩尔根学说 科学扬弃 原始社会

作者简介: 袁雷(1987- ), 北京工商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博士(北京100048)

 

摩尔根是美国著名的民族志学家和历史学家, 是文化人类学进化论学派最重要的代表人物文化人类学主要是比较和研究世界各民族文化社会的学问, 文化人类学进化学派兴起于19 世纪60年代, 是以进化论学说为基础和方法, 以原始民族文化为研究对象, 关注人类文化的起源和演进问题1877 , 摩尔根的科学巨著古代社会, 或人类从蒙昧时代经过野蛮时代到文明时代的发展过

程研究(简称古代社会) 问世通过对北美印第安人长达40 年的考察, 摩尔根从他们的血族团体中找到了解开希腊罗马和德意志史前史(原始社会) 中很多哑谜的钥匙, 并在古代社会中首次详细论述了原始社会发展的整个历史进程, 发现和恢复了成文史的史前基础。《古代社会是文化人类学进化论研究成果的集大成马克思恩格斯高度重视摩尔根的研究成果, 对之进行了详细的研究和评述, 在充分借鉴摩尔根研究成果的同时, 科学扬弃了摩尔根学说的结构观点和研究方法, 发展和完善了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

目前, 学界对马克思恩格斯关于文化人类学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人类学笔记[1]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简称起源) 等著作, 试图对马克思恩格斯关于人类学的研究有一个整体的概括从总体上看, 学术界对马克思恩格斯关于人类学的研究还比较薄弱, 尤其是对马克思恩格斯与摩尔根柯瓦列夫斯基菲尔梅恩拉伯克等文化人类学家的思想渊源关系还没有完全厘清,成为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体系中的薄弱环节在已有的研究成果中, 西方学界整体上存着在一种倾向, 即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利用和借鉴摩尔根学说以及在对待摩尔根及其学说的评价方面是对立的,制造了马克思恩格斯思想对立论, 割裂了马克思主义的整体性为此, 我们力图揭示马克思恩格斯与摩尔根学说的复杂的思想关系, 一方面弥补学界相关研究的不足, 发展和完善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 另一方面积极回应西方学界的错误观点, 坚持和捍卫马克思主义的整体性

西方学者制造的马克思恩格斯思想对立的表现

在系统地研读和摘录以摩尔根学说为代表的大量文化人类学研究成果的基础上, 马克思对史前社会的性质结构特点和发展演化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研究, 创作了包括摩尔根笔记在内的人类学笔记》。马克思原打算利用这些成果, 尤其是关于摩尔根的研究成果, 撰写一部专门论述史前社会的科学巨著然而, 天不假年, 马克思还没有来得及开展这项工作就与世长辞

在整理马克思的遗稿时, 恩格斯发现了摩尔根笔记, 1884 2 月上半月对之进行了详细研究同年2 月底3 月初, 恩格斯研读了摩尔根的古代社会》。在此过程中, 恩格斯发现摩尔根对北美印第安人和许多古代民族的社会制度的研究独立地重新发现了马克思主义的唯物主义历史观,并在摩尔根的著作中找到了新的事实证据, 可以证实马克思和他关于史前社会的看法为了完成马

克思的遗愿, 恩格斯在利用马克思的人类学笔记尤其是摩尔根笔记以及其他文化人类学家著作的基础上, 创作了著名的起源, 从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出发全面系统地研究了原始社会,尤其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问题, 形成了一整套科学的关于原始社会的学说可见, 马克思恩格斯对摩尔根学说的研究是一种继承和发展的关系然而, 一些西方学者强调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对待摩尔根学说方面的观点是对立的, 制造了马克思恩格斯思想对立论

对摩尔根学说吸收和借鉴方面的对立英国学者卡弗指出: 恩格斯放弃了马克思对摩尔根的许多质疑, 并且直接将他的考察重点转向结论, 进而造成似乎是马克思和摩尔根共同支持唯物主义观点这一事实。” [2]在卡弗看来, 恩格斯放弃了马克思对摩尔根学说的质疑, 而重点考察摩尔根的结论, 有断章取义之嫌英国学者布洛克指出: 马克思的笔记( 摩尔根笔记》———引者

) 和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在概念上一个截然不同之处是, 就笔记而言, 摩尔根的理论框架被驾驭在马克思的广阔视野之内而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 我们得出这样的印象, 即书中大量篇幅实际上是恩格斯承袭摩尔根的这就使恩格斯有可能满腔热忱地分享相当专业性的材料———诸如重要的亲属称谓, 或者澳大利亚土著社会的各种详细材料———这正是马克思曾大量舍弃不用的。” [3]可见, 布洛克认为起源借鉴的主要是摩尔根的思想, 而其中相当一部分思想为马克思所批判和舍弃美国学者莱维特指出: 马克思尽管从总体上确实同意摩尔根的观点, 他在笔记( 人类学笔记》———引者注) 中对待摩尔根的态度也要比对待其他三位进化论者(菲尔梅恩和拉伯克———引者注) 的态度更温和一些, 但他并没有像恩格斯那样, 将摩尔根视为同路人———‘历史唯物主义者(这是马克思从未使用过的一个术语)。” [4]同时, 美国学者莱文指出: 恩格斯对氏族制度崩溃的描述不仅和马克思的理解有所不同(虽然他的论著是根据马克思的摘要材料写出来的), 而且也和他没有读过的摩尔根本人的原著精神背离。”[5]

可见, 莱文认为恩格斯在写作起源时没有看过古代社会原文显然, 上述观点割裂了起源人类学笔记之间的内在继承和发展关系, 制造了马克思恩格斯思想的对立, 割裂了马克思主义整体性

对摩尔根的态度和评价的对立莱维特指出, 恩格斯对摩尔根的著作给予了更高的评价, 基本上是全部接受; 马克思虽然总体上同意摩尔根的观点, 但是并非不加批判地接受, 还在一些核心观点上不同意甚至驳斥摩尔根的思想, 尤其不同意将摩尔根视为历史唯物主义者例如, 马克思在《掖古代社会一书摘要的标题的一处评论中, 曾对摩尔根的唯物主义进行了抨击: 对财产的最

早观念(!) ……’这里的惊叹号是马克思所作的唯一评注。”[6]美国学者杜娜耶夫斯卡娅指出, 马克思恩格斯对摩尔根的态度和评价存在很大不同, 不仅体现在数量差别上, 即恩格斯从摩尔根笔记中只引用了很少几页, 无法反映马克思的思想全貌, 还体现在马克思和恩格斯对待摩尔根的态度上。“马克思承认摩尔根在关于氏族及其早期平均主义社会的理论方面所作出的伟大贡献, 但是

他的态度和恩格斯不加批判地为摩尔根叫好毫无共同之处: 恩格斯竟然认为摩尔根在美国……重新发现了四十年前马克思所发现的唯物主义历史观’。马克思非但不认为摩尔根是一个真正的历史唯物主义者, 而且拒绝了他的生物学主义和进化主义。”[7]概言之, 恩格斯对摩尔根的态度是不加批判地全盘接受, 马克思的态度是在批判基础上的借鉴; 恩格斯对摩尔根的评价很高, 将摩尔根看作同路人, 历史唯物主义者共产主义者, 马克思则对此持批判态度, 有意识地和摩尔根拉开距离

总之, 一些西方学者强调马克思恩格斯对待摩尔根的态度和评价方面存在着严重对立, 必须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和积极回应

摩尔根学说对马克思恩格斯的启发和影响

19 世纪60 年代之前, 由于大量的文化人类学成果还没有出现, 马克思恩格斯对史前社会的认识还很薄弱, 对人类社会发展的认识存在着诸多不完善的地方。“60 年代开始以前, 根本谈不到家庭史历史科学在这一方面还是完全处在摩西五经的影响之下。”[8]为了弥补这一薄弱环节, 马克思恩格斯高度重视和深入研究以摩尔根学说为代表文化人类学的研究成果在此过程中, 摩尔根的学说对马克思恩格斯思想发展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发展和完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第一, 摩尔根学说使马克思恩格斯最终论证了私有制的暂时性马克思恩格斯首先是革命者,他们把毕生的精力投入推翻资本主义社会建设共产主义社会的伟大实践中, 其学说也服从和服务于无产阶级和全人类的解放事业马克思恩格斯研究史前社会的一个重要目的, 就是揭示私有制和资本主义社会的暂时性, 为共产主义的实现奠定科学的理论基础要实现这一理论目标, 单纯研究和论证资本主义私有制的不合理性远远不够, 必须论证共产主义公有制的合理性和必然性, 即最好揭示出人类社会存在过一个没有私有制和阶级的发展阶段但是, 马克思恩格斯起初并没有意识到私有制和阶级只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 因而在共产党宣言中曾断定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 [9]但是, 根据摩尔根的大量实证调查得出的科学结论, 史前社会并不存在阶级和阶级斗争这使马克思意识到: 社会的瓦解, 即将成为以财富为唯一的最终目的的那个历程的终结, 因为这一历程包含着自我消灭的因素……(即更高级的社会制度) 将是古代氏族的自由平等和博爱的复活, 但却是在更高级形式上的复活。” [10]显然, 私有制不是永恒的, 原始社会不存在私有制, 而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是原始公有制在更高形式上的复活可见, 通过吸收摩尔根为代表的文化人类学的研究成果, 马克思恩格斯科学论证了私有制的暂时性

第二, 摩尔根学说使马克思恩格斯完善了唯物史观的艺术整体”。唯物史观是研究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科学, 是马克思的两大发现之一, 是马克思主义的两块基石之一19 世纪70 年代前,马克思系统地研究西欧资本主义社会, 创作了资本论这一科学巨著, 证明了唯物史观在西欧资本主义社会的有效性然而, 由于资料的局限, 马克思恩格斯并没有对史前社会展开全面系统的研究, 只是根据一些零星的材料做出一些预测虽然人类社会发展具有一般的规律, 但是正如人体解剖无法代替猴体解剖一样, 对西欧资本主义社会的研究无法代替对史前社会的研究, 更何况西欧资本主义社会和史前社会在社会结构和社会形态等方面都存在着很多差别, 因此, 马克思恩格斯无法确定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能否适用于史前社会通过研究摩尔根的成果, 他们获取了大量关于史前社会的第一手资料, 为完善唯物史观的艺术整体奠定了基础起源, 恩格斯指出:摩尔根在美国, 以他自己的方式, 重新发现了40 年前马克思所发现的唯物主义历史观, 并且以此为指导, 在把野蛮时代和文明时代加以对比的时候, 在主要点上得出了与马克思相同的结果。” [11]可见, 摩尔根对史前社会的研究证明了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适用于史前社会在研读古代社会, 马克思指出: 家庭是一个能动的要素, 它从来不是静止不动的, 而是由较低级的形式进到较高级的形式反之, 亲属制度却是被动的; 它把家庭经过一个长久时期所发生的进步记录下来, 并且只有当家庭已经根本变化了的时候, 它才发生根本的变化[同样, 政治的宗教的法律的以至一般哲学的体系, 都是如此] [12]在分析史前社会基本结构时, 马克思已经认识到家庭在某种意义上扮演着经济基础的角色, 表明了血缘亲属关系和人自身生产发挥着决定性作用, 而亲属制度和政治宗教法律等则属于上层建筑范畴, 受前者制约起源, 恩格斯引用了马克思的这个观点, 表明了他们在这个问题上的一致性可见, 通过对摩尔根的研究, 马克思恩格斯证明了唯物史观基本原理在史前社会的有效性

第三, 摩尔根学说使马克思恩格斯全面把握了史前社会的结构, 科学厘清了氏族这一史前社会的基本单位1853 , 马克思在研究东方社会时指出: 克兰不外是按军队方式组织起来的氏族,同任何氏族一样, 它很少用法律来规定什么, 而是受着各种传统的强烈约束土地是氏族的财产,在氏族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