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 >> 首页 >> 本网首发
2016年俄罗斯国家杜马选举:结果与影响
薛福岐 来源:中国俄欧亚研究网 2016年10月10日

  一、国家杜马选举的基本情况  

  2016年9月18日,俄罗斯举行第七届国家杜马选举。国家杜马是俄罗斯两院制议会——联邦会议的下院,由450名议员组成。依照俄罗斯宪法,225名议员在单席位选区(一个选区选举产生一名议员)按简单多数原则选出,另外225名议员按政党比例代表制选举产生,得票率达到5%“门槛”及以上的政党才能进入议会。此外,根据俄罗斯有关选举法,只有合法注册的政党才能参加国家杜马选举。截止到2016年3月,俄罗斯登记在册的政党共有77个,其中75个有权参加议会选举,但最终参加国家杜马选举的是14个政党。

  根据俄罗斯联邦中央选举委员会公布的选举结果,此次选举俄罗斯全国共有5200万选民参加,投票率为47.8%。按照政党比例代表制共有四个政党进入议会,分别是统一俄罗斯党【130名议员】,俄罗斯联邦共产党35名议员,俄罗斯自由民主党【34名议员】,公正俄罗斯【16名议员】。225个单席位选区的选举结果是,统一俄罗斯党当选203名议员,俄共7人,自由民主党5人,公正俄罗斯党7人。祖国党、公民纲领党各有一名候选人当选,此外还有一名以个人名义参选的候选人当选。

  以上两项结果相加,统俄党在第七届国家杜马共有343名议员,获得宪法多数席位;俄共42名议员,自由民主党39名议员,公正俄罗斯党则有23名议员。此外,参选的14个政党当中有10个政党的得票率未能越过5%的“门槛”。

  与2011年国家杜马选举结果相比,统俄党大获全胜,控制76%的席位,而其他三个议会政党的席位都有所减少,但依然保持四党基本格局不变。对统俄党而言,此次选举结果重现了2003年和2007年的宪法多数局面,而在2011年的选举中,统俄党仅获得简单多数席位(238个)。

  2016年国家杜马选举的投票率创下近年来的新低——47.8%(2011年国家杜马选举的投票率为60.2%)。首都莫斯科的投票率只有35%。

  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主席艾拉·潘菲洛娃在选举结果正式公布之后表示,虽然有一些舞弊行为,此次国家杜马选举是合法的。

  俄罗斯总统普京9月19日表示,在国家和人们生活面临困难的情况下,人们依然选择可所谓的稳定,支持了统一俄罗斯党,这对于统俄党而言是一场胜利。

  俄共主席久加诺夫表示,此次选举不能被认为是公正和平等的。三分之二的首都选民没有参加投票。选举期间存在大量舞弊行为。雅博卢党主席艾·斯拉布诺娃表示该党不承认杜马选举结果,原因是投票率首次低于50%,国家杜马首次由少数选民选出。

  总体而言,2016年俄罗斯国家杜马选举投票率之低创下新纪录,统俄党大获全胜,这出乎许多观察家的意料之外。而自由派政党如雅博卢、人民自由党的失败则属意料之中。与此同时,与2011年的国家杜马选举相比,参选政党数量几乎翻了一番,而选举期间的舞弊行为则大大减少。

  也许正因为因此,选举结果公布之后,俄罗斯各界反应十分平静。俄罗斯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1]2016年9月23-26日以国家杜马选举为题进行的民调结果显示,46%的受访者认为选举公正的,31%的人则持相反意见,50%的受访者对选举结果表示满意,27%的人则不满意。

  二、各主要政党的竞选活动  

  “克里米亚共识”、与西方关系紧张、国内经济危机是2016年俄罗斯杜马选举的基本语境。俄罗斯2014年并入克里米亚之后民族情绪高涨,普京总统支持率持续保持在80%以上,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与俄罗斯的反制裁等构成此次选举的舆论氛围。与此同时,俄罗斯民众感受到经济危机的寒意,并且意识到危机不会很快过去。在这种情况下,参加投票的多数选民更愿意支持政权党,将希望寄托在政府身上。这无疑对所谓政权党统一俄罗斯党的选情有极大的帮助。

  统俄党在竞选期间将普京2012年5月颁布的总统令作为下一阶段的基本任务,提出的选举口号是建设更为强大、成功和发达的俄罗斯,以人的福祉和国家发展为主要目标;该党主张保持稳定,不要革命和震荡。此外,统俄党首次安排大规模的党内预选,一方面动员自己的支持者关注选举参加投票,另一方面则是通过预选对未来的议员候选人进行测试和考验。这是该党2009年11月举行的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写入党章的“规定动作”。2016年5月22日,统俄党在全国范围举行党内预选,当天全国共有1000万选民参加,占选民总数的10%。党内预选过程中候选人的电视辩论也是必须环节。

  统俄党主席是现任俄罗斯政府总理梅德韦杰夫。但该党在选举造势过程中重点强调是“普京的党”,强调普京的支持。普京总统在投票前夕与该党积极分子的互动和表态支持等,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选民的投票行为。

  俄共在选举期间和之前将批评的矛头对准梅德韦杰夫政府,呼吁普京总统解散政府。俄共的主张依然集中在对国民经济战略部门的国有化、扩大国有经济比例、退出世界贸易组织等。

  俄罗斯自由民主党则主打民族主义口号,公正俄罗斯党的主张主要集中在社会领域。

  在“克里米亚共识”背景下,传统的自由派政党如“雅博卢”【俄罗斯联合民主党】和人民自由党【该党主席是曾任俄罗斯政府总理多年的卡西亚诺夫】的局面较为尴尬。譬如,“雅博卢”的创始人雅夫林斯基认为俄罗斯“非法吞并”克里米亚,主张俄罗斯在与乌克兰、欧盟、欧安组织、联合国协商的基础上再次举行公决,以决定克里米亚的地位问题。而人民自由党的竞选基金只有约合50万美元,该党的一个候选人在电视辩论中呼吁弹劾普京。自由派政党的支持者集中在莫斯科等大城市,在其他地区可谓应者寥寥,选举结果基本上是预料之中的事。

  三、杜马选举结果对俄罗斯政治局势的影响  

  (一)统俄党在此次国家杜马选举中大获全胜、赢得宪法多数席位,对立法进程具有全面掌控能力。考虑到国家杜马选举的背景,从这个意义上看,梅德韦杰夫领导的统俄党通过了“压力测试”。在经济危机背景下,政府不得不出台一些不受欢迎的政策措施,增加收入削减开支。因此,统俄党控制国家杜马的宪法多数席位当然是非常重要的,此外,这样给给2018年总统大选创造了一个良好的基础。

  (二)与此同时,此次选举的投票率创下近年来的新低【47.88%】也传递出一个重要信号。议会选举不仅仅涉及到议会本身的合法性问题,更重要的是国家与社会之间的反馈。杜马选举是近年来最低的投票率,也就是超过半数的俄罗斯选民弃选,从这个意义上讲,统俄党获得四分之一选民的支持。因此,有专家认为,杜马选举的结果是俄罗斯社会出现一个沉默的多数【未参加投票的52%选民】。在一定程度上,不参加选举也是一种态度,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是在表达不满。

  投票率低也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投票时间从原来的12月份改为9月份的第三个星期日。一般而言,9月份许多大城市居民还没有结束休假或者在“达恰”【郊外居所】无暇返城参加投票。

  此外,由于选举办法的改革,政党提名的候选人名单往往由党的中央机关决定,地方分支机构缺乏动力。这样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对选民的动员,最终反映在投票率上。

  投票率低意味着统俄党之外的其他政党的支持者没有投票,这客观上有利于统俄党。这是因为,参选的14个政党当中的10个未能越过5%的门槛,但获得13.1%的选票。这些选票被四个进入杜马的政党瓜分,并且分配比例与其得票率成正比例。这也有利于统俄党。

  从政治参与和政治参与制度化的角度看,选民表现出对选举的冷淡,对政权党和反对派都是如此。这并不意味着选民没有任何诉求。多数选民的要求和意愿未能通过选举的方式形成反馈,这种“退出”行为表明反馈机制出现一定程度的运行障碍。

  俄罗斯国家杜马的支持率长期以来远远低于普京总统。这在一定程度上与选民对其地位和作用的认知有关。从这个意义上看,杜马选举的重要性与总统大选不可同日而语。这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选民不参加投票的动机。

  (三)从国家杜马运行的角度,统俄党拥有343人的庞大党团和宪法多数,理论上可以完全不顾忌其他政党的立场。事实上,第七届国家杜马共有26个委员会,其主席在国家杜马议事程序中具有重要影响力。统俄党并未占据全部26个委员会主席职位,而是按照普京的要求,与其他三个党分享权力。统俄党掌握13个委员会,其中包括至关重要的预算委员会和立法委员会。自由民主党和俄共各获得5个委员会,公俄党则获得3个委员会。此前担任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参加议会选举并被选举为第七届国家杜马主席的沃罗金明确表示,国家杜马是辩论和对话的平台,强调立法过程的透明和公开原则。这表明,在国家面临经济危机的背景下,统俄党依然需要争取议会政党的支持,要与其分担责任。

  (四)统俄党议会党团的运作也是关键。首先,统俄党343名议员很难作为一个党团协调行动,70%的人为新科议员,不可避免地要对其按照一定得原则进行分组。此外,203名单席位选区议员的作用也很关键。单席位选取获胜的议员虽然是由统俄党提名并在党的支持下当选的,但这些议员当中的大多数在涉及对地方财政的转移支付、地方经济社会发展项目的资金支持方面不可避免地要代表地方上的利益。因此,统俄党如何协调和顺利运作自己庞大的议员团,也是一个问题。

  无论如何,国家杜马选举的一页已经翻过。杜马选举之后,俄罗斯面临的首要和关键问题依然经济发展。俄罗斯政府总理、统俄党主席梅德韦杰夫在选举结果公布之后表示,选举结果不仅是政治稳定的标志,同时也是巨大的责任。未来五年的议程主要集中在经济增长和生活水平提高两大方面,因为俄罗斯社会对此有十分强烈的要求,将政治稳定转化为经济发展的成效,这是政府的直接责任。为此,政府在国家层面确定了11个优先发展的方向,涉及社会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

  受国际市场是有价格低迷和国内发展动能缺失等因素影响,俄罗斯经济发展陷入停滞,不得不大幅度压缩财政开支。根据有关测算,俄罗斯经济已经触底,停滞状态持续到2020年前后。

  国家杜马选举之后,俄罗斯面临的主要挑战有以下几个。

  首先是俄罗斯经济增长取决于经济结构调整的成效。但经济结构调整不是一年、两年甚至十年能够完成的。现有的经济结构的起点是苏联时期50-60年代形成的,机器制造、石油天然气工业和军事工业是其主体。经济结构调整是长期任务,即便俄罗斯政府痛下决心,花大力气进行调整,数年之后才有可能见效。

  其次,俄罗斯政府当下面临的任务是将通货膨胀降低到3%,保持宏观经济稳定。为此必须要要加税减支。在GDP持续下滑、居民收入减少、国际竞争加剧的背景下,这也是一个十分艰巨的任务。此外,地方政府债务也是一个难题。俄罗斯政府副总理德米特里·科扎克表示,地方债务总额达到2.3万亿卢布,其中41%是对联邦财政的债务。33个地区【全国85个地区】的债务水平偏高,面临困难。当然,俄罗斯联邦财政的情况略好。为了弥补财政收入缺口,俄罗斯政府计划再次推动“俄罗斯石油”、“巴什科尔特斯坦石油”等大企业的私有化,出售部分国有股份,弥补财政收入的缺口。

  第三,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在2014年越过了一个平衡点,目前处于僵局且已经无法回到原先状态。乌克兰危机以来,尤其是2014年初俄罗斯并入克里米亚之后,俄罗斯与西方关系全面逆转。美国、欧盟从政治、经济、外交多个方面对俄罗斯施加巨大压力。

  总体而言,俄罗斯政治的核心是总统而不是议会。近期以来,俄罗斯内部权力结构进行调整,公共政策的部分重心转移到议会,外交政策的重心转移到安全会议,总统办公厅的角色有所变化。从国家杜马选举到2018年总统大选之前还有近一年半的时间。此次国家杜马选举中统俄党获得过半数(54%)选民的支持,与普京总统的支持率基本相称。这是一个重要的信号,也许足以促使普京下定决定参加2018年的总统大选,甚至不排除提前举行总统大选。

  注释: 

  [1] 资料来源:列瓦达中心官网。http://www.levada.ru/2016/10/03/vybory-informirovannost-i-itogi/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