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 >> 首页 >> 本网首发
亚美尼亚政局将进入动荡期吗
杨进 来源:中国俄欧亚研究网 2016年08月18日

  7月31日,亚美尼亚国家安全局称,20名占据首都埃里温埃里布尼区警察局的武装分子向警方投降。武装分子7月17日占领该警察局,劫持七人为人质,要求政府释放一名被关押的激进反对派头目。这是该国反对派近年来对执政当局发起的又一起挑衅性事件。早在2008年该国反对派就发动过游行示威活动。

  事件的来龙去脉 

  7月17日晨,一群武装分子突然袭击位于埃里温郊区的埃里布尼区警察局,劫持了七名正在值班的警察,其中包括该局副局长。为了解救人质,亚美尼亚护法机关“不得不采取了必要措施”,两名人质在警方的特殊行动中获救,“一名警察因此牺牲,另有两人受伤”。武装分子提出了非常具体的政治诉求,一是现任总统萨尔基相立即辞职,二是当局立即释放被关押的激进反对派领导人日赖尔·塞费良。

  事件发生后,亚美尼亚当局立即采取了相应行动,逮捕了数百人以便进行“配合调查”。萨尔基相总统还派出人员和武装分子进行谈判。谈判期间武装分子与警方发生了冲突,造成数名警察和其他人员伤亡。值得关注的是,武装分子的行动并非孤立政治力量所为,要求释放反对派领导人的立场直接表明了他们属于反对派。而且,在事件发生期间,大量民众走上街头参加了游行示威和其他抗议政府的活动,直接表达了对武装分子行动的支持立场,这就使得该事件的性质变成了反对派的政治抗争事件。

  7月20日晚间,在武装分子占领的警察局附近,大量民众举行了抗议示威活动并与警察发生了对峙和激烈冲突,示威民众设置路障,向警察投掷石块,警察则动用了催泪瓦斯和眩晕手榴弹等武器进行还击。冲突造成了至少45名人员受伤,其中包括25名警察。事件呈现扩大和升级态势。

  据当地媒体报道,经过谈判,到7月23日,武装分子已经释放全部人质,事件似乎暂时告一段落,但是武装分子的要求并未得到满足,他们继续占领警察局并与政府进行对抗。7月26日,对峙双方再次发生交火,两名武装分子和一名警察在交火中受伤。亚美尼亚反对派组织“新亚美尼亚”声明称,本次交火是由警方向武装分子控制的警察局发动进攻所致。亚美尼亚国家安全局则反驳说,交火事件是由于武装分子的行为超出合理界限,威胁到周围居民生命财产的安全所致。据报道,当天支持武装分子的反对派集会活动仍在继续,集会组织者宣称,参加集会的人数达到了上万人。7月29日,亚美尼亚反对派示威者与警方再次发生大规模冲突,造成数十人受伤和上百人被逮捕。

  经济社会形势堪忧反对派趋于活跃 

  亚美尼亚此次严重政治事件有着深厚的经济与社会背景。亚美尼亚是外高加索地区国情较为特殊的国家之一。苏联解体后该国获得独立并进行国家转型,经过20多年努力,政治、经济与社会领域的改革成败得失俱存,在特殊时期一些尖锐的社会矛盾则可能放大并威胁到国家稳定。

  从政治上看,该国独立后政治多元化为国家发展带来新机遇的同时,也为社会安定带来了新挑战。尽管经过多年民主政治磨合,多个党派联合执政的权力格局初步形成,但是该国存在数十个大大小小政党,执政联盟与反对派之间的政治妥协性不足,执政者照顾少数派利益的民主政治文化远未形成,反对派很容易在政治斗争中走向重新组合并向执政当局发起挑战。早在2008年大选中,曾任总统的列翁·彼得罗相作为反对派领导者,以其号召力组织了持续多天的大规模游行示威,试图否定萨尔基相当选总统的合法性,引起了亚美尼亚政局的动荡。

  从经济领域看,亚美尼亚在外高加索国家中属于经济基础相对薄弱的国家,由于历史原因,该国国民经济长期依赖农业、金属和珠宝加工业等少数产业,民众生活来源很大一部分来自海外汇款,其中包括在俄罗斯的“劳动移民”的汇款收入,失业率较为突出。特别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该国经济形势更是雪上加霜。仅2015年,该国就关闭企业多达上万家,很多年轻人不得不前往经济形势也不景气的俄罗斯寻找工作。世界银行最新预测表明,2016年该国GDP增长仅为1.9%,失业率由2015年的17.7%增至18.2%。据亚美尼亚学者的调研结果表明,2015年至少有13%的贫困家庭,其收入甚至不能满足购买食物的需求。2014年,在4400个受访者中经济困难的占55%,2015年占65%。严重的经济困难,为反对派向执政当局发起挑战并获得底层民众支持奠定了社会基础。

  应该说,近年来亚美尼亚的民主政治改革在按部就班地向前推动,宪法改革顺利进行,总统个人集权的格局得到改变,议会权力逐步扩大,多党联合执政的权力构架促进了该国民主政治发展。但是严峻的经济与社会形势,加之不尽成熟的民主政治文化,导致反对派力量呈现出日趋活跃的态势,对亚美尼亚的政治稳定形成了直接威胁与挑战,这是本次反对派发起人质事件并引起民众大规模抗议示威的基本因素。

  亚美尼亚政局的地缘政治背景 

  亚美尼亚历次重大政治事件的演进都很难摆脱大国和地区强国地缘政治博弈的复杂背景,也彰显了亚美尼亚与这些国家的复杂关系。虽然一些国家对亚美尼亚此次政治事件表态低调,背后也有着复杂的各自国家利益考量和地缘政治因素。

  亚美尼亚独立以来,一直坚持加强与俄罗斯国家关系的基本外交政策。这主要基于几点考虑:一是历史上俄罗斯对于亚美尼亚重新获得民族独立的贡献,使得亚民众对俄罗斯怀有好感;二是亚美尼亚与地区大国土耳其因“亚美尼亚大屠杀”和领土争端存在严重立场分歧,需要俄罗斯的支持;三是在与阿塞拜疆的“纳卡冲突”中,俄罗斯长期支持亚美尼亚,是亚国家安全的重要合作者;四是亚美尼亚经济在很大程度上需要俄罗斯帮助。

  从俄罗斯的亚美尼亚政策看,亚是俄在外高加索地区最重要的地缘政治伙伴,是俄布局外高加索并稳定俄南部地区的关键节点。一个稳定的、亲俄的亚美尼亚,可以使俄获得掌控外高加索地缘政治格局的空间,包括里海油气资源走向。本次事件中俄媒体基本站在亚政府立场,对反对派破坏政局稳定的行动表达了指责之意。这与2008年亚反对派游行示威时俄官方立场如出一辙。

  亚美尼亚与邻国阿塞拜疆因为“纳卡冲突”长期关系不睦。今年4月初,两国武装力量还在边境地区发生激烈武装冲突,几乎导致局面失控。但对于亚美尼亚本次事件,阿塞拜疆表现克制。究其原因,主要是阿塞拜疆对发生在后苏联空间任何国家的“反对派闹事”和“颜色革命”都保持警惕立场,不愿意在国内过分宣扬反对派行动的正义性,认为从内部破坏国家稳定的行为都不能接受。

  另外,土耳其和西方国家对亚美尼亚此次事件也基本采取了低调处理立场。尽管土耳其与亚美尼亚因为“亚美尼亚大屠杀”及领土争端龃龉不断,但是土耳其深知,亚美尼亚出现政治动荡局面,并不能改变亚对土的基本态度,也不能缓和亚土关系,更不符合土自身利益。何况,近期土耳其也因为“军人政变”事件导致国内政局不稳,无暇顾及亚美尼亚国内政治事件。因此,土对亚局势几乎未加干预,媒体也少有评论。至于西方国家媒体,尽管对亚美尼亚政权颇有微词——主要是指责亚当局“人权”状况、“镇压反对派”等,但是基于亚美尼亚与欧美长期合作立场,以及顾虑到亚美尼亚裔在西方主要国家的较大影响力,对本次事件基本采取了低调处理。

  应当指出的是,在当前复杂的国际和地区背景下,亚美尼亚此次政治事件有其必然性。它是亚美尼亚国内政治、经济和社会现实综合作用的结果,也是地区大国之间地缘政治博弈的反映。但是,事物之间的关联性和复杂性又使得事态往往是以多维力量博弈形成的新平衡来决定其发展方向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亚美尼亚政局的总体稳定依然可期。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副研究员、法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