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 >> 首页 >> 本网首发
俄罗斯转型发展呈“千层饼”状态
薛福岐 来源:中国俄欧亚研究网 2016年08月18日

  【摘要】目前,俄罗斯经济困难重重之中。乌克兰危机、西方制裁和国际市场石油价格下跌等只是外部因素,根本原因还是苏联时期便已经形成的失衡的经济结构,导致对外部市场的依赖、财政收入对石油价格的依赖等问题。俄罗斯的迫切任务就是完成经济现代化、二次工业化,走创新发展道路。

  【关键词】结构性;国际化;保守主义现代化;

 

  1991年苏联解体,俄罗斯联邦继承了苏联的国际地位,作为一个新的国际法主体登上历史舞台,开始了广泛而深刻的政治经济和社会转型。其发展的初始条件是已经完成工业化和城市化,人口受教育程度较高,拥有发达的科技和教育体系等。与此同时,苏联解体是一场严重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危机。这使得新俄罗斯的政治与经济社会发展充满矛盾和冲突。众所周知,俄罗斯按照西方开出的“药方”实施“休克疗法”,结果导致工业生产和GDP大幅度下滑。1998年国际金融危机波及俄罗斯,但经济很快得以恢复。2003年以来的近十年间,在国际市场石油价格节节攀升的情况下,俄罗斯实现经济、居民收入和消费的快速增长。近15年来,俄罗斯经济的一大亮点是,形成全国统一的市场基础设施,零售业十分发达,成为经济最大和增长最快的部门,占GDP的20%以上,高于大多数发达国家。

  俄罗斯所面临的危机 

  目前,俄罗斯经济深陷衰退之中。2013年,俄罗斯GDP仅仅增长1.3%,2015年更是3.7%的负增长。因此,在这个意义上,乌克兰危机、西方制裁和国际市场石油价格下跌等只是2014年来俄罗斯经济下滑的外部因素,引起固定资产投资大幅度下降、进口下降和居民实际收入下降。但衰退的根本原因还是苏联时期便已经形成的严重失衡的经济结构,导致对外部市场的严重依赖、财政收入对石油价格的严重依赖等问题。

  俄罗斯经济面临经济衰退和停滞以及与西方矛盾长期化的局面。2016和2018年,俄罗斯将分别举行国家杜马(议会)选举和总统大选,这意味着社会稳定成为“绝对命令”,痛苦的经济改革有可能被搁置到2018年之后。俄罗斯高等经济大学统计与知识经济研究所行情研究中心5月份的一项研究结论是,2013-2017年对俄罗斯工业而言是失去的五年。俄罗斯经济与发达经济体的差距将进一步拉大。

  造成俄罗斯当前危机的原因 

  可以说,俄罗斯当下的发展状况十分复杂。首先是外部环境发生大幅度变动和深刻调整。显而易见的是,俄罗斯面临的外部环境在发生重大的变化,新的发展模式正在显现,力量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嬗变,新的主体正在出现。而俄罗斯要继续保持大国地位,融入新的世界体系,必须对自己的体系进行必要的调整,而首要任务就是保持经济持续增长。其次,就全球体系的调整而言,目前只能看出一些轮廓,如中国、印度等一批新兴经济体的崛起以及超级大国美国实力和影响力相对下降,未来的格局走向并不明显。第三,从内部环境来看,俄罗斯独立以来的国家制度建设在形式上已经完成,但尚存深刻矛盾,国家仍处在深刻的变革之中。可以说,作为世界主要文明体之一,俄罗斯近20多年的发展呈现出“千层饼”的状态,外部环境和内部政治、经济、社会和人的发展多个进程同时发生,相互影响。同时,这个复杂进程又不可避免地反映在俄罗斯人对自身历史的评价和定论等问题上,呈现出纷繁复杂、变化多端的局面。

  有俄罗斯学者认为,近20年来俄罗斯的发展经历了自由主义民主化及其返退,似乎又面临着民主化的回潮。但无论如何,俄罗斯正在逐渐融入世界。与此同时,全球秩序也正在经历着重组,走向某种全新的结构和质量。从历史发展的角度,这个重组的幅度与意义堪比18-19世纪的工业革命,或者 20世纪的科技革命。在这个意义上,俄罗斯的创新发展道路符合其国家利益。而要走上创新发展道路,就必须对现有政治体制进行现代化改造。

  俄罗斯走出危机的对策 

  俄罗斯的迫切任务就是完成经济现代化、二次工业化,走创新发展道路。这里的难点在于,当今世界的经济发展具有两大特征,即结构性与国际化。所谓结构性,指的是经济发展不能归结为建一批或者许多工厂、道路桥梁等。经济发展需要社会的政治、法律等制度做出相应的调整和变化,要适应经济发展对制度环境的要求。经济发展几乎成为一个社会运动。而所谓国际化就是一个国家不可能关起门来搞自己的一套,而是在开放的、竞争的环境下开展国际合作。

  与此同时,俄罗斯现有的经济、政治体制呈现为高度垄断、高度集中。高度垄断、高度集中意味“手动”管理方式,与外部世界的联系方式大多是非正式的,不是依靠制度,而是依靠各种临时的、非正式的安排。这种安排的好处是能够避免失控,但其缺点是缺乏有效的反馈。一旦在某个方面出现问题,一定是矛盾激化到一定程度,信号才能传达到中枢。而高度集中也意味着地方层面缺乏自主性、积极性。

  作为普通民众来讲,苏联后期的控制、短缺等都是十分不愉快的记忆。苏联解体后、上世纪 90年代的混乱同样是不愉快的记忆。相反, 2000年以来生活逐渐好起来,好多人出国旅行度假,消费水平提高,收入提高,这都是来之不易的东西。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要继续改革,民众的反应是又要折腾他们,又不想让他们过安分日子。俄罗斯民众过去 15年做出了巨大牺牲,为了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俄罗斯民众是否愿意继续做出牺牲?

  值得注意的是,在面临乌克兰危机、与西方对抗的背景下,俄罗斯主张保守主义现代化的意识抬头。在一定意义上,俄罗斯保守主义现代化跟中国张之洞的“中体西用”有异曲同工之妙,就是试图在维持传统价值框架的同时,采用西式技术、劳动组织方式、生产方式等,其逻辑是,掌握现代化所需要的西方技术,但坚决弃绝产生这些技术的一切:规范、价值、社会发展、自由精神,等等。

  俄罗斯保守主义现代化的背景是,政治权力的神性与高度垄断,政治权力与经济权力的一体性质。这种高度垄断的政治权力体制天然地排除政治参与和政治竞争。维持这种格局是政治需要,而经济发展又是保持大国地位的客观需要。保守主义的主旨是在维持现有政治格局的前提下实现经济现代化,但并不包括政治体制的全面现代化。当然,从社会稳定的角度,保守主义现代化的逻辑是显而易见的。它试图在现代化的绝对命令与秉持传统价值的社会大多数之间找到某种妥协,避免大规模社会动员可能引起的震荡。

  资源型国家如何通过调整经济结构、克服“荷兰病”进而走上可持续发展道路,这是一个有成功先例的经济实践。从这个意义上讲,俄罗斯不是一个特例,它的特殊性是相对的。俄罗斯过分强调自己的特殊性而无视国际经验,并不利于其经济发展。这是因为,特殊主义常常是弱国自我维系自恋情结的理念,它惧怕交流、害怕“拿来 ”、拒绝学习、恐惧融汇。特殊主义从来不支持大国崛起,或者仅支持扭曲的大国崛起。

  世界的经济发展具有结构性和国际化两大特点。所谓结构性就要求社会政治文化等方方面面为适应经济发展的需要做出调整。经济发展实际上成为一种社会运动,需要普遍参与。而国际化则意味着国际市场和国际合作的不可避免。从这个意义上讲,俄罗斯现有的政治体制格局可以维持一个阶段,但在根本上则是不可持续的。

  外部和平和国内稳定是俄罗斯实现发展战略的两个关键的前提条件。数百年来,俄国的文明属性没有发生根本性改变,而国家制度却经历了从沙皇专制主义、苏联社会主义到“主权民主”等三次大的颠覆。俄罗斯的未来把握在自己手里,俄罗斯完全有能力在世界上占据一席之地。历史经验使得俄罗斯社会精英具有较强的抗压能力,而外部世界往往对俄罗斯估计不足。可以说,任何外部力量都不足以对俄罗斯发展战略和发展道路施加过多影响,除非俄罗斯自己犯错误。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

  【参考文献】

  ①任剑涛:《除旧布新:中国政治发展侧记》,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 201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