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 >> 首页 >> 本网首发
俄罗斯经济短期内难以走出衰退
程亦军 来源:中国俄欧亚研究网 2016年02月04日

  2015年,俄罗斯国民经济出现明显衰退,国内生产总值同比下降3.7%,各项经济指标严重下滑。其中,工业生产下降3.4%,固定资产投资下降8.4%,社会零售总额下降10%,对外出口下降32%。在综合分析现有统计数据并结合考察全球经济发展趋势、特别是国际能源市场发展状况的基础上,对未来一年俄罗斯经济形势大致可以作出如下判断。 

  一、2016年经济形势依然严峻 

  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未来一年俄罗斯经济发展走势依然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际石油价格的走势。综合当前的各种相关信息可以得出结论,2016年国际油价低迷的情况难以根本改变,这也就意味着俄罗斯难以扭转衰落的经济形势。 

  国际能源署的分析报告指出,2014年至今,国际市场上的石油产品一直处于供大于求的失衡状态,其程度是自1998年以来最为严重的,这是油价持续不断下跌的根本原因。该机构预测,2016年石油供需失衡还将进一步加剧,直至2016年年底才有望恢复平衡。经济增长速度在全球范围内普遍放缓,能源需求增长显著弱化是导致石油价格下滑的另一个重要因素,这一状况在未来一年还将得到强化。2015年岁末至2016年年初,世界各国的经济官员和学者纷纷发表言论,看淡未来一年的世界经济形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提醒人们,2016年全球经济增长将令人失望且不平衡。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则警告说,2016年可能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最艰难的一年。世界银行于201616日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也对世界经济发出预警,将对2016年世界经济增长率的预测从半年前的3.3%下调至2.9%,同时还特别对新兴市场国家的增长前景表示忧虑,指出金砖国家中的俄罗斯和巴西经济将继续衰退,预计国内生产总值分别下降0.7%2.5%。摩根士丹利公司给出的2016年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预测值更低——不到2% 

  近期美国当局的两项举措又给低迷的油价雪上添霜。201512月,美国总统和国会相继表示同意取消自1973年开始实施的美国石油出口禁令。20161月初,以美国企业产品合伙公司向瑞士出口60万桶德克萨斯原油为标志,美国石油长达40年的出口禁令正式成为历史,虽然此举对国际油价并无实质性影响,但是因其而生的巨大的心理压力却是国际市场难以承受的。同在201512月,美联储宣布加息,这是9年来美联储的首次加息,具有历史性的意义。加息提高了美元的吸引力,巩固了美元对世界大部分货币和大宗商品的优势地位。长年形成的市场规律表明,美元汇率的上升同时意味着石油价格的走低。 

  此外,美国和欧盟解除对伊朗的经济制裁促使该国大规模增加石油出口,意图重新夺回制裁期间失去的利益和国际市场份额。面对大幅下降的油价,伊朗石油部长比詹·纳姆达尔·赞加内表示,伊朗愿意以任何价格出售石油。再加上石油投机商的搅局(他们只肯在市场上收购低于15美元/桶的石油合同),国际油价重上高位的希望极其渺茫。花旗集团分析师克里斯·梅恩201614日对外表示,在各种利空因素影响下,2016年上半年国际油价可能会跌到每桶30美元的水平。高盛公司也在近期的报告中表示不看好近期油价,认为在最坏的情况下,国际油价有可能跌至每桶20美元,市场跌势可能持续更长时间才能引发产油国的减产决定。世界银行在2016126日公布的市场展望报告中也对未来国际大宗商品行情表示悲观,并且对46种主要大宗商品中的37种预估价格做了下调,其中对石油预估价格下调了14美元至每桶37美元。 

  在上述背景下,严重依赖石油经济的国家之间的恶性竞争将难以避免,因为除了继续增加产量来巩固自身的市场地位和争夺新的市场份额之外不可能有别的选择,而这又将导致油价的进一步下跌。凡此种种,形成了对俄罗斯经济发展极为不利的外部环境。 

  二、短期内宏观经济不存在根本性风险 

  当前俄罗斯经济确实相当困难,但这并不意味着其已陷入危险的境地,就总体而言,俄罗斯经济短期内并不存在根本性的风险。 

  首先,俄罗斯金融系统状况基本稳定。经过多年的市场洗礼,特别是经历了1998年和2008年两次国际金融危机的磨练,俄罗斯金融系统已经逐渐成熟起来,在残酷的竞争和大规模的重组兼并之后,现存商业银行在数量上虽然较之以往大为缩减,但是在资产规模、资产质量和抵御风险能力等方面确实有了很大提高。在经济萧条的大背景下,尽管经历了几度汇率风波,卢布严重贬值,但没有出现民众挤兑,也没有银行在风波中倒闭,这便是明证。2014年年底为了稳定卢布汇率,俄罗斯金融管理当局将利率提高到17%的高位,整个银行系统并未因此而发生大的麻烦,表明俄罗斯金融系统的抗压能力空前增强。2015年俄罗斯几次下调利率,未来一年还有继续下调的空间和可能,这将为金融系统进一步释放压力。 

  其次,在财政方面俄罗斯政府仍然具有一定的回旋余地,必要的财政支出基本上还是有保障的。2015年俄罗斯为弥补财政赤字,动用了大量的国家储备,致使国家储备规模明显萎缩,按卢布计算同比下降30.4%,如按美元计算则下降幅度更大,达到43.2%。但是,截至201611日联邦政府仍然拥有34405.7亿卢布的国家储备基金,其规模占到了同期国内生产总值的4.6%。而同期的财政赤字不到2万亿卢布,大约占同期国内生产总值的2.6%。与此同时,国民福利基金规模还有所扩大,达到52271.8亿卢布,较之上年同期增长了8390.9亿卢布,增加了19.1%,占同期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也从6.0%提高到6.6%,只是由于卢布贬值,折合成美元的数额有所下降。 

  第三,农业生产的稳定增长为社会安定和市场稳定创造了必要条件。最近数年,在各项经济指标逐渐趋于恶化的情况下,农业生产却一枝独秀,保持了稳定增长态势,成为支撑俄罗斯社会平稳发展的重要支点。2015年在国民经济总体衰退的条件下俄罗斯农业仍然取得了3%的增长,可见这个支点目前依然牢固。 

  第四,俄罗斯政府债务水平相当低,短期内偿债压力不大。20151—11月,联邦国家债务规模有所扩大,增加了1814.1亿卢布,同比增长了1.8%。截至2015121日,国债余额为10.48万亿卢布,大致相当于同期国内生产总值的13%。其中,外债占31.7%,内债占68.3%。这个负债水平不要说远远低于俄罗斯以往20年的平均水平,即便是与当今世界各主要经济体相比也是很低的。 

  第五,俄罗斯外汇储备相对充裕。俄罗斯中央银行每周外汇储备统计表显示,2015年初(12日)外汇储备总额为3862亿美元,年内最低降至3505亿美元(47日),年末(1225日)回升到3702亿美元,年末比年初减少160亿美元,下降了4.14%,但比2014年同比24.4%的降幅大幅收窄(2014年为应对卢布危机俄罗斯政府大量抛售外汇,致使年末外汇储备比年初减少了1241.35亿美元)。俄罗斯中央银行行长纳比乌林娜认为,俄罗斯外汇储备的合理水平应该为5000亿美元上下。按照这个标准,俄罗斯目前的外汇储备略显不足,但是这个规模对于履行外汇储备的三项基本职能(满足三个月的进口支付需求、足额偿还到期外债、稳定本国货币汇率)来说基本上还是够用的。 

  三、中长期发展战略全面落空,对外事务将受到制约 

  鉴于低迷的经济形势,近两年俄罗斯政府不得不一再压缩政府需求,减少财政支出。可以想见,2016年俄罗斯政府在开源不足的情况下还将采取进一步措施,加大节流力度,扩大节流范围,最大限度地压缩财政支出。毫无疑问,在现有条件下,此前的许多重大发展计划都将难以付诸实施。众所周知,在当年国民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的鼓舞下,2008年俄罗斯联邦政府制定了一系列宏大的国家战略规划,然而很快便随着当年爆发的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而化为泡影。如果说,一两年前人们还对此抱有幻想的话,那么现在可以得出结论:昔日振奋人心的“普京计划”已经彻底成为一纸空文。在经历了危机之后,2009年版的《俄罗斯联邦2020年前国家安全战略》较之此前的规划显得要务实一些,但其中也明确提出,俄罗斯的中期保障国家安全的战略目标是在2020年前使俄罗斯跻身国内生产总值五大强国之列,并在经济和技术领域达到国家安全的必要水平。可是,不给力的经济现实使这一目标也变得越来越遥远。此外,其他各项涉及国计民生的计划也将毫不例外地大打折扣。 

  低迷的经济还将不可避免地对俄罗斯的对外事务产生影响。历史表明,俄罗斯在国际舞台上的姿态是与其国内的经济景气指数密切相关的。在俄罗斯复兴的道路上,2007年是一个特别值得关注的年份。在这一年,俄罗斯在没有任何前期征兆的情况下突然恢复了中断了15年之久的战略轰炸机的全球巡航(俄罗斯称之为战略值班),向世界高调宣布,俄罗斯又重新回到了世界政治舞台的中心。经济分析告诉我们,此举并非偶然,因为正是在这一年俄罗斯国民经济彻底摆脱了危机,重新恢复到了历史最高水平,当时蓬勃复兴的国民经济给了俄罗斯足够的信心和底气。然而,如今情况发生了逆转,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俄罗斯参与国际事务的力度和广度不得不受制于低迷的国内经济。 

  四、弱能源化、多元化有望成为经济政策基调,民族工业迎来难得机遇 

  鉴于目前的国内外形势,为了应对时下的危机,也为了今后的可持续发展,俄罗斯政府有针对性地调整部分经济政策、重新规划优先发展方向将是必然的。从当前的情况看,当年在国际油价高企之时俄罗斯决策层对国际能源市场发展趋势的判断出现过偏差,认为国际能源需求将持续高速增长,而页岩油开采的商业化不过是天方夜谭,它不可能取得革命性的成果,更不可能对国际能源市场产生实质影响,因此对俄罗斯的能源优势给予了过高的估计,这在过去十年内俄罗斯政府出台的几部能源发展战略中有充分的反映。 

  严峻的经济现实将迫使俄罗斯政府加大调整经济结构的力度。近年来,调整经济结构一直是俄罗斯政府既定的经济发展目标之一,但是持续的高油价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这项工作的开展。此次的经济衰退又一次深刻揭示了过度依赖能源出口的弊端,从而降低了俄罗斯政府对能源工业的过度倚重,强化了对调整经济结构的愿望和决心。自然,客观审视俄罗斯的资源禀赋和资源与经济发展的相互关系,去能源化是不可能的,也是没有必要的,但是弱能源化将是必然的。弱能源化、再工业化、经济多元化、经济现代化将是未来俄罗斯经济发展的主要方向和目标。从2015年开始,为缓解经济困难,俄罗斯政府已经在积极着手构建新的经济增长模式,致力于摆脱能源出口依赖。目前,由政府主导,多个地区正在兴建新工厂,发展高附加值的制造业,努力为招商引资创造良好环境。 

  201631日,俄罗斯政府正式出台了年度社会经济稳定发展行动计划,即所谓反危机计划。该计划旨在保障民生,推动实现经济多元化,有效地应对美欧的经济制裁。该计划确定的工作重点是调整经济结构、创造健康的商业环境、支持中小企业发展、实现进口替代、促进非能源产品出口。具体措施包括扩大投资、降低利率、增加税收、减少开支、出售资产等。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规模空前的救市计划,总投入将达到8800亿卢布。毋庸置疑,新的经济指导思想和发展方向的修正以及进口替代战略的实施将惠及俄罗斯民族工业,这是20世纪90年代去工业化以来俄罗斯民族工业难得的机遇。可以预见,在未来一段时期内,俄罗斯的民族工业将在一定程度上得到复兴,进口替代的规模和范围将进一步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