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 >> 首页 >> 本网首发
一个去了还想再去的国度——阿塞拜疆行纪
杨进 来源:2014年7月23日 中国俄欧亚研究网 2014年07月23日

  前几日,接到阿塞拜疆总统战略研究中心拉沙德先生的邀请,约我写一篇关于阿塞拜疆印象的文章,尽管手头的工作很繁忙,我还是欣然同意,因为我觉得早就该写这篇文章了。它不是学术研究文章,但是于我的重要性却不亚于学术文章,它是对我一段难忘时光的永久记忆,而我今后的学术生涯,离不开这段记忆。

应邀学术访问

  又是一年春来时,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正是我出发前往阿塞拜疆进行学术访问的日子。那时,我接到了阿塞拜疆总统战略研究中心和阿塞拜疆外交部国际合作司的邀请,前往首都巴库做3个月的访问学者。在接到邀请的时候,内心很期待,也充满了想象。这是我首次访问这个在大多数中国人看来充满陌生和神秘的国度。尽管由于工作原因,我之前对阿塞拜疆给予了很多关注和研究,但是,百闻不如一见,真正要踏上这片土地时,期盼之情不言而喻。

  4月26日,告别妻儿,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出发经乌鲁木齐转机(那时,阿航直飞北京的事宜正在商谈中,年底便通航了,可惜我没有赶上)。半夜时分,当乘坐的中国南航航班飞临巴库湾并准备降落盖达尔.阿利耶夫国际机场时,从飞机舷窗往下俯瞰,夜幕下的巴库犹如一座镶嵌在里海边上的巨大明珠,灯火通明的街道纵横交错,错落有致,依山傍水的地形使得整个城市层次感十分强烈,高高低低的灯光隐约透露出这座城市的异域风情,内心对在这里3个月的工作和生活充满期待。

  阿塞拜疆总统战略研究中心的司机法耶克先生是一位友好、善良、健谈而且幽默的中年人。从机场到公寓,他一路和我攀谈,并热情地介绍沿途所见街道、建筑,时不时还讲点笑话,使我对这个国家和这座城市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许多,我似乎开始触摸到这个民族友善、乐观、机敏和通达的个性了。

  我和同期来做访问学者的巴基斯坦学者爱迪奇分住一套两居室的套房。房子很大,设施很齐全,装修也很好,洗衣、做饭十分方便。第二天一早在艾迪奇的帮助下便能通过无线上网给国内写邮件了。房子是阿塞拜疆外交部为国外访问学者租下来的,位置非常好,紧邻总统基金会,出门往下离里海不到500米,而往上不到500米则是总统府。

  从住处出发步行前往工作地点阿塞拜疆总统战略研究中心大约需要25分钟。每天上下班的这25分钟路程对于我是一种莫大的享受:沿途行经之处,一步一美景,一步一风情:有繁花似锦的总督花园、古老的希尔万沙宫殿城墙,后现代风格的地铁站,巍峨的市政厅,充满欧洲风情的街道建筑,充满人文气息的尼扎米公园,还有人来人往、繁华无比的喷泉广场等等。

  阿塞拜疆总统战略研究中心位于喷泉广场边的一座古老西式建筑内,这里曾经是历史上一位著名音乐家的府邸。阿塞拜疆有一个很好的传统,几乎所有名人居住过的建筑墙上都镶嵌着他们的雕像和简历,既有政治家、将军、诗人、作家、画家、科学家、也有普通人——比如那些获得过国家勋章的士兵、劳动者,这既是对名人的纪念也是一种历史传承。

  阿塞拜疆总统战略研究中心是阿塞拜疆的“中心智库”,这里的研究人员年轻,充满活力,他们大多有海外留学经历,拥有硕士、博士学位,在本国政治、经济、地区一体化和安全研究方面有着丰富的学术成果。学者们经常在重要学术刊物发表文章、接受国家级电视台和电台采访,参加国际会议。中心几乎每个月数次在巴库举办重要的国际研讨会,受邀学者来自欧洲、美洲和亚洲等地,学术活动十分频繁。

  除了中心主任马梅多夫先生和副主任巴沙耶娃女士,拉沙德.卡里莫夫先生是我在中心做学术访问期间给予我帮助最多的学者。之前,我们在该中心代表团访问北京期间见过几面,但是印象不深。工作的第一天,中心领导指定拉沙德先生负责我的学术工作。随着交往增多,我和拉沙德先生成为了好朋友,常以“哥们”相称。

  3个月中,我得到了战略中心的大力帮助。马梅多夫先生、巴沙耶娃女士数次主动找我讨论我的研究课题,特别是拉沙德先生不厌其烦地为我找来了大量学术资料。这些讨论和资料成为我确定写作方向以及最终提交长达23页俄文学术论文的基础。7月17日,我在战略中心就论文成果进行了学术演讲,阿塞拜疆外交部国际司领导对我的研究成果给予了热情和高度评价。不能不说,除了我辛勤的劳动,战略中心的学者们所给予的帮助至关重要。

  工作之余,就是我漫步巴库,徜徉在这个美丽、富饶、浪漫、充满生机的南高加索之国的时间了。遍布巴库市区的古迹、博物馆、艺术馆、大学、书店、公园、广场、市场、商店、咖啡馆(茶馆)都是我的必去之处。阿塞拜疆古代文化发祥地戈布斯坦、海滨城市苏姆盖特、第二大城市甘贾、著名旅游城市甘巴拉都留下了我的足迹。这些游历,加深了我对阿塞拜疆及其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的认识。

  7月22日,当我启程回国时,内心充满喜悦和留恋之情。喜悦的是,3个月的访问不仅取得了超出个人预期的学术成果,而且对阿塞拜疆、南高加索乃至里海地区形势有了新认识,这些认识既有方法论方面的,也有对一些重要问题的重新思考。留恋的是,我将暂时离开在这里认识的各界朋友们,他们既有阿塞拜疆的朋友,也有驻阿塞拜疆各机构的中国朋友,他们给予我的帮助令我受益良多,我还能够经常见到他们吗?

美丽的国度 悠久灿烂的文明

  阿塞拜疆是一个十分美丽的国度。若从国土面积来说,阿塞拜疆不算大,属于欧亚大陆小国。南高加索所处的地理位置、复杂的地形条件决定了这个国家气候多样,自然风光绮丽迷人。

  作为首都,巴库市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这座位于里海西岸,由阿布歇隆半岛和巴库湾围成的城市,依山傍水,气候温和而干燥。当你徜徉在巴库湾沿岸,行走在滨海公园之时,举目四望,一边是碧波荡漾、微风习习的里海,而另一边则是车水马龙、绿树掩映的巴库市区。西尔万沙宫古老的城墙时隐时现,高高的清真寺塔威严肃穆,沉静的少女塔巍然耸立,而街道两边具有欧式古典风格的高大建筑,博物馆、商场、大饭店、艺术宫随处可见,这些让你产生一种东西方文化的穿越感,自然和人文风光在这里相互交织,十分和谐。

  巴库是一座十分干净有序的城市。在这座城市,尽管也有不甚繁华之地,但是所到之处,满眼的都是干净、整洁。走在大街上,两旁的树木总是那么绿,人行道总是那么光洁。尽管垃圾桶不是那么密集和显眼,但是令人赞叹的是,在巴库几乎见不到随意丢弃的垃圾,即便是一个烟头,也很难见到。在交通路口,倘若有行人通过,汽车司机一定会立即停下来耐心等到最后一个人通过。遇到女性通过,司机停车的时机会更早。作为外国游客,如若示以伊斯兰的感谢礼,司机一定会对你报以友好的微笑。

  我最喜欢去的地方,是巴库内城。这座始建于公元前7世纪,历经数百年风雨的古老王城,在战火中没有被摧毁,保存十分完好。沿着城墙内的甬道漫步,从墙垛往外看是现代化的工商业设施,无限繁华尽收眼底,而往内看,则是岁月留下的沧桑与痕迹。我曾仔细考察了内城一处保存完好的古丝绸之路驿站遗存。面对此情此景,会自然激发你对阿塞拜疆这个国家的种种历史想象和追忆。

  滨海公园也是我喜欢光临的地方。每天下班后,我都有一种冲动,必定要去这个巴库自然风光最漂亮的地方走走。不仅仅是为了吹一吹里海的宜人凉风,更是为了享受它的那份悠闲、从容和充满激情的人文气息。滨海公园会让你似乎忘记阿塞拜疆是一个典型的内陆国家,也会让你畅想里海对岸的那些国家是何种情形。里海似乎把阿塞拜疆与世界联系在一起,又似乎不是,不过,当看到满载各种货物的渡轮进出巴库港的时候,这种感觉又变得十分真实,巴库是里海的航运中心。公园内四处是茶馆(咖啡馆),总是热闹非凡。坐在海滨,享受着从里海吹拂过来的微风,再细细品尝阿塞拜疆本地产的红茶,总能触摸到这座城市、这个国家和这个民族的浪漫和从容情怀。夜晚,海边经常举办各种风格的歌舞表演,来自土耳其、欧洲和本土的艺术家们在这里一展技艺,总能引来无数观众的掌声。作为外国人混杂其中,丝毫不会感到有任何不快。年轻人提出与你合影的要求,还会让你感受到他们对中国的一种真诚友好。

  在我去过的城市中,苏姆盖特和甘贾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苏姆盖特离巴库并不远,位于巴库西北方向的里海沿岸,驱车约一小时便能到达市中心。这是一座曾经的工业中心,至今仍能感受到它曾经创造过的工业文明与辉煌。沿途能看到发电厂和各种工厂的厂房。不过,据同行的阿塞拜疆朋友介绍,这些工厂大多数是苏联时期所建,很多已经停产,继续生产或者新建的工厂,是适应市场需要的部门。阿塞拜疆正在进行的经济现代化和转型,从这座城市的点滴有所感知。同行的阿塞拜疆朋友自己在市中心开了一家正规按摩店,收入相当可观,他说,服务业是国家鼓励发展的行业,也是这座城市未来的发展方向。

  甘贾位于阿塞拜疆西北部,是阿塞拜疆第二大城市,历史十分悠久,也是阿塞拜疆到格鲁吉亚的必经之地。乘车经巴库-第比利斯高速公路,大约需要4个半小时即可达到,还算上中间下车在农家休息喝茶时间。甘贾比之巴库,人口要少得多,只有数十万人,城市安静而繁华。我们在城郊的大市场还遇到几个熟悉中国市场的阿塞拜疆商人,他们出售的很多小商品来自中国,这令我十分惊讶,毕竟这里远离巴库这样的中心城市,中国商品深入这里,令我感到中阿经贸合作的无限潜力。甘贾农业潜力极大,沿途可见肥沃的土地,高大的庄稼和成群的牛羊。

  要了解阿塞拜疆的古老历史,戈布斯坦是必须要去的。

  戈布斯坦在阿塞拜疆语中意为“沟壑纵横的地方”,位于大高加索山脉东南角的杰伊兰克奇梅兹河流域,为丘陵地势,离巴库只有一个多小时车程。戈布斯坦汇集了石器时代及其后各时期古阿塞拜疆人的遗迹:岩画、村落遗址、墓碑等,这些文物反映了古阿塞拜疆人的生活、文化、风俗、习惯等。

  戈布斯坦岩画具有代表性的是男人和女人图案,画面上的男子均为携带弓箭的猎人,身材高大匀称,腰系佩带,肌肉发达;女子图案胸部和臀部凸出,象征幸福、平安及生命延续。岩画题材十分广泛,包括动物、古代部落的图腾及原始人狩猎、歌舞、收割、集体劳动的场面,反映氏族部落丰富多彩的活动。戈布斯坦岩画于200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目录。

  站在戈布斯坦景区的山顶上,可以眺望浩瀚的里海,以及深入里海的大片油气开发设备。即便不是作为研究阿塞拜疆的学者,你也会自然地联想到,这片土地大概是上天特意眷顾阿塞拜疆人民,给他们留下的一片丰饶土地吧!

高速发展 一个去了还想再去的国度

  阿塞拜疆的美景给了我了解这个国家的激情,处处遇到的友好态度又激发了我研究这个国家的热情。作为中国学者,我更加关心的是阿塞拜疆的经济发展。

  尽管阿塞拜疆是一个自然资源极其丰富的国家,但是历史上它的人民过得并不算富裕。俄国统治时期自不必说,苏联时期,阿塞拜疆作为一个加盟共和国,缺乏经济主权,一切经济行为要服从联盟中央安排,大大限制了阿塞拜疆的经济自由。阿塞拜疆在苏联时期的经济分工中主要是扮演油气资源供应国的角色。这给独立后阿塞拜疆经济转型带来了很大困难,经济结构的单一化应该说是苏联按地域分工遗留下来的历史问题。

  1991年随着苏联解体,阿塞拜疆获得了宝贵的主权独立。不过,独立初期该国又出现了新的发展困难,一是内政不稳,二是经济严重滑坡,三是在大国干预下与亚美尼亚发生了纳卡战争。特别是纳卡冲突,给阿塞拜疆带来了极大灾难,仅安置一百万左右的战争难民,就耗费了阿塞拜疆政府极大的政治、经济和外交资源。

  幸运的是,1993年随着盖达尔.阿利耶夫当选阿塞拜疆总统,这位苏联时期已经是资深政治家的经验和治国智慧发挥了重要作用,阿塞拜疆开始实现政治稳定,经济上走向繁荣之路。特别是1994年他主持签订的“世纪合同”,使阿塞拜疆的油气工业发展战略变得十分清晰,油气生产、加工和出口多元化战略,使阿塞拜疆不仅经济迅速发展,而且在外交上摆脱了对俄罗斯的过度依赖,开始走向多元和平衡外交的道路,有力保障了阿塞拜疆的主权独立,也为阿塞拜疆实现领土完整打下了坚实经济基础。从2003年起,新当选总统伊利哈姆.阿利莫夫又不断完善国家发展战略,阿塞拜疆经济发展更为迅猛,曾经连续多年保持两位数的经济增长率。当前,阿塞拜疆人均GDP接近8000美元,不仅居于南高加索各国之首,在后苏联空间国家中也名列前茅。阿塞拜疆又制定了新发展战略,更加注重经济发展均衡性。

  阿塞拜疆经济的高速发展直接体现在国家面貌方面。首都巴库犹如一个新工地,到处都有新建的广场、现代化商场、写字楼、五星级饭店、居民小区。近年来,诸如海滨公园、国旗广场、盖达尔.阿利耶夫文化中心、火焰塔等大手笔的建筑更是阿塞拜疆经济建设成就的代表作。夜晚,乘船游弋于巴库湾,回头凝望,巴库灯火辉煌,整座城市犹如漂浮在里海上的一颗璀璨的夜明珠。

  阿塞拜疆的对外开放姿态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在对外经济交往中,不仅注重传统经贸关系,而且更加重视发展与新伙伴的国际合作,格鲁吉亚、土耳其、欧盟、美国、独联体国家、中国等都是阿塞拜疆经贸合作的重点。近年来,阿塞拜疆还举办了各种国际性会议、体育比赛和文化活动。这大大提高了阿塞拜疆的国际知名度,也是阿塞拜疆文化“软实力”的绝佳展示机会。

  令我感到尤其高兴的是,阿塞拜疆与中国的双边关系也在蓬勃发展。除了频繁的高层往来,民间交往也与日俱增。华为、中兴、联想、中石油、奇瑞汽车、吉利汽车等中资机构在阿塞拜疆的经营情况良好,华商协会也在努力推动民间商业合作与往来。中国驻阿塞拜疆大使馆为他们的工作提供了极大支持。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设在巴库大学的孔子学院在巴库深受学生欢迎,开设的教学点越来越多,阿塞拜疆年轻人学习汉语的热情极为高涨。在巴库街头,总能遇到年轻人主动用汉语“你好”和中国模样的游客打招呼。

  阿塞拜疆是一个地理位置重要,经济高速发展,前景十分美好的国家,随着中国提出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战略逐步实施,未来中阿合作的潜力必将得到充分释放,这个里海西岸的南高加索国家必将与中国谱写未来关系的新篇章,我对此充满信心。

  阿塞拜疆,我期待着下次访问。

  作者:杨进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