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 >> 首页 >> 本网首发
欧美国家的亚美尼亚人
杨进 来源:中国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网 2012年03月25日

  法国国民议会和参议院先后于2011年底、2012年初通过对否认“亚美尼亚大屠杀”的行为加以惩罚的法案,立即引起了与土耳其的外交纠纷。长久以来,土耳其政府一直拒绝承认“亚美尼亚大屠杀”一事,因此法国人“不给面子”的做法让其大为不爽,立即宣布多条制裁措施来表达自己的不满。法国人民运动联盟议员瓦莱丽·布瓦耶的网站还受到了亲土耳其激进分子的攻击,因为她是该法案的提交者。无独有偶,远在大西洋西岸的美国近年来也多次通过对“亚美尼亚大屠杀”定性的议案,并引起土耳其官方的严重抗议。其实,纵观欧美国家,长期亚拉腊山脉中一座山上停下来”,许多古代经典都认为《圣经》中的伊甸园就在亚美尼亚土地上。

多灾多难 移居他乡

  亚美尼亚族是一个古老的民族,他们世代居住的亚拉腊山是人类古老文明的发源地之一,曾经创造过灿烂的文明。大多数亚美尼亚人认为自己是《圣经》中所讲的大洪水幸存者诺亚的后裔,《旧约·创世纪》上说,“方舟驶抵亚拉腊山脉中一座山上停下来”,许多古代经典都认为《圣经》中的伊甸园就 在亚美尼亚土地上。

  亚美尼亚人与土耳其人的历史纠葛在 17 世纪甚至更早就已发生,但对两个民族关系产生重要影响的事件主要从 18 世纪末 19 世纪初开始。

  18世纪末,亚美尼亚民族还处于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统治之下。当时欧美革命以及东欧民族解放运动的高涨激励了亚美尼亚民族运动兴起,亚美尼亚人迅速掀起反抗民族压迫和宗教压迫的斗争。而此时,沙皇俄国为夺取西亚美尼亚,鼓动亲俄的亚美尼亚人反对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的统治,挑起亚美尼亚人的民族主义情绪。土亚矛盾急剧上升。

  与此同时,俄国与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矛盾激化,1877年~1878年爆发了俄土战争,这次战争让处于奥斯曼帝国统治下的亚美尼亚人深受其害。奥斯曼帝国政府认为亚美尼亚人站在俄国一边,决定对其实行严厉报复。从19世纪末开始,亚美尼亚人遭到多次大规模镇压,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20世纪初期第一次世界大战前。

  一战期间,土耳其政府因为担心亚美尼亚人叛乱,再次对境内亚美尼亚人进行残酷镇压,这就是人们所说的“亚美尼亚大屠杀”事件。据西方学者研究认为,有大约150万亚美尼亚人在大屠杀中丧生,80万人成为难民。也就是在苦难的历史过程中,一批批亚美尼亚人被迫离开故土去寻求新的生活家园。

扎根欧美 成就斐然

  “你们这些可怜又可悲的法国人为了选票而无视真相。”在受到死亡威胁的法国人民运动联盟议员瓦莱丽·布瓦耶的网站上有人这样留言。留言者指的是2012年的法国总统选举和议会选举。显然,关于“亚美尼亚大屠杀”法案争论的背后是法国亚美尼亚人对法国政治影响力的体现。

  据亚美尼亚2011年统计表明,该国亚美尼亚人约327万。这一数字实际包含了很多海外侨民。外国学者研究表明,如果算上海外侨民和亚裔后代,全球亚美尼亚人大约有1000万~1400万,亚美尼亚人在海外的侨民和后裔远超其国内人口。

  先来看看美国的亚美尼亚人。亚美尼亚人于19世纪初开始进入美国,美国也是仅次于俄罗斯的亚美尼亚人迁入国。在美国,很多亚裔在人口普查中已经登记为“美国人”,所以人们对美国亚美尼亚人数量的估计相差很大,在48.4万~200万之间,其中20.5万~100万居住在加利福尼亚州,其次是马萨诸塞州(2.9万)、纽约州(2.4万)、新泽西州(1.7万)、密歇根州(1.5万),其他州也都有数千人的分布。亚美尼亚人善于经商,吃苦耐劳,而且十分团结。他们到了美国往往组成自己的社区。在加利福利亚州,亚美尼亚人集 中居住在洛杉矶、格伦代尔、弗雷斯诺、帕萨迪纳、旧金山等地。其中洛杉矶有他们最大的社区,他们还在著名的好莱坞建立了一个叫“小亚美尼亚”的社区,社区里有亚美尼亚人学校、教堂和众多企业。在格伦代尔约有15万亚美尼亚人居住,占城市人口的72%。他们已经完全融入这座城市,经营着大批企业,开办亚美尼亚学校,还成立一些民族和文化社团。

  为了争取自身权利,美国的亚美尼亚人成立了自己的组织,其中最主要的有“美国亚美尼亚民族委员会”和“美国亚美尼亚人大会”,还有一些基金会。这些组织经费来源充足,人脉联系广泛,活动十分积极,它们就是人们所说的亚美尼亚人在美国的“院外活动集团”,对美国的亚美尼亚政策乃至内政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法国的情形有些类似。据外国学者研究,法国的亚美尼亚移民大约在80万左右。他们最大的社区在巴黎(20万)、里昂(10万)、马赛(8万)、瓦伦西亚(1 万),其余散布在法国各地。

  尽管亚美尼亚人移民法国的历史很早,甚至可以追溯到中世纪早期,但是真正有规模有影响的移民是在 17世纪以后,直到一战开始,法国已经有 4000 名亚美尼亚人定居。1915 年大屠杀事件后,逃往法国的亚美尼亚人 急剧增加,现在的大部分亚美尼亚人就是在这一时期来到法国的。躲过大屠杀的亚美尼亚人首先来到港口城市马赛,然后分散到法国各地,巴黎是当时亚美尼亚人各政党和流亡知识分子的聚集中心。

  尽管这些亚美尼亚人背井离乡,生活艰难,社会地位低下,但是他们凭着聪明才智和顽强毅力很快就在法国立住脚。1925 年,亚美尼亚人巴维尔·古卡索夫出资创办了第一份报纸,随后出版《复兴》杂志。同年,沙瓦尔什·米莎奇扬创办了亚美尼亚语报纸《阿拉齐河》。二战期间,法国的亚美尼亚人积极投身于抵抗运动。

  二战后的法国新一代亚裔大多已经不会讲母语,但是他们有意继续保持其民族特质,并建立起各种联合会,这促使他们的团体吸纳来自中东的亚美尼亚移民并扩大他们的实力。亚美尼亚人有各方面的专家,比如各行业的能手,银行家、企业家,医生等等。

  法国的亚美尼亚“院外活动集团”历史悠久,影响巨大。早在 1921 年,“全亚美尼亚人慈善联合会”就出现在巴黎,是当时亚美尼亚问题外交与政策中心,著名的亿万富翁戈鲁斯特·居尔别齐扬和阿列克斯·曼努齐扬都曾担任领袖。法国官方从 1998 年起,分别于2000 年、2001 年、2006 年、2011 年、2012 年多次通过有关“亚美尼亚大屠杀”的决议来支持亚美尼亚,与亚美尼亚人的院外活动集团是分不开的。

心系故土 实干报国

  亚美尼亚人的独特之处在于这个民族在历史上建立过辉煌,也几经磨难,历史练就了他们坚忍不拔的精神和灵巧的生存方式,也使得他们对本民族命运有更多的关怀,无论他们走到哪里都心怀故土。

  还在苏联时期,亚美尼亚于1988年12月7日发生了一场严重的大地震,2.5万人丧生,50万人无家可归,当时在西方国家的亚裔民间团体发起大规模募捐赈灾活动援助灾区的居民。在冷战年代,西方和苏联关系紧张,来自美国、法国、德国等西方国家的亚裔团体冲破阻力,为帮助自己的祖国和同胞付出了巨大努力,做出了重要贡献。

  1991年亚美尼亚脱离苏联正式独立后,由于地震灾害加上纳卡战争(1992年~1994年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争夺纳卡地区而爆发战争,纳卡问题至今悬而未决),后遭到阿塞拜疆和土耳其封锁,国力贫弱、经济困难,连基本的能源保障都难以为继,很多居民寒冬里每天只有两小时的电力供应。但是,经过十多年努力,亚美尼亚国力大增,获得惊人成就,曾被世界银行官员形容为“脱胎换骨”。如今,亚美尼亚电力供应充足,经济快速增长,有“高加索之虎”美誉。取得这些成就除了国内良好的改革政策之外,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就是大量海外资金的涌入。据欧洲央行调查,由于遍布美国和欧洲的亚美尼亚后裔对亚建筑业的投资热情高涨,服务业受到强劲拉动,金融业长足发展,加上零售业的繁荣,亚美尼亚近十多年来经济增长率几乎都保持在10%以上。

  此外,欧美国家历年来在“亚美尼亚大屠杀”问题上均对亚美尼亚给予支持,主要来自海外亚裔的努力。在美国,亚裔还自己出资修建亚美尼亚“种族屠杀”博物馆。海外亚裔在这一问题上之所以对土耳其不依不饶,并非出于经济 目的或者其他,他们更多地是要求还原历史真相和公正,也是出于对本民族命运的一种深切关怀,至于效果如何,那是另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