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 >> 首页 >> 201505
欧亚经济联盟为人民币走出区域化困境带来转机
孙铭 来源:《欧亚经济》2015年第5期 2016年03月29日

  【内容提要】人民币国际化既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必由之路,也是对国际货币体系不足的一种弥补,有助于推动国际区域合作,改变国际经贸格局。欧亚经济联盟的建立为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带来了新的机遇。该联盟旨在打造一个拥有1.7亿人口、GDP 总量达3万亿美元的共同市场,对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必将起到积极的作用。

  【关键词】人民币区域化;人民币国际化;货币合作;欧亚经济联盟;

  【作者简介】孙铭,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

  

  一 引言 

  2007年,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全球性金融危机,充分暴露了国际货币体系的不足,美元的动荡加剧了国际社会对国际货币体系稳定性的担忧。2008年,中国人民银行正式提出人民币国际化战略。

  随着人民币“走出去”成为热议话题,东南亚、东北亚乃至整个亚洲成为人民币实现区域化的选择方向。

  事实证明,人民币要成为亚洲区内一种区域性关键货币困难重重,不仅要应对美元、日元的挤压,更多的是要应对美国和西方政治、军事、文化因素的影响,中短期内似乎难以预测前景。

  二 文献综述 

  由于本文主要从人民币区域化发展的角度研究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文献主要回顾人民币在东南亚、东北亚以及整个亚洲方向的区域化发展及困境。

  多年来,众多学者都对人民币区域化进程进行了有益探索。戴金平等认为,货币多元化仅仅处在国际货币多元化的初级阶段,美元仍然是主导的国际货币,其他国际货币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还非常低[1]。姚晓东、孙钰认为,在未来若干年内,提高人民币区域化程度,可以减轻中国对美元的依赖,减少货币的错配及由此带来的国外资产净值的损失,减少外汇储备的规模[2]。武艳杰认为,探索加强区域经济合作以实现区域经济一体化的主动性在不断增强,以区域货币合作推进区域经济合作进而实现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可能性也越发明显,时机也已逐渐成熟[3]。宋晓玲通过实证分析发现区域货币合作对提高货币国际化有正的显著影响。她指出,以区域货币合作模式推行人民币国际化能够更好地发挥规模效益,克服现有国际货币的网络外部性和历史惯性,降低转换成本,从而提高人民币国际化的成功概率。在当前格局下参与国际货币竞争以及区域货币合作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占优策略[4]。

  另有一些学者持不同观点,认为人民币区域化的可能性很低,也比直接成为国际货币的难度更大。赵海宽认为,人民币成为区域货币是一件非常复杂、困难的事情,而人民币成为世界货币之一只是在原有世界货币中再增加一种,并不排斥其他世界货币,其实现的可行性更大[5]。李稻葵、刘霖林指出,目前日元的国际化程度远高于人民币,如果加入“亚洲货币”,人民币可能会长期受制于日元,从而失去国际化发展的战略契机[6]。巴里·艾肯格林认为,亚洲采用单一货币的可能性非常低,中国不需要参加任何区域货币联盟来获取经济和金融地位,中国需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的时间越长,人民币在亚洲的影响力越大[7]。

  从区域货币合作的理论来看,区域货币合作的实践推动了区域货币合作理论的发展,而这些理论研究同时又给予区域货币合作实践以指导。罗伯特·蒙代尔最早(1961年)提出了最优货币区理论,自此,从蒙代尔的生产要素高速流动性到罗纳德·麦金农(1963年)的经济开放度、彼得·凯南(1969年)的经济高度多样化、詹姆斯·英格拉姆(1969年)的国际金融高度一体化,先后提出了最优货币区的多种标准。此后许多学者不断予以完善,形成了早期最优货币区理论。随着经济全球化发展,这些理论开始出现局限性。保罗·克鲁格曼(1990年)对前人的理论成果进一步深化,引入了货币区的成本与收益因素综合分析法,强调固定汇率适用于通过国际贸易和要素流动而成为一体化的地区。20世纪90年代后,最优货币区理论的研究在原有的基础上有了新突破,加入了实证分析。

  总的来说,早期经济学家们的研究为后来的理念发展指明了道路,而最新的最优货币区理论又为该理论的继续深化打下了基础。

  三 人民币国际化状况与道路困境 

  将人民币打造成国际结算货币、国际投资货币和国际储备货币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必然要求。然而,中国金融市场尚不成熟,资本项目尚未完全开放,利率市场尚未市场化,人民币也尚未自由兑换。人民币国际化将是一个长期过程,须分阶段推进,是渐进的,即先周边化,再区域化,最后国际化。

  (一)人民币国际化状况 

  2000年,东盟10国与中、日、韩3国共同签署的《清迈倡议》开启了东亚的货币合作。自此,中国与东盟国家的经贸往来日益密切,经济互补性优势不断增强,人民币在周边国家和地区的认可与接受程度逐渐提高。

  2005年,中国开始采取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改变过去人民币单一盯住美元的做法,参考一揽子货币,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形成了更富弹性的汇率机制。2009年,中国人民银行联合财政部、商务部、海关总署、税务总局及银监会颁布《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管理办法》,旨在促进贸易的便利化。自2009年中国采取人民币跨境结算以来,人民币跨境结算金额显著扩大:2009年仅为35.8亿元,2014年前三季度便已高达4.8万亿元。人民币在2014年甚至成为中国第二大跨境支付货币,占全部本外币跨境收支总额的25%,占货物贸易进出口结算的15%以上。截至2014年年底,中国人民银行先后与白俄罗斯、印度尼西亚、阿根廷、巴西、英国、欧洲央行等26个国家货币当局或境外银行签署双边货币互换协议,总额达2.9万亿元人民币。2014年10月15日,英国政府发行58亿元主权级人民币债券,成为第一个将人民币作为外汇储备的西方国家。随后,澳大利亚宣布也将发行离岸人民币债券。其他一些央行或货币当局也表示拟将人民币纳入外汇储备币种当中。相关数据表明,人民币已成为世界第七大储备货币[8]。经过6年的贸易结算,人民币“走出去”已具备了较为坚实的基础。

  2015年4月,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发布的报告显示,全球前四大支付货币依次为美元、欧元、英镑、日元,第五位则为人民币,市场占有率升至2.07%。目前已有166家境外机构获准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108家境外机构获得人民币合格境外投资者(RQFII)资格[9]。中国香港、新加坡、伦敦、中国台湾等地的人民币离岸金融市场已颇具规模,德国法兰克福人民币清算行也将成为欧元区内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人民币清算中心,这都会极大促进人民币交易并促使相关人民币衍生金融工具的诞生,进而带动人民币的国际化。

  (二)人民币国际化道路的困境 

  人民币在结算规模、双边互换、储备选择、金融体系构建等方面已经取得一定进步。尽管人民币区域化进程可以借鉴欧元模式,但与欧元不同的是,人民币不会成为某一区域内唯一的法定货币,而只是在该区域发挥国际货币的职能。我们知道,一国货币如已占据主要国际货币的地位或在某一区域乃至全球成为一支主导货币,因其所拥有的规模经济、网络效果以及公众长期形成的货币使用习惯等因素会产生一种黏滞性,使得其他货币的国际化或进入某一区域变得不那么容易[10]。

  一直以来,人民币区域化主要目标区是东南亚、东北亚乃至整个亚洲。人民币在日本、韩国等发达国家大范围使用必然要对美元、日元的传统地位发起挑战,这并非易事。在东南亚,各国货币都与美元挂钩,被视为宽松美元区,人民币要在该区域内突破美元的现有优势,可能性同样不大。“10+3”国家的经济指标接近中国,但仍然低于日本,尤其是GDP 和汇率与日本趋同,明显高于中国,这表明该区域内国家与日本经济的紧密程度仍然很高,目前人民币还无法成为与日元相抗衡的区域主导货币,日元仍是亚洲地区占有重要地位的货币[11]。总的来说,人民币中短期内还不具备在亚洲发挥关键货币作用的条件,要走的路还很长。

  四 欧亚经济联盟助推人民币区域化突围 

  2015年1月1日,由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签署的《欧亚经济联盟条约》正式生效。这标志着,经过多年努力,由俄罗斯主导的横跨欧亚大陆的地区一体化组织终于全面启动,预计2025年前劳动力、资本、商品和服务将实现跨境自由流动。在俄罗斯的倡议下,欧亚经济联盟加快了吸纳新成员的工作。亚美尼亚、吉尔吉斯斯坦两国先后成为联盟正式成员。在今后10年,欧亚经济联盟将建成药品共同市场、电力共同市场、农业共同市场和石油天然气共同市场。

  对于欧亚经济联盟的建立,中国表现出积极的态度。2015年5月8日,中俄双方签署联合声明,计划将“一带一路”战略构想与欧亚经济联盟进行对接,在欧亚大陆建立“共同经济空间”。俄罗斯寻求从中国400亿美元的“丝绸之路”基金中获得其基础设施升级所需的资金,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和亚美尼亚将启动与中国的贸易和投资谈判。同时,俄罗斯还力推建立一个由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组成的欧亚货币联盟,希望以此加强与周边盟友的经济联系。

  (一)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的经贸合作不断扩大 

  1.中俄经贸合作潜力 

  自1999年以来,中俄经贸合作进入快速发展的轨道。1999~2008年,双边贸易额出现了持续9年的增长。经历了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中国从2010年起成为俄罗斯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中俄贸易额占俄罗斯外贸总额的12%。2003~2014年中俄双边贸易额如表1所示。

  表1 2003~2014年中俄双边贸易额 (单位:亿美元) 

年份
双边贸

 

易额

中国对

 

俄出口

中国自

 

俄进口

上年相比(%)
进出口

 

差额
进出口
出口
进口
2003
157.6
60.3
97.3
32.1
71.4
15.7
-37.0
2004
212.3
91.0
121.3
34.7
51.0
24.7
-30.3
2005
291.0
132.1
158.9
37.1
45.1
30.9
-25.1
2006
333.9
158.3
175.6
14.7
19.8
10.5
-17.3
2007
481.6
284.8
196.8
44.3
77.9
12.1
88.0
2008
568.3
330.3
237.9
18.0
15.9
20.8
92.4
2009
388.0
175.2
212.8
-31.80
-47.0
-10.7
-37.6
2010
554.5
296.1
258.4
43.1
69.0
21.7
37.7
2011
792.5
389.0
403.5
42.7
31.4
55.6
-14.5
2012
881.6
440.6
441.0
11.2
13.2
9.2
-0.4
2013
892.1
495.9
396.2
1.1
12.6
10.3
99.7
2014
952.8
536.8
416.0
6.8
8.2
4.9
120.8

  资料来源:根据中国海关总署和商务部相应年份统计数据整理,http://www. customs.gov.cn/Default.aspx?tabid=4370;http://oys.mofcom.gov.cn/

  为进一步提升合作潜力,中俄2014年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新阶段的联合声明》,涉及能源、电力、航空、通信等多个领域。联合声明指出,继续努力推动双边贸易额在2015年前达到1 000亿美元、在2020年前达到2 000亿美元,落实中俄政府间经济现代化领域合作备忘录,以保障双边贸易平衡,优化贸易结构,大力增加相互投资,包括在俄境内建设交通设施项目,综合开发矿产资源,建设经济型住房等。

  中国对俄罗斯投资规模虽然不大,但中方有意扩大双方的投资合作。中方早在中俄总理第十次会晤联合公报中就确定,在2020年前对俄累计投资总量将达到120亿美元[12]。据中国商务部统计,截至2013年年底,中国对俄累计投资321亿美元,是俄第四大外资来源国。投资领域主要分布在能源、矿产资源开发、林业、建筑业等。中国自俄罗斯引进技术项目主要集中在核电、航空航天、电子等领域。中俄两国相互直接投资情况见表2。

  表2 2006~2014年中俄相互直接投资(单位:亿美元) 

年份
2006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中对俄投资
4.70
4.38
2.40
4.10
5.94
3.03
6.60
4.08
7.90
俄对中投资
0.67
0.52
0.60
0.32
0.35
0.31
0.30
0.22
0.41

  注:2014年数据为中国商务部内部数据。

  资料来源:http://www.mofcom.gov.cn/

  2.中国与哈萨克斯坦经贸合作潜力 

  21世纪以来,哈萨克斯坦经济一直保持着较快的增长速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4年初步统计数据显示,哈国内生产总值达到2 316亿美元,世界排名第46位,超过捷克、葡萄牙、爱尔兰、罗马尼亚、阿尔及利亚和越南等国家。如果继续保持这一速度,哈萨克斯坦有可能在5~10年内进入世界发达国家前30名[13]。

  自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后,世界上大部分国家经济都受到了影响,部分经济体一度陷入了困局。哈萨克斯坦经济增速也因此有所下降,但仍然实现了正增长(见表3)。

  表3 2004~2014年哈萨克斯坦名义GDP变化情况  

年份
名义GDP总额

 

(亿美元)

同比增长

 

(%)

年份
名义GDP总额

 

(亿美元)

同比增长

 

(%)

2003
308
9.3
2009
1 153
1.2
2004
432
9.6
2010
1 460
7.3
2005
571
9.7
2011
1 862
7.5
2006
810
10.7
2012
1 998
5.1
2007
1 149
8l9
2013
2 203
6.0
2008
1 334
3.3
2014
2 122
4.3

  资料来源:http://kz.mofcom.gov.cn/

  自1992年中哈建交,两国各领域合作一直稳步推进,双方经贸往来总量不断上升,至2010年双边贸易额突破200亿美元大关,2013年双边贸易额达285亿美元(见表4)。目前,哈致力于加快经济转型,2014年11月提出“光明之路”新经济政策,旨在通过一系列投资促进哈萨克斯坦经济结构转型,实现经济增长,核心之一是大力推动基础设施建设,特别是完善交通道路设施[14]。而中国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倡议,为哈萨克斯坦加速多元化经济建设、深化中哈经贸投资等互利合作提供了新的契机。

  表4 1992~2014年中哈双边贸易情况 

年份
进出口

 

(亿美元)

出口

 

(亿美元)

进口

 

(亿美元)

与上年相比(%)
进出口
出口
进口
1992
3.68
2.27
1.41
-
-
-
1993
4.35
1.72
2.63
18.20
-24.20
86.30
1994
3.04
1.07
1.97
-30.10
-37.80
-25.10
1995
3.91
0.75
3.16
28.60
-29.50
60.20
1996
4.60
0.95
3.65
17.60
26.30
15.50
1997
5.27
0.95
4.33
14.60
-0.70
18.70
1998
6.36
2.05
4.31
20.70
116.60
-0.40
1999
11.39
4.94
6.44
79.10
141.50
49.60
2000
15.57
5.98
9.58
36.70
21.10
48.70
2001
12.88
3.28
9.61
-34.10
54.90
0.30
2002
19.55
6.00
13.55
51.80
83.10
41.00
2003
32.92
15.72
17.20
68.40
162.00
27.00
2004
44.98
22.12
22.86
36.60
40.70
32.90
2005
68.06
38.97
29.09
51.30
76.20
27.30
2006
83.58
47.51
36.07
22.80
21.90
24.00
2007
138.76
74.46
64.29
66.00
63.60
78.20
2008
175.50
98.20
77.30
26.50
31.90
20.20
2009
140.03
77.48
62.56
-20.20
-21.10
-19.10
2010
203.10
92.80
110.30
45.30
19.80
77.00
2011
213.10
50.21
162.90
51.10
-36.10
60.90
2012
256.80
110.00
146.80
2.90
54.30
-1.00
2013
285.00
125.00
160.00
11.30
9.30
14.00
2014
224.40
127.10
97.30
-21.50
1.30
-39.40

  资料来源:同表1。

  哈萨克斯坦经济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对能源出口依赖较大,其石油主要经俄罗斯境内的石油管道出口欧洲。2015年6月22日,欧盟宣布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延长至2016年1月31日,涉及金融、能源、防务和军民两用产品等方面[15]。这促使哈必须加快石油出口多元化进程。

  对哈萨克斯坦来说,中国是最有潜力的出口市场。一直以来,能源合作是中哈两国合作的重点领域之一,双方合作勘探和开发石油、天然气、铀矿等资源,共同修建原油管道和天然气管道。双方也在基础设施建设、交通、加工业以及电力等领域全面展开合作,并致力于推动互联互通、高科技、新能源、农业等领域的合作取得新突破。目前,中国对哈投资总额超过260亿美元,是哈萨克斯坦第三大外资来源国。哈萨克斯坦也是中国在欧亚地区的第一大投资目的地[16]。

  3.中国与白俄罗斯经贸合作潜力 

  近年来,中国与白俄罗斯在重点产业领域的合作不断深化,双边贸易大幅增长。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4年中白贸易额达到40亿美元,是1992年两国建交时的117.6倍(当年两国双边贸易额仅为3 390万美元)。中白双边贸易额稳步增长,贸易结构不断优化,高新技术产品和机电产品所占比重不断提高。如今,中国已经成为白俄罗斯第五大贸易伙伴,也是其在亚太地区最大的贸易伙伴。

  白俄罗斯积极响应中国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卢卡申科总统在多个场合表示愿意积极参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希望能够与“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结合起来,开展产业合作和项目对接,从而为白俄罗斯改造老工业、提高运营效率、加速基础设施建设赢得机遇。白俄罗斯是通向欧盟的重要门户,为欧亚陆路交通的必经之地,白迫切希望借“丝绸之路经济带”连接亚洲市场和欧洲市场。2014年6月19日奠基的中白工业园成为中白双方务实合作的新探索,也是构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标志性工程。该园区是中国在海外最大的工业园区项目,随着园区的建设推进,其投资的乘数效应、项目的社会效应、项目辐射影响力逐渐凸显。中白工业园将成为中白两国成功合作的典范项目,成为国际经贸深度合作新模式。目前,“华为”、“中兴通讯”、“中联重科”、“招商局集团”、“圆通速递”等7家中国企业已经正式入驻中白工业园;另外,“烽火通信”、“福马机械”、“中信建设”、“吉利控股”等13家企业已签署入驻工业园的意向协议。

  (二)人民币与欧亚经济联盟各国的本币互换规模不断扩大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元主导的单一结算方式的弊端逐渐暴露,世界各国开始推动去美元化行动,不断扩大双边贸易使用本币互换的规模。2009年11月,独联体国家政府首脑理事会会议详细讨论了成员国之间的本币结算问题,各方支持贸易结算币种多样化,在相互贸易中不仅使用美元结算,还可以使用本币、卢布或其他货币进行结算。这一年,俄罗斯与中亚各国贸易结算中约一半的份额是使用卢布进行支付结算的,美元在贸易结算币种中已退居第二位[17]。

  2014年12月,俄罗斯国家支付委员会董事会主席表示,欧亚经济联盟未来将弃用美元或欧元作为成员国间外汇的结算货币,而开始使用各成员国本国货币进行结算,预计在2025~2030年间停止使用美元或欧元作为外汇结算货币,而开始使用各成员国的本国货币,如俄罗斯卢布、白俄罗斯卢布、哈萨克斯坦坚戈和亚美尼亚打兰[18]。哈萨克斯坦也相继推出去美元化措施。2015年3月,哈萨克斯坦中央银行推出去美元化的计划,旨在减少国家经济对美元的依赖,确保本国经济的稳定性,推行无现金支付,减少影子经济。哈政府批准计划实施日期为2015~2016年,该计划包含的措施有:禁止以美元定价,将美元存款利息降至3%,将政府担保的存款规模由当前的2.7万美元增至5.4万美元[19]。

  1.中俄本币互换状况 

  2010年12月15日,俄罗斯启动卢布对美元和人民币的直接交易。2011年6月23日,俄中央银行与中国人民银行签署新的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协议规定,中俄本币结算范围从边境贸易扩大至一般性贸易,应用的地域范围也随之扩大。2014年10月13日,中俄签署金额达1 500亿元人民币/8 150亿卢布的货币互换协议,经双方同意可以展期。

  除了签署本币互换协议,中俄双方还在2014年5月20日发表联合声明,明确表示将推进金融合作,包括在双边贸易、投资和借贷中扩大中俄两国本币直接结算规模,保护两国免受世界主要货币汇率波动的影响。俄罗斯对外贸易银行与中国银行签署协议,计划在多个领域发展伙伴关系,包括在卢布与人民币清算、投资银行、银行间贷款、贸易融资和资本市场交易方面展开合作[20]。2014年7月,莫斯科交易所的人民币与卢布交易额达到38亿元人民币(约合215亿卢布),创下月度新纪录[21]。2014年12月1日,俄罗斯莫斯科交易所正式推出港币对卢布挂牌交易。自此,港币成为2010年莫斯科交易所推出人民币对卢布挂牌交易后第二个正式挂牌交易的亚洲货币。莫斯科交易所数据显示,2014年交易所的人民币交易量大幅增长7倍多,总金额为3 950亿卢布(约合480亿元人民币)。

  近来,俄方密切关注中国将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篮子的努力。2015年6月5日,俄罗斯财政部副部长阿历克谢·莫伊谢耶夫在接受电视采访时表示,俄政府2016年可能发行人民币债券;对于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篮子,俄方十分关注也积极支持中方的这一努力[22]。在国际资本市场大门对俄紧闭之时,发行人民币债券表明俄财政部正努力实现外债多元化。目前,中国与俄罗斯已在贸易本币结算、中国银联卡系统支付结算等方面取得重要进展。

  2.中哈本币互换状况 

  2011年6月3日,中国与哈萨克斯坦签署金额为70亿元人民币的双边本币互换协议。2013年9月,中国银行正式在新疆推出人民币对坚戈现钞汇率挂牌,在同行业中率先办理了直接汇率项下的坚戈现钞兑换业务。哈萨克斯坦大城市部分兑换点可以兑换人民币[23]。2014年12月14日,中国人民银行与哈萨克斯坦中央银行在阿斯塔纳续签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同时签订新的双边本币结算与支付协议。此次,双边本币互换规模为70亿元人民币/2 000亿哈萨克斯坦坚戈,协议有效期为3年,经双方同意可以展期。

  自双边本币结算与支付协议签订后,中哈本币结算从边境贸易扩大到一般贸易。两国经济活动主体可自行决定用自由兑换货币、人民币和哈萨克斯坦坚戈进行商品和服务的结算与支付。2014年12月15日,人民币开始执行兑换坚戈银行间市场区域交易,交易品种为即期询价交易,包括T+0、T+1和T+2;交易价暂定为参考价上下10%浮动。人民币对坚戈交易以人民币为基准货币,报价精度为0.000 1,最小交易金额(折合美元)为1万美元[24]。

  上述举措不仅有利于深化中哈两国货币金融合作,便利双边贸易和投资,维护区域金融稳定,同时也标志着中哈两国金融合作进入新阶段。

  3.中白本币互换状况 

  2009年3月11日,中国与白俄罗斯签署200亿元人民币/8万亿白俄罗斯卢布的双边货币互换协议,目的是推动双边贸易及投资,促进两国经济增长。协议有效期为3年,经双方同意可以展期。2010年3月24日,中国人民银行与白俄罗斯国家银行共同签署《中白双边本币结算协议》。这是中国与非接壤国家签署的首个一般贸易本币结算协议,也是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试点实施之后的又一个重大进展。2015年5月10日,中国人民银行与白俄罗斯国家银行续签双边本币互换协议,规模为70亿元人民币/16万亿白俄罗斯卢布。协议有效期为3年,经双方同意可以展期。

  白俄罗斯驻华大使维克多·布里亚在接受专访时表示,中白双方下一步将会建立新的银行间合作机制,包括国有银行和民营银行之间的合作。目前,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与包括白俄罗斯开发银行在内的两家白俄罗斯银行签署了为期15年、总额达10亿美元的长期授信协议[25]。

  货币互换并非严格意义上的货币国际化步骤,却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突破口。货币互换将降低国家间货币的融资和兑换成本,为国际贸易企业带来实实在在的便利,同时也有利于各国稳定外汇储备。总的来说,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不仅要扩大对外贸易的规模,还应在主要贸易伙伴间寻找机会,通过选定优势区域,与贸易国以点对点的方式合作以及实现本币互换、签署直兑协议等。这样,人民币的使用范围才能不断扩大,进而实现从实体经济领域向金融领域的渗透。

  五 人民币成为欧亚经济联盟关键货币的建议 

  从世界其他国家的经验看,货币国际化必须具备一定的条件,而某些事件往往会在一国货币“走出去”及最终实现国际化的进程中成为催化剂。美欧与俄罗斯因乌克兰危机引发的相互制裁以及欧洲和日本经济的下滑或许能成为人民币进一步国际化的有效催化剂。

  2014年的卢布贬值风波给俄罗斯经济带来严重的危机。为降低对美元的依赖,俄罗斯积极推动在欧亚经济联盟范围内建立货币联盟,倡导以区域内货币为主要支付手段,甚至考虑建立统一货币。各成员国对此虽未形成共识,但去美元化的决心越来越坚定。为稳定各国金融市场、增强抵御风险的能力,欧亚经济联盟在今后的贸易往来中很可能会采取盯住一篮子货币制度,逐步形成货币间相对固定的汇率制。但实现这个目标需要强大的经济支撑,成员国的总体经济实力尚无法达到,须借助外力。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自然是一个理想的合作伙伴。

  在欧亚经济联盟区域内,随着大宗商品贸易、基础设施融资、产业园区建设、跨境电子商务合作的开展以及“亚投行”、“丝绸之路”基金等多边金融机制的形成,中国与联盟各国经贸往来将更为密切,中国可借势扩大人民币在区域内的使用量,争取实现人民币与区域内主要货币的对称性合作。如果人民币能与欧亚经济联盟进行有效的货币合作,从中短期看,在欧亚经济联盟建立一个与区域主要货币共存的人民币货币合作区是有可能的,这也有利于人民币逐步摆脱当前区域化过程中遇到的困难;从长远看,中国建立自己的准货币区,成为世界货币体系中重要储备货币成员之一,对于国际经济和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发展来说意义重大。

  然而,人民币要发挥区域货币的作用,中国一方面应进一步加强经济总体实力,扩大金融市场规模、建立更为开放的金融市场及相当规模的证券市场,保持币值稳定,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另一方面,应在“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构想与欧亚经济联盟的对接中做好以下各项工作:一是逐步扩大与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货币互换规模;二是在拓展双边本币结算的基础上,逐步推动建立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的多边结算体系;三是积极探索投融资的资本运作新模式;四是稳步开放金融市场,实现跨境金融服务网络区内全覆盖,进一步完善金融监管体系建设;五是建立相应人民币回流机制。

  注释: 

  [1]戴金平、熊爱宗、谭书诗:《国际货币体系:何去何从?》,厦门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

  [2]姚晓东、孙钰:《人民币跨境流通的影响与人民币区域化进程研究》,《经济社会体制比较》2010年第3 期。

  [3]武艳杰:《全球金融危机下对国际货币体系的审视与展望》,《上海金融》2009年第3期。

  [4]宋晓玲:《人民币国际化:基于国际货币竞争的视角》,经济科学出版社2011年版。

  [5]赵宽海:《人民币可能发展成为世界货币之一》,《财经问题研究》2002年第11期。

  [6]李稻葵、刘霖林:《人民币国际化:计量研究及政策分析》,《金融研究》2008年第11期。

  [7]B.Eichengreen,The Dollar Dilemma,Development Outreach,2009,11(3),pp47-49.

  [8]黄卫平、黄剑:《“一带一路”战略下人民币如何“走出去”》,《人民论坛·学术前沿》2015年第5期。

  [9]同上。

  [10]戴金平、熊爱宗、谭书诗:《国际货币体系:何去何从?》,厦门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

  [11]彭红枫、谭小玉、陈文博、李艳丽:《亚洲货币合作和人民币区域化进程》,《世界经济研究》2015年第1期。

  [12]《中俄总理第十次定期会晤联合公报》,http://politics.people.com.cn/GB/1026/3830261.html

  [13]《世界经济的震荡和哈萨克斯坦经济的调整》,http://kz.mofcom.gov.cn/article/ztdy/

  [14]《哈萨克斯坦:“光明大道”与“丝绸之路”的不谋而合》,http://www.dfdaily.com/html/33/2014/12/9/1213451.shtml

  [15]《俄罗斯将延长对欧盟反制裁措施》,http://news.sina.com.cn/w/2015-06-23/230331980123.shtml

  [16]《中国与哈萨克斯坦概况关系大事记》,http://news.xinhuanet.com/2015-05/07/c_1115214110.htm

  [17]沈悦、郭品等:《欧亚金融合作整体发展水平分报告》,《欧亚经济论坛发展报告(2013)》,西安交通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

  [18]《欧亚经济联盟拟弃用美元及欧元作为外汇结算货币》,http://news.ifeng.com/a/20141202/42623740_0.shtml

  [19]《哈萨克斯坦去美元化计划 减少对美元依赖》,http://www.cs.com.cn/hw/rmbdt/201503/t20150305_4657575.html

  [20]李建民:《丝绸之路经济带、欧亚经济联盟与中俄合作》,《俄罗斯学刊》2014年第5期。

  [21]《莫斯科交易所:人民币兑卢布交易量创下新纪录》,http://finance.ifeng.com/a/20140804/12856572_0.shtml

  [22]《俄拟明年发行人民币债券》,http://news.hexun.com/2015-06-07/176529 165.html

  [23]《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哈萨克斯坦》,http://fec.mofcom.gov.cn/gbzn/upload/hasakesitan.pdf

  [24]《中国开展人民币兑坚戈银行间市场区域交易》,http://rmb.xinhua08.com/a/20141215/1425671.shtml

  [25]《专访白俄罗斯大使维克托·布里亚:“一带一路”本质是共同的和平与发展》,http://www.yicai.com/news/2015/06/4632467.html

  (责任编辑:徐向梅)